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舊情重戀

◎盛宜俊

 遠遠看到女兒向他揮了揮手,他壓抑內心的澎湃,步履緩慢地向拱橋走了過去。三年多來那個朝思暮想的女人正站在橋頭上,呆滯地望著橋下的湖面,手卻把女兒摟得緊緊的。

 眼見剩幾步路就要到橋邊了,他邊走邊刻意喊著:「素雲,我來了!我幫妳帶冰棒來了!」那女人轉過身,原本渙散的目光開始有了生氣,歡展的唇形猶如拱橋映在湖面上的倒影,看著她歡喜叫喊著:「阿隆!阿隆!……」那是這些日子以來他第一次聽到的親暱回應。

 他們倆是青梅竹馬,從小學、國中、高中天天膩在一起,公園裡的拱橋更是昔日下課後常去同遊的老地方。念完高中後,素雲留在家裡幫忙,癡情等著到臺北讀大學的阿隆畢業後迎娶。

 畢業後,阿隆在近郊的農會任職,他們如期結婚,幾年後生下愛的結晶。但恩愛了多年後,素雲卻開始出現異樣,出門常忘了回家的路,說過的話也總不記得。阿隆帶妻子就診,醫師說是失智的徵兆,於是他對素雲百般呵護。

 後來有個公費留學的機會,一向心懷大志的阿隆不想錯過,便在通過考試後負笈美國留學。那三年他忍受著對家鄉、愛妻和女兒的思念,終於在日夜苦讀下拿到學位。完成學業歸心似箭地回到臺灣後,帶著近鄉情怯的心情,他按壓著門鈴,等待家人開門時顯露的驚喜,但眼前的女人卻一臉疑惑地望著,把他當陌生人看待。

 「我是妳老公阿隆啊!」他焦急地重複說著。

 「你不是我老公阿隆,再不走我就要報警哦!」她一臉怒視著他。

 面對著不友善的回應,他覺得自己似乎已被素雲遺忘了。強忍心痛,他投宿鄰近旅館落腳,思索著該如何找回愛妻的記憶。那段日子他試過許多次,即使女兒在媽媽身旁不斷提醒,素雲還是把阿隆當壞人看待。

 女兒曾聽過父母親的戀愛史,於是為爸爸出了主意,要他穿上高中制服,試著喚醒素雲早年的記憶。

 阿隆記得妻子最愛吃冰棒,年輕時約會總是一人一根地邊吃邊聊情話。尤其她最喜歡陪他合唱那首民歌—「夕陽緩緩下山了,陣陣晚風吹樹梢……」,他把手上幾乎消融過半的冰棒遞給了她,還伸手輕柔挽著她的腰,嘴裡又開始哼唱起那首歌。

 漸漸的,原本起頭的獨唱開始有了應和,那歌聲依然清亮悅耳。他知道素雲已記起往事,感動的淚水潸然流下,滴落在被夕陽餘暉暈染的拱橋上,如顆顆珍珠般閃閃發亮。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