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反制中共 美應建構南海戰略思維(上)

◎宋吉峰(譯)

 美國在南海缺乏有效的戰略,導致中共乘勢而入,自2014年以來,中共不斷加速這條重要的海上交通線經營,目前已取得了重要的成果,這也侵蝕了美國長期以來力圖捍衛此區的利益,並且也突破了美國在南海的戰略底限。迄今為止,美國仍在努力尋找有效的戰略方式以因應現今的困境。過去,歐巴馬政府不斷反對中共海上擴張,並盡諸般手段改善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地緣政治格局。然而,現今美國只是偶爾調集軍事力量應對中共在南海大規模行動,根本無法有效反制中共,致使中共在南海勢力坐大且已經具有一定的規模,可以在南海海域進行各種有利於國家的行動。美國川普政府方面尚未制定相關的南海戰略因應,只是不斷的否認中共在南海的島嶼實際行為。本報特摘譯美國海軍戰院「戰略檢視」之「美國應有的南海戰略思維」其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編按)

 隨著中共的進步與發展,美國的戰略彈性相對減少,特別是南海局勢已進入關鍵階段,區域各國都懷疑美國是否能夠應接南海的挑戰,今日的美國仍然正在思索尋找一個有效的戰略,可以有效遏阻中共的南海戰略。

 事實上,中共刻正運用一個大膽又細膩的南海戰略,以漸進的方式改變著西太平洋地緣政治現狀,其目的並非是為了激起爭端如此單純,而是要改變西太平洋的戰略格局。美國應該思考如何運用較有效的南海戰略,使南海區域更加安全,不讓南海周邊國家飽受中共的威脅。近年來,美國的作法是不斷透過外交,批判中共在南海非法行動(如填海造島等),另外,美國已經針對中共在南海軍事化部分,強化與周邊國家的同盟並和合作夥伴進行各項強制的行動,希望能讓中共有所節制,然其結果非常有限。深入探討這種戰略方式,對於該計畫的長遠目標為何?是否實際可行?美國在這個過程中會承受成本和風險為何?美國本土可能沒有明確的答案,這種情況對美國而言是非常危險的,因為這也標識著美國在南海將面臨很大的考驗,將無法給美國盟友可靠的安全承諾,對美軍的部署也是一個重大的警訊,總言之,美國在南海的戰略是一團混亂,沒有明確的戰略主軸。讓人很難相信的是,南海如此重要的戰略位置,是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的重要咽喉,關係著全球貿易交通要道,美國很可能在此一個關鍵的地緣政治問題上犯了重大的誤判,這個誤判的影響愈來愈大。

因此,從戰略的角度分析,美國必須更清晰地提出南海戰略,並以嚴謹且明確的方式反制中共在南海的各種行動,就現今的情況而言,美國有4種基本戰略方向可以參考運用:

 一、「戰略退卻」:運用諸般手段,將各種可運用的資源集中挹注於南海,反制中共近期在南海的各種舉措,將之恢復原狀,並承認南海軍事衝突的實質可能性。

 二、「遏阻戰略」:反制中共迄今為止在南海取得的成果,即便這個過程可能相當的困難和危險,但美國必須堅決遏止,其中包括運用武力等方式。

 三、「抵消戰略」:非僅是消極的防止中共在南海的行動,而是懲罰中共破壞南海地區和平穩定的行動,另外,美國必須加強與該地區盟友的合作,形成整體的南海力量共同反制中共在南海的影響力。

 四、「妥協戰略」:妥協並接受中共在南海的地位,其主要原因是,美國進到中共後院與之競爭代價不但昂貴而且很危險,因此從安全考量,美國只能選擇容忍並妥協中共在南海所進行的各項行動。

 以上這4種戰略模式,若僅是單一選項,這些戰略都不盡完善,每個戰略都伴隨著優勢與劣勢。但是,若將「遏止」和「抵消」戰略方式結合運用的戰略將會有所不同,將可能是最符合美國的利益,能在南海動盪的區域中發揮戰略優勢。

 南海戰略局勢

 南海局勢既複雜又簡單,其複雜之處在於,這海域牽扯的國家有中共、臺灣、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汶萊和印尼等國,涉及國家眾多。簡單之處在於,這些聲索國中,只有中共一直致力破壞現狀,並大範圍的建設南海爭議島礁以獲取中共認為合法的海域主權範圍。

 2009年,中共向聯合國遞交了南海「九段線」圖,這幅圖幾乎涵蓋了南海海域90%。繼之,中共開始對菲律賓「黃岩島」(又稱民主礁,Scarborough Shoal)主張無可爭議的主權,並於2012年已對黃岩島取得有效控制,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對付南海諸國愈來愈強硬。在西沙群島部分,尤其是永興島已建有軍事基地,包含軍用級機場、停機坪和飛彈陣地等。自2013年以來,中共在南沙群島「填海」,迄今共增加約3200英畝的土地面積(越南則是120英畝)。中共在南沙海域共建立了7個人工島嶼和軍事基地,其中3個現在有3公里機場跑道,都配有停機坪、先進雷達和各種的防禦工事。

 中共除擴大軍事能力之外,還在南海頒布有關捕撈和資源開發的相關規定,並派遣海警和海上民兵干擾他國船隻,不斷在爭議海域積極的運用各種方式驅離或圍捕他國的船隻,明顯已經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構成挑戰。2016年,中共不但無視「九段線」無效的仲裁,還對南海各聲索國進行了許多單方面的行動,種種舉措不僅不符合海洋法公約的要件,也破壞了區域的和平與穩定。中共更透過對南海軍事存在戰略運用,騷擾美國戰機和艦船(含其他國家),並警告美國不要「干涉」中共的海上活動。由前述可知,相較過去的「韜光養晦」的作法,中共很明顯的是要在南海「有所作為」,並且開始挑戰美國南海各項行動,迄今「中」美雙方仍不斷引起衝突。

 近年來,中共對外言論和行動都是以主導南海為主,採取的手段是漸進式,並非突然性,中共採取「蠶食」的戰略方式,就是希望避免與美國衝突,或避免激化南海各國採取「聯美反中」的策略。儘管如此,據美國官員指出:「一言以蔽之,中共對南海的控制已經奠定了基礎」。

 南海對於美國有何種利益呢?許多美國研究亞洲事務的專家學者認為,美國不能因為南海不是美國「核心利益」就認為南海危機不存在。如今雖然美國對誰擁有南海主權的爭議,沒有表達任何立場,只是希望各國透談判和平解決爭端,而不是以威脅的方式,而今一改先前消極的作法,美國為何要以冒險的方式阻止中共對南海的行為?答案很簡單,因為中共控制的南海並非僅「世界邊緣的一堆石頭」而已,對美國而言,南海對整個亞太地區戰略運用是關鍵要素,南海是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的重要「扼制點」,這個扼制點不僅是經濟上的考量,更是戰略思考的關鍵因素。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