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武警權歸「中央軍委」 習變相擴權

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隊歸「中央」軍委建制,大幅度的改革,顯示出習近平「變相擴權」的謀略。(法新社資料照片)
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隊歸「中央」軍委建制,大幅度的改革,顯示出習近平「變相擴權」的謀略。(法新社資料照片)

◎龍率真

 前言

 中共於2017年起,大力推動進行武警部隊改革,除將武警規模減半、且將武警部隊指揮管理權收歸「中央」軍委,於2017年12月27日印發《中共中央關於調整中國人民武裝員警部隊領導指揮體制的決定》,自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隊歸「中央」軍委建制,不再列國務院序列。這波武警部隊改革的幅度非常大,顯示出習近平「變相擴權」的謀略。

 武警14個機動師遭裁撤

 中共的武警部隊,平時主要負責執勤、處置突發事件、反恐怖、參加和支援國家經濟建設等任務,戰時配合共軍進行防衛作戰。武警被認為是中共除正規部隊之外的一項重要的軍事力量。武警主要由內衛部隊和警種部隊組成,內衛部隊包括省(自治區、直轄市)總隊和機動師,警種部隊包括黃金、森林、水電、交通部隊、公安邊防、消防、警衛部隊。但是,去(2017)年12月中旬,武警已經將其所屬的14個機動師全部裁撤(遭裁撤包括第2、7、38、41、63、81、93、114、117、120、126、128、181師及第187師)。武警部隊的14個機動師所屬的56個團也改為機動支隊,編入武警駐各省市自治區內衞總隊,和新成立的2個機動總隊,且所有部隊全部移防。改革後的武警部隊自2018年1月1日開始,按照新編制運行。至於武警部隊規模,未來可能由80萬人減少到40萬人,其中大部分的消防等專業部隊將被裁併。

 武警部隊體制內的整併

 首先在這波武警裁撤中,「武警天安門國旗護衞隊」部隊番號被撤銷,轉隸為共軍的三軍儀仗隊。它的前身是於1982年成立的「武警天安門國旗班」,其任務是負責天安門廣場的升降旗。1991年才擴編為「武警天安門國旗護衞隊」。再來是武警部隊總部機關的體制編制,由原本的參謀部、政治工作部、後勤部「三大部」改為新的「五部委」,即參謀部、政治工作部、後勤部、裝備部及紀檢委。武警院校也由原來的14所院校,裁併為武警指揮學院、武警工程大學、武警警官學院、武警特種警察學院、武警後勤學院及武警士官學校等6所院校。中共針對武警部隊實施的改革已全面進入實質階段。

 武警改由「中央」軍委領導

 武警部隊在2017年前是由「國務院」、「中央」軍委雙重領導。日前中共印發的《中共中央關於調整中國人民武裝員警部隊領導指揮體制的決定》,自2018年1月1日起,武警部隊由黨「中央」、「中央」軍委集中統一領導,實行「中央軍委─武警部隊─部隊領導指揮體制」。因為,過去中共黨內的政法委系統得以透過隸屬「國務院」的公安部名義,參與指揮武警部隊,對鞏固最高領導人掌控武裝力量不利,才會有此項歸於一元化的改變。對於這項新規定,大陸網友的解讀是,習近平打算緊抓武警指揮權,動手「削藩」,「其實就是指揮權由『國務院』轉移到『黨中央』和『中央』軍委了」、「周永康發動兵變清君側失敗,讓習近平意識到任何武裝力量不能讓其他部門或官員所擁有,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裡。」習近平所以調整武警部隊指揮體制,等於就是「變相擴權」。

 現任武警領導均為「習家軍」

 中共原任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上將(64歲),在習近平上任不久後即遭撤換,成為中共「18大」後,共軍首位落馬的現役上將(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等上將被調查時均已退役),且於中共「18屆7中全會」中宣布開除王建平黨籍。現任武警司令員是習近平的愛將王寧上將,原任「第一政委」為「國務院」公安部部長趙克志(64歲),現任政委朱生嶺中將(60歲),曾任福建軍區政委,朱為習的舊識,於2017年1月自「軍委國防動員部」政委,調任至武警部隊政委職務。

 王寧接替王建平武警司令員職務,2015年7月31日,破格晉升武警上將警銜(晉升中將軍銜時間未滿4年)。在2017年10月中共「19大」前,王寧曾公開發文,指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虛化弱化軍委主席負責制,嚴重觸犯政治底線」。王寧強調,必須維護「軍委主席負責制」,這樣部隊就「跑不了」,陰謀家就「反不了」。王如此「明目張膽」地在黨報刊文,就是要對習近平表示效忠。

 習近平還在武警部隊中,安插了一位出身「紅二代」的副司令員秦天中將(60歲),秦天為「將門之後」,其父親是曾任中共「國防部」部長的上將秦基偉(已去世),胞兄為任職東部戰區陸軍司令員秦衛江中將(62歲)。秦天於2017年9月由武警部隊參謀長職務,晉升武警部隊副司令員,仕途一片看好。

 防挾武警自重陰謀再現

 《史記·魏公子列傳》中提到「信陵君竊符救趙」的故事,廣為民間流傳,所謂「虎符」即是調動軍隊的憑證,實際是以「虎符」收統兵將領的調兵之權,使軍政與軍令分離。中國古代統兵將領掌軍卻無調兵之權,天子手握虎符獨掌軍權。秦始皇就曾以虎符收了丞相呂不韋的兵權。信陵君所竊之虎符就是中國古代節制「槍桿子」的措施。所以中共在2012年「18大」時,專管武警的「政法委」,不僅沒有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常委席位更從9席減少成7席。

 武警權力全部收歸「中央」軍委,除為避免武警部隊成為私人武裝的可能,更防止周永康任政法委書記時,其掌控的武警部隊包圍新華門的陰謀事件重演。習近平進行武警部隊改革,將規模減半、指揮管理權收歸「中央」軍委,既保障中共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也將軍隊與行政機關區隔開來,中共「中央」成為統合軍隊與行政的唯一機關,除習近平外,任何人都無法插手軍隊事務,可使習高枕無憂,長駐「九五」大位。(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