:::

副刊

【幸福達陣】蓬萊新韻喜迎春

(圖:中華花藝基金會)
(圖:中華花藝基金會)

◎姜捷

 「歲朝」是個美麗的名字,雖然只是個年節時令,卻帶來花團錦簇的歲朝清供─「賞名花,娛碩果,清供無塵歲朝春。」從宋代以來,每個朝代都有名家名作的〈清供圖〉,成為應景之作。吳昌碩的年年呵凍手,為了閉門守歲而畫〈歲朝清供圖〉自娛,成為文人雅談;「山家除夕無他事,插了梅花便過年」,更是一種「歲朝清供」的逸趣,清供佳品無論是有吉祥諧音的瓜果花卉,或是添增年節應景的祈福寓意,都有五千年文化的巧思與慧心,藉插花與畫作預報著:「一定要幸福!」

 一歲之朝,擺設花果與吉祥配件,瓶是「平安」,雙柿和靈芝的「事事如意」,「梅開五福,竹報三多」的石榴多子,佛手柑多福,桃多壽,祈求一整年幸福滿滿,蔚為華夏「清供文化」的美事;因而每逢百花盛放的新春,讓我最為期待的就是在國立歷史博物館推出的中華花藝展,今年的展出主題更是深動我心的「蓬萊新韻」,用花作來呈現福爾摩沙的美麗萬端,花木扶疏,四季變換形形色色。寶島真是愛花人的天堂,回看古卷裡的清供圖,還原詩心插作一盆好花,汲古取今地煥發充滿文化養分的創作力與生命力,讓人悠然神往!

 喜歡中華花藝不只是能把一盆花插作得賞心悅目,更願從插花藝術的古籍裡,去了解花藝這條漫長而絕美的文化歷史尋根之旅,再一路嘗試實作,加上自己天馬行空的創思,就這麼愛上了不能放手的中華花藝。插花比蒔花弄草的單純植栽有更深層的清趣雅味,在清脆的剪刀與瓷器無意碰撞之間,叮叮咚咚「敲」響了新歲新韻。

 我在瑰麗的傳承裡尋找養分,生活美學早從二十四節氣裡深深植根,喜歡中華花藝的自在做自己,不像池坊、小原流那樣的刻意雕琢盤整,不像西洋花那樣堆砌成幾何圖形,而是自自然然地伸挺枝椏之美,招展繁花茂葉,甚至於點狀的小小果實、鬚狀的苔深、捲狀的細藤、默然不語的頑石……都是插作中的一部分,自成開闔有度的主角,怡然自適插作自己想要的花藝,快樂做自己!

 蓬萊新韻,梅插一枝,搭配兩個大吉大利的橘與梨,冬有冬的清麗,等待再過一陣子,櫻花、桃花、杏花與杜鵑……就會一路蓬蓬勃勃捎來春訊,這就是蓬萊寶島的美好啊!於是在花與器的依存關係中,漫賞微縮世界,瓶花的高雅貴氣,盤花的深廣清曠,缸花的大器渾厚,碗花的娟秀挺拔,筒花的婉約清逸,籃花的典雅端莊,都可恁情妝點生活一隅,放懷舒心!我經常坐對盆花癡癡地欣賞,會心滿足地微笑,那無以名之打從心底升騰的喜悅,便是生活裡的小確幸。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