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創新戰略升級裝備 提升作戰效能

 美國空軍「空戰司令部」(ACC)司令荷姆斯上將近日在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演說時強調,「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Battle)的成功關鍵,將取決於如何以全新思維,推動「跨軍種」、「跨領域」聯合作戰。荷姆斯表示,美軍未來的軍事任務目標,不再是爭取有限勝利,而是如何在保持戰力、彰顯存在、防止失敗的同時,遏制敵軍戰略意圖。

 荷姆斯論及美國國防部「第三波反制戰略」與「多領域作戰」的關聯時表示,美軍面對的潛在敵人,已快速擴大軍事能量,不論於戰略或武器裝備發展方面,在過去20餘年間均急速提升。因此,美軍在用兵思維與新式武器裝備研發方面,必須揚棄傳統思想,以最快節奏將其應用於戰場,方可確保軍事科技方面的優勢。

 荷氏進一步指出,「第三波反制戰略」所規劃的前瞻武器科技,不可能如第一、二波反制戰略般,長期保持美軍優勢,因而不能再如過去一樣,用20年時間,研發如F-35聯合打擊戰機,企圖取得超越敵人的世代性優勢;而須在研發新軍事科技過程中,同步提升既有武器裝備性能,以確保有效嚇阻與擊敗敵人。

 荷姆斯上將的觀點,充分反應美國面對當前威脅環境變化,在資源獲得與運用方面的重新省思。尤其是武器獲得方面,美軍早已感受到「新」不必然代表「好」的道理。在國防資源日漸緊縮、威脅卻日益多元且加劇的情況下,「舊瓶裝新酒」往往不失為最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

 尤其從去年迄今,面對參眾兩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麥肯參議員與索恩貝瑞眾議員,強烈質疑美國防部在軍事投資、武器研發與建案方面嚴重虛擲浪費,導致從「陸軍未來戰鬥系統」(FCS)到「戰術層級野戰網路系統」(WIN-T)等多個重要跨世代發展計畫無疾而終,且未達所望效果,使美國國防部及各軍種高層感受強大壓力,因而接連推出多項精進國防創新與武獲流程之組織與作業調整。

 因應如此內外交逼的嚴峻局面,美國防部在引進新科技與確保戰備水準方面,將改採審慎保守的漸進強化作法。一方面,在國防先進研究計畫局(DARPA)與國防部業管科技創新機關主導下,展開與產業界的前瞻科技合作;另一方面擴大運用商業現貨成熟科技,進行現役武器裝備性能提升。其中兩項最受矚目者,便是F-18E/F超級大黃蜂戰鬥機和A-10攻擊機性能提升。

 這兩種打擊載台,原本預計在未來10年完全汰除,代之以全新的F-35B/C型戰機和次世代對地攻擊機。但在考量未來威脅環境,與潛在敵人換裝第五代戰機的速度後,美國海、空軍發現,這兩種戰機在中、低強度武裝衝突條件下,仍具有性能優勢和戰術價值;進行性能提升,比換裝全新機型更具成本效益。

 此外,美國海軍原希望以新世代的朱瓦特級驅逐艦,和最新型勃克級驅逐艦,取代服役多年的「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但由於前者技術問題仍未完全解決;後者服役數量又不足以彌補火力缺口,最後只能持續延長「提級」巡洋艦服役時間。

 不僅如此,美國國防廠商與各軍種均提出多種以套件提升方式,改變原有武器彈藥性能及用途的發展計畫。因應美國簽署「集束彈禁用公約」後停用大量多管火箭彈藥,開發以空用精準彈藥結合陸用火箭推進器的「陸射小直徑炸彈」(GLSDB);以APKWS雷射導引套件改裝無導引空射2.75吋火箭成為精準火箭;魚叉飛彈改裝為攻陸巡弋飛彈等,皆是以現貨成熟科技,賦予舊武器新生命的例證。

 在「多領域作戰」框架下,除了美軍各軍種,陸續提出各種肆應未來威脅的新戰術戰法與用兵概念;武器裝備研發與獲得,也須同步跟上,才可能讓此一概念獲得方法和手段的支持。歸結來說,雖然武器裝備獲得期程、爭取世代超越、打造以「質」勝「量」的軍事科技優勢,皆有其必要;但如何以現有科技,提升既有戰力效能,同樣不可或缺。

 在國防產業能量無法完全跟上新科技進步速度的條件下,利用局部套件改良方式,提升現役裝備效能,有助於確保產能,並逐步協助國防廠商進行轉型與提升,奠定下一代國防產業基礎。美國尚且如此,我國國防工業亦可思考相關發展途徑。

 綜言之,「國防資源有限、建軍創意無窮」。美軍推動「多領域作戰」所面對之複雜威脅環境,正是處於「印太戰略」重要環節的我國感同深受的。在中共軍事快速現代化、對我威脅日益加劇現況下,我國防政策與建軍規劃,更須妥思應處之道。美國國防部在此一方面的經驗,的確值得有關部門與規劃人員,深入研析參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