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反制中共 美應建構南海戰略思維(中)

◎宋吉峰(譯)

(接上文)

 從經濟角度分析,南海交通線每年貿易額約為3.4兆美元,許多美國盟國和合作夥伴都高度依賴此海上交通線,其中包含商業、漁業、石油和天然氣等,如果中共有效控制南海,就有能力扼住世界上最重要的海上交通線,進而威脅相關國家,這個影響結果也足以撼動全球戰略格局。

 就軍事角度分析,中共在南沙群島的7個基地(及西沙群島更新的設施)擴展了整體作戰和武力投射能力,在南沙群島的基地位於黃岩島以南約500英里處,部署了飛彈和各型戰機,平時這些基地可為中共提供軍事、海警和其他海上武裝力量的防護。在戰時,特別是當美軍為支持菲律賓或其他盟友和夥伴進行作戰行動時,這些基地也足以讓美軍行動複雜化。

 從地緣政治角度分析,南海確實存在很高的風險。美國長久以來一直試圖阻止任何敵對勢力占據東亞或其主要部分,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地位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是否有維護航行自由及和平解決爭端的能力,過去面對地區穩定和秩序的挑戰始終保持開放的態度。

 也就是這個態度,導致中共控制了南海關鍵位置,這是美國重大「戰略挫折」,這個效應可能會改變中共對臺灣、東海或印度洋其他地區的現狀。這個「戰略挫折」也表示,美國無法在亞太地區發揮其傳統影響力,進而鼓勵該地區美國盟友或夥伴接納中共或放棄與美國同盟共同應對中共。

 東南亞各國也明確表示,希望美國持續發揮在該區的影響力,避免區域各國被迫與中共合作,如同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對美國態度的反轉就是一個例子。 因此,從地緣政治的角度分析,南海爭奪的不是「石頭」而已,而是東南亞、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國家未來的戰略傾向(選擇美國或選擇中共)。

 即便美國在南海利益是如此的明確,但美國目前沒有具體的戰略方針,政策也非常混亂,過去,歐巴馬政府時常警告中共不要在南海進行「填海」行動,更抨擊其軍事化的諸般作為。但這些言論僅止於「有聲」卻「無影」,美國並沒有發揮足夠的影響力。雖然美國在該區運用了外交和各項軍事活動,但是美國仍拒絕公開評論美、菲相互防禦條約是否適用於南海。近期雖然美國還鼓勵東南亞國家在外交和法律共同反制中共的南海行動,白宮與國會開始強化對該區盟友和合作夥伴海上安全能力,剛好相反的,這也激化中共對東協成員國的強烈態度,過去,歐巴馬政府的這些努力都是善意的,當他卸任時,同時也造就了更加分裂的東協(ASEAN)局面。在南海爭議上,中共軍事能力較其他國家掌握更多的優勢,其中最明顯的例子,中共在2012年奪取黃岩島的行動中,無視美國的警告或威脅,採取填海、建設、軍事化或破壞地區穩定的行動;歐巴馬總統任期結束之際,美國高層認為,美國最終沒有堅持自己的底線,甚至連最基本的讓中共放慢速度的能力都沒有,其中主要原因是中共在南海已具有戰略影響力有關。

 目前為止,川普政府試圖努力闡明對南海的政策,起初美國原本採取強硬立場,國務院秘書長雷克斯提勒森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美國可能會採取相關軍事行動,然而現在這個作法似乎已經不是美國的重要選項,因為美國把雙邊貿易和朝鮮半島視為美「中」關係的主要問題。雖然美軍已經對南海進行「自由航行」(FONOPs)行動,期能反制中共對南海主權的過度主張,但是這種方式根本上毫無總體戰略可言,越南及其他東協國家也紛紛表示,美國沒有總體戰略應對中共南海的各項行動。事實上,2017年7月,越南決定在面臨中共威脅的情況下選擇退縮,放棄了開採國家海域內的能源,由這個例子可以看出,中共的南海戰略運用相當的有效,上述情況也增加了南海各國的不安,而且這種情況正不斷的惡化中。

 隨著中共南海利益不斷的推進,美國的戰略選項和機動性似乎已經大幅減少,美國應該採取何種戰略?以下就戰略退卻、遏阻、抵消、妥協等進行分析,期望能為美國南海戰略窘境理解出一絲脈絡。

 一、戰略退卻

 從戰略角度分析,美國最具積極的戰略目標是減少中共的南海利益(讓中共戰略退卻)—迫使中共撤出南海的各項行動與設施(包括南沙群島的設施及西沙群島的控制範圍),或運用軍事力量讓這些設施非軍事化。如前所述,美國最初是支持這政策,這不是「口惠式」阻止中共島礁建設,如果當時戰略具體實踐,也不至於導致中共如入無人之境的進行人工島礁建設;戰略退卻會迫使中共放棄在南海與東南亞聲索國的爭端或放棄所堅持的「九段線」範圍,並接受2016年仲裁庭裁決,讓中共徹底了解必須從合法性得到海洋權利。

 讓中共「退卻戰略」的前提是,中共確實了解如果在南海的主導地位愈高,對美國的利益挑戰也就愈大。因為如果南海成為「中共的湖泊」,中共為鞏固現有的利益,就可以威脅或破壞海上交通線,搶奪或阻斷其他東南亞國家亟需的經濟資源,直接威脅美國南海行動自由。其中具關鍵的是,區域各國將會在美、「中」之間被迫作出選擇,如果這些國家認為美國缺乏能力與承諾,將被迫與中共同盟。因此,今日美國在南海對抗中共愈來愈困難的原因之一,就是由於中共經濟的快速發展、帶動軍事能力相對提升,且在這個區域仍然占有地緣優勢。但是美國不能再讓這情況繼續發展,南海戰略攸關美國亞太戰略平衡的布局,對於中共的行為必須有所因應,特別是中共南海的軍事建設。

 要讓中共「戰略退卻」即意謂著,美國戰略前沿必須極度向前推移,這個方式將依賴較大的軍事力量才可能達成。尤有甚者,美國可能會攻擊南沙群島上中共相關的軍事據點,消除軍事設施迫使中共撤出。另外的方式是,採取封鎖或隔離島嶼的戰略,但美軍必須冒很大的風險攔截中共艦船或戰機,以反制中共突破封鎖的可能行動;為使封鎖行動更為有效,美國必須搭配經濟和外交的行動,運用貿易制裁或威脅承認臺灣獨立,進而與臺北簽訂正式的互助協議,讓中共被迫撤出南海海域。

 戰略退卻的運用其效果將會非常明確,因為這一戰略(如果成功的話)將會恢復美國的信譽,並消除美國在亞太地區威脅,且毫無疑問的,如果美國願意進行最積極的方式,使中共在南海戰略退卻,如軍事作戰或封鎖行動等,它可以達到預期的戰略目標,然而這個戰略的風險將相當高,預判戰略行動初期將會面臨中共激烈的抵抗,這個激烈的對抗也會對西太平洋各國產生巨大影響,甚至牽動世界戰略格局。(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