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AI、軍事革新 中共打造未來戰力(中)

◎黃文啟(譯)

(接上文)

 共軍對於人工智慧戰爭功用的初步戰略思考

 共軍為利用人工智慧發展強化其未來軍事戰力,推動廣泛研發目標並利用「軍民融合戰略」擷取民間產業所獲成果。共軍戰略專家與軍事學者將當前高科技發展趨勢視為新一波的軍事革新,預判未來人工智慧與相關科技將會改變軍事力量的基本結構。在戰爭形態向「智能力」發展過程中,人工智慧將成為「信息化戰爭」資訊科技不可或缺的環節。中共認為智能化為其信息化革命的新階段,未來將可運用人工智慧徹底改變經濟與軍事力量。共軍依據「13次5年計畫」已挹注多項軍事投資。雖然共軍戰略專家對於人工智慧的戰略考量及其運用仍在初步構思階段,但此種「戰略前線」科技將成為未來中共軍事戰力的關鍵輔助力量,甚至可能改變戰爭特質。

 共軍希望在軍事創新方面與美國抗衡,其對人工智慧在未來戰爭應用方式的基本戰略思考,將左右其未來關鍵戰略科技發展方向。在上一波資訊科技軍事革新中,共軍未能趕上發展潮流,故一直努力想獲致現代戰爭必備的「機械化」與「信息化」目標。因此,其十分了解掌握今日科技趨勢的重要性,正是憂心其未來可能在戰力上與美軍形成另一次「世代落差」。針對美國現有軍事創新計畫,共軍最關切者即是「科技奇襲」的風險。習近平在對共軍的講話中,特別要求「科技強軍」,並強調今日全球軍事革新所帶來的特有機會和挑戰,希望藉由「積極推動軍事創新」盡快縮小與美國的落差。

 共軍最高層似乎已了解並積極掌握從信息化到智能化戰爭形態的轉變,因此尋求應用下世代人工智慧強化指揮決策、軍事推演、軍事裝備及其他領域。「中央」軍委「科技委員會」主任劉國治指出,現今世界「正迎向一場新科技革命」,人工智慧及其應用將使人類「進入智能化時代」。其預判人工智慧將加速軍事轉型,徹底顛覆軍隊建案、作戰方式、裝備系統及建軍模式,最終帶來全面性軍事革命。因此,面對顛覆性科技,「必須掌握彎道超車機會,不顛覆人者必遭顛覆」。在此種條件下,共軍將力求「奪取軍事競爭優勢及未來戰爭主動權」,積極發展贏得今日信息化戰爭,以及未來以人工智慧相關科技主導之智能化戰爭。

 目前共軍對於促進更深層軍事創新的人工智慧科技仍在初期摸索階段。對於人工智慧軍事應用的初步想法仍受其研究美國軍事創新計畫內容的影響。共軍研究人員一直密切注意美國「第3波反制戰略」的後續發展,包含機器人、自主作戰導控系統、先進運算技術和大數據等項目,希望取得相對戰略競爭優勢。因此在各種軍事著作中,預判未來人工智慧的重要軍事應用將包含智慧型無人武器系統、指揮決策智能支援及強化人類行為能力等項目。共軍在此一方面側重群體智慧等無人系統應用,希望創造戰場顛覆性效果。然其亦認清人工智慧並非「萬能」,因此仍須不斷檢討實際軍事需求與作戰條件,重點性地有序發展各項人工智慧軍事應用。

 由於共軍獨特之戰略、指揮與組織文化,因此在其戰略與人工智慧專家持續鑽研「智能化」應用過程中,對於人工智慧戰爭應用的思考方向與美國截然不同。美軍因為各種法律與道德考量,一直對全面採用人工智慧與自主系統有所顧慮,尤其在用武決策方面更是如此。對共軍而言,在軍事上就沒有這麼多的顧慮。此外,共軍過去一直是從軍事科學的角度評估戰爭,廣泛運用模擬和兵推獲致科技條件所衍生之適切軍事構想和理論。未來人工智慧可望在此一方面扮演更重要角色。共軍以「科技決定戰術」的作法,亦可能使其擴大運用人工智慧驗證各種創新軍事理論及概念。

 未來共軍極可能重點運用人工智慧輔助決策系統,以加強其在野戰甚或戰略層級之指揮管制能力,使決策速度達到機器水準。「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要求共軍應在作戰指揮、計畫推演及決策支援方面善用人工智慧的「龐大潛力」。此外並特別強調推動大數據、雲端運算、人工智慧及其他尖端科技在建立聯戰指揮系統方面的運用功能。據悉,共軍研究人員已在提升指管體系智能化方面獲得初步進展。共軍學者在多篇文章中,將美國國防先進研究計畫局的「深綠」計畫視為探討重點。此項從2000年代中期啟動的計畫,希望發展能以先進預測能力支援指揮官戰場決策之系統,包含發展行動方案、評估作戰選項及判斷決策後果等。「深綠」計畫希望藉強化指揮官決策能力,「使敵人完全無法脫離我方決策循環」。在可預見之未來,共軍極可能也會發展出更有效管理戰場空間之相對能力。同時,人工智慧也可能應用在作戰模擬、兵棋推演和部隊演訓等方面。

 針對人工智慧未來潛力,某些共軍研究專家預判戰爭智能化發展,將促成戰場「奇點」趨勢。在此種條件下,由於人工智慧與人機一體技術的結合,將加快決策速度與掌握主動權之作戰節奏,使人腦無法跟上未來智能化戰爭速度。如此將使人類指揮官無法直接介入執行流路,只能掌握最終決策權,無法左右每一次戰鬥行動的決定。因此,軍事組織架構將產生重大改變,智能機器將成為未來軍隊的主要作戰人員;人類則維持規劃、管理與指揮的角色。運用人工智慧輔助(甚或最終取代)人類認知與戰場決策行為,預期將大幅加速「觀察、定位、決心、行動」(OODA)流程。某位中共國防工業專家指出,「信息靈敏度」(亦即資訊優先性與機動性)將成為贏得空中、電磁甚或網路作戰的關鍵要素。

 共軍若真實現人工智慧在廣泛軍事應用的潛力,這些科技將成為其未來戰力的關鍵加乘因素。過去資訊科技軍事革命,美國掌握了基本科技的優勢,但最早認清此類科技顛覆性潛力並提出「偵察—打擊複合體」概念者實為蘇聯。今日,共軍已擁有軍事創新之科技先決條件,並積極解決作戰概念和未來戰爭形態等關鍵問題。其戰略專家雖密切掌握美國在人工智慧與自動化方面的發展,但其對智能化戰爭的最終結論與作法可能截然不同。某些共軍研究專家甚至推論,智能化、自主系統與導能武器的結合,將創造出結合即時資訊與「零時差」攻擊的所謂「光戰爭」。(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