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從張揚自縊 看習獨攬軍權手段

◎鍾言

 前言

 2017年11月29日〈解放軍報〉第8版右下角刊了一則「新華社28日電」發出標題為「張揚自殺身亡」的消息,內容稱:「2017年8月28日,經黨中央批准,中央軍委決定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原委員、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揚進行組織談話,調查核實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線索。經調查核實,張揚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接受組織談話期間,張揚一直在家中居住。2017年11月23日上午,張揚在家中自縊死亡。」164個字就把一個在共軍中掌管思想工作至少5年(2012─2017;習近平上任以來即擔任共軍「總政治部主任」)的「前政治部主任自殺案」交代完畢,其中的「疑竇」,恐怕身為共軍「軍委主席」的習近平說都說不清楚。

 共軍體制改革 凸顯「黨指揮槍」問題

 2015年9月3日,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為抗戰勝利70年舉行「閱兵」時宣布要「裁軍30萬」,並於當年11月底正式推動「軍隊改革」;2016年1月11日公布了共軍「改革」方案,把原「軍委四總部─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總裝備部」,改組為15個軍委直屬「職能部門」;原7大軍區改為5大戰區。這15個「職能部門」包括1廳(軍委辦公廳)、6部(軍委聯合參謀部、軍委聯合政治工作部、軍委後勤保障部、軍委裝備發展部、軍委訓練管理部、軍委國防動員部)、3委(軍委紀委、軍委政法委、軍委科技委)、3辦(軍委戰略規劃辦公室、軍委改革和編制辦公室、軍委國際軍事合作辨公室)、1署(軍委審計署)、1局(軍委機關事務管理總局),把原本7大軍區改編成5大戰區,原本的「4大總部」分散成15個「職能組織」,表面上是實現「組織扁平化」,實際上是「解除4大總部軍權」。就在習近平宣布「軍隊改革」相關「講話」時,強調:「軍委機關的領導幹部『講政治』是第一要求,必須堅守黨性原則,堅定政治信念,增強政治意識,站穩政治立場,嚴守政治紀律,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習近平在講這段話的時候,張揚不但坐在台下「認真聽講」,更在會後轉發這段「講話」,因為共軍的機關報〈解放軍報〉就是由張揚「直接領導」的。

 「講政治」一向是共軍的「傳統」,即以共軍「成立」之初,共軍中就設有「政治部」,共酋毛澤東還是「第2任政治部主任」,儘管近90年來,共軍中鬧過不少「政治事件」,例如林彪的「五七一工程(武裝起義)」,最後仍被毛澤東擒獲,以及近日大陸內部傳得沸沸揚揚的「徐才厚、郭伯雄、房峰輝欲『武裝政變』不成被捕」,顯然,共軍在「思想領域」這一塊是「不容他人覬覦」、更不容有任何「鬆動」的。習近平為什麼要在「軍隊改革」談話上要軍隊「講政治」?從各種「傳聞」可以間接證明共軍中對「黨指揮槍」有明顯的「異聲」,這股「異聲」絕大部分來自於「被削權」的軍頭們,為了減除「改革」的阻力,習近平必須把15個新任的「職能部門」領導找來「耳提面命」一番,讓這15人知道:「官是誰給的?」既然「能讓你做官,就能讓你丟官;既能丟官,當然也能丟命」!

 共軍政治工作 不改「兩面人」手法

 就在〈解放軍報〉刊出張揚「自殺死亡」消息的同一天,在該報的第1版以「以永遠在路上的堅韌和執著深入推進反腐敗鬥爭」的社論標題,「斥責」張揚:「身為黨和軍隊的高級幹部,喪失理想性原則,喪失法紀敬畏,喪失道德底線,台上台下兩種表現,人前人後兩副面孔,嘴上喊忠誠,背後搞貪腐,是典型的『兩面人』。…在接受組織談話期間,張揚畏罪自殺,以自殺手段逃避黨紀國法懲處,行徑極其惡劣。」從這段文字可以看出:張揚只是「接受組織談話」(從8月28日到11月23日)就「畏罪自殺、逃避黨紀國法懲處」,可見,「組織談話」絕不是「談談話」,而是以「生死存亡」為主軸,希望能「咬出幕後主謀」!

 共軍政治工作自「建軍」以來就是「兩副面孔」,從毛澤東身上就可看到。就在同一天的〈解放軍報〉第6版「八一時評」專欄裡,提到毛澤東把「以逸待勞、釜底抽薪、關門打狗」等「韜略演繹得淋漓盡致」,這些都是毛澤東利用與國軍「談談打打」策略,逐步吞併我中原國土的斑斑血跡,如今,竟成為共軍吹噓的「戰果」!研究現代史的學者都認為:若不是毛澤東在重慶與老蔣總統「談判」時,高舉右臂呼喊「蔣委員長萬歲、支持國共和談」;「談判」甫結束,即趕回延安發動共軍進軍北平,席捲華北,或許大陸河山不致失守,中華民國的歷史也不會變成今天隔海分治局面!這都是「兩面人」的手法「只准共軍對國軍玩」,不許「共軍自己在內部玩」,這才是張揚必須「畏罪自殺」的原因。

 「杯酒釋兵權」是「封建時代君王為削除藩鎮割據隱患」必須採取的方式;在「4總部(即共軍中的4隻大老虎)」分散成15個「職能部門」後,理論上,習近平對共軍的「改革」應可「放心」才對,且事實上「軍委4總部」已「不存在了」,形成「軍委管總部」、「總部」只是「軍委的辦事機構而非獨立機關」,之前像徐才厚、郭伯雄手握「人事升遷、經費動支大權」的現象也已不見了,在「新體制」下,軍權集中在「軍委主席」習近平一人的「手上」,習近平還要共軍從高階領導到基層部隊都要「講政治」,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共軍「全軍上下絕對的服從」!

 不論是已自縊身亡的張揚或是軍老虎徐才厚,都曾是共軍「總政治部主任」,尤其是張揚,更是習近平擔任「共軍軍委主席」任內的「總政治部主任」,是在習近平眼皮底下的「左右手」,竟成了〈解放軍報〉宣稱的「喪失理想性原則,喪失法紀敬畏,喪失道德底線」的「腐敗軍隊高層」?以「精明」自許的習近平難道「眼盲」了嗎?會「看不出」張揚是「嘴上喊忠誠,背後搞貪腐」的「兩面人」?

 結論

 中共一向相信:「槍桿子出政權」,因此,無論誰上台絕對是「牢牢抓住槍桿子」, 即使「任期已滿」仍要以「扶上馬送一程」的藉口(江澤民對胡錦濤)抓緊槍桿子,可見,「槍桿子」是放不得的;習近平雖目睹了江澤民以槍桿子箝制胡錦濤的殘酷事實,也絕不甘江澤民提拔的人馬繼續占住共軍高位,淘空自己,想盡辦法,弄出一個共軍「體制改革」的方式,以清洗江系人馬,但是這套制度能走多遠?令人質疑。只要共軍仍是中共政權最重的「砝碼」,「槍桿子」永遠是中共政權爭奪的核心,中共想要藉分散軍權的「體制改革」來達到先進國家「扁平化的指揮」效能,恐怕是緣木求魚!更何況,軍隊國家化已成世界主流趨勢,一支只會「聽黨指揮、效忠黨主席」的部隊,只講「對黨絕對忠誠的政治」、不懂「國家體制高於黨」的事實,這樣的部隊與窮寇何異?

(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者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