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拉馬迪戰役 促成部落抵抗叛軍

8月10日在拉馬迪街頭,美國陸軍和陸戰隊士兵正在檢查一輛引爆後的自殺汽車炸彈。(取材自美國陸軍)
8月10日在拉馬迪街頭,美國陸軍和陸戰隊士兵正在檢查一輛引爆後的自殺汽車炸彈。(取材自美國陸軍)

◎雲陽

 2006年拉馬迪戰役(也稱為第2次拉馬迪戰役)是2006年4至11月的伊拉克戰爭,為控制伊拉克西部安巴爾省(Al Anbar)首府而戰的。由美國陸軍、陸戰隊、海軍海豹突擊隊和伊拉克安全部隊組成的聯合部隊,與武裝叛亂分子在包括市政廳和綜合醫院等關鍵地點的戰鬥;聯軍的策略,是要在全城建立數個可作為巡邏基地用的作戰據點。

 背景

 自2004年法魯加被聯軍攻克後,拉馬迪就成為伊拉克叛亂武裝分子盤據的中心。其中屬於蓋達組織分支,相當激進的伊拉克「伊斯蘭國」更宣布該城市為首都。位於巴格達以西110公里處,擁有50萬人口的拉馬迪市,除了幾個海軍陸戰隊已設立的前哨基地外,基本上處於叛亂分子控制之下,法律秩序早已崩潰,街頭槍戰處處可見。

 序幕

 2006年4月17日,第2次拉馬迪戰役爆發,包括陸戰隊的維吉尼亞前哨站、蛇坑前哨站、拉馬迪營區和市政廳,同時受到恐怖分子阿布‧穆薩布‧扎卡維領導的部隊猛烈攻擊。

 維吉尼亞哨站成為自殺汽車炸彈的攻擊目標,武裝分子以一輛載有約1000磅炸藥的卡車,衝過哨站大門後加以引爆,攜帶輕兵器和RPG火箭的叛亂分子隨後衝入哨站,與駐守的美軍激烈駁火。負責防守的第8團3營C連最終擊退入侵者,擊斃對方數十人,本身僅有輕微傷亡。

 2006年6月初,美國第1裝甲師第1旅級戰鬥隊和部分的第2旅級戰鬥隊分別從塔爾阿法爾和科威特移駐至拉馬迪地區,開始對拉馬迪的武裝分子採取行動。城內40多萬市民獲知美軍進駐,非常擔心發生像法魯加那樣的攻城戰。但是美第1旅級戰鬥隊指揮官西恩‧麥克法蘭(Sean MacFarland)上校決定採取漸進而緩和的攻擊行動,不動用龐大火力,如空中密切支援、火砲或戰車。6月10日,美軍包圍並隔離了拉馬迪市,空襲行動也逐漸密集,美軍還在街頭上以擴音器警告居民即將發生劇烈戰鬥。

 美軍作戰目的是要透過控制城市的關鍵入口,切斷拉馬迪武裝分子的補給和增援。美軍還計畫在全市建立新的作戰前哨站和巡邏基地,試圖吸引居民交流並和當地領導人建立關係。6月17日,美軍與叛亂分子發生數次衝突,造成兩名美國士兵喪生。

 叛亂分子襲擊拉馬迪市政廳

 美軍初步的行動雖然取得一些成果,但並未達到預期目標,不久美軍就陷入嚴重的街頭戰之中。叛亂分子持續向新成立的前哨站發動襲擊,甚至發生一次多達100名叛亂分子群起攻擊的事件。在7月24日的一場重大戰鬥中,基地組織部隊對全城每個前哨站發起襲擊,造成重大人員傷亡。

 該次戰鬥中,叛亂分子的主要目標是由陸戰隊第8團第3營駐守的拉馬迪市政廳,以及兩個前哨站(K連和L連),攻擊方認為能夠攻下陣地並殲滅所有美軍。兩個前哨站都經歷5至6小時的堅苦防衛作戰,受到敵方迫砲攻擊,加上預設佈置的伏擊,讓陸戰隊無法派兵前往前哨站增援,但是最後陸戰隊還是保住陣地並擊退敵人。之後為減少偷襲,美軍拆除了市政廳附近的數座建築物,防止敵人用來掩飾行蹤。

 幾乎每次陸戰隊離開防禦圈時,都會遭到IED攻擊或街頭伏擊,還有狙擊手的暗殺攻擊,在前哨站也偶爾會發生自殺炸彈襲擊。曾有1名叛亂分子利用拉馬迪總醫院的4樓刺殺多名陸戰隊員,後來被陸戰隊第8團第3營的狙擊手擊斃才解除危機。

 美軍攻占拉馬迪總醫院

 7月初,由陸戰隊、海豹特戰隊和伊拉克部隊組成的聯合部隊,在美國陸軍支援下,設法深入市區到拉馬迪總醫院,並在7月5日由陸戰隊第8團第3營完成占領。據美軍情報證實,在伊拉克的蓋達組織成員曾充分利用該棟7層大樓,作為傷兵治療及向美軍開火的據點。陸戰隊員指出,受傷的伊拉克警察也被帶到該醫院,但後來被發現已遭斬首。雖然在攻占醫院的過程中沒有遇到武力反擊,但陸戰隊員在一個辦公室的天花板上發現十幾個土製炸彈的引爆裝置,此外還在許多庫房和醫藥櫃搜查到藏匿的武器。這次行動結束後,叛亂分子的槍手紛紛逃離讓美軍得以減少被狙擊的風險。傳統戰爭中,醫院通常被視為禁火區,然而在拉馬迪西部,反叛分子經常利用婦幼醫院頂樓向陸戰隊員開火,病人則被移置到窗戶較少的側翼大樓。

 安巴爾覺醒委員會的形成

 8月21日,叛軍殺害了遜尼派的一位鼓勵部落成員加入伊拉克警方的長老阿布‧阿里‧賈西姆(Abu Ali Jassim),把遺體藏在田野裡,不是這安葬在部落的適合地點。這種行為違反了伊斯蘭法律,激怒了賈西姆的部落成員。之後,來自安巴爾省20個部落的40名長老 ,發動被稱為「安巴爾覺醒(Sahwa Al Anbar)」的運動。 9月9日,阿卜杜勒‧薩塔爾‧阿布‧里沙長老(Sheik Sittar)主導召開部落會議,有50多名長老和美軍指揮官麥克法蘭上校參加,會議中,西塔長老宣布展開「安巴爾覺醒」運動。

 召開部落會議不久後,各個部落即開始攻打拉馬迪郊區蓋達組織的叛亂分子。9月中旬,陸戰隊第6團第1營接手拉馬迪西部的防務;10月中旬,陸戰隊發動一次強大攻勢,占領卓美拉區第17街的大樓,並設立安全哨站,將防禦線往前推進,這也是立馬迪市第一個由陸戰隊和伊拉克部隊聯合駐守的安全哨站。此時幾乎拉馬迪北部和西部的部落都參加「安巴爾覺醒」活動,城內的武裝叛亂分子開始受到約制而減少。

 然而11月13至15日的一次激烈戰鬥中,美軍被指控在拉馬迪中部實施空襲時,誤炸致使包括婦女和兒童在內,至少30名平民喪生。但陸戰隊反駁,表示11月14日的空襲目標是拉馬迪以東的一座橋樑,不過並未回應有關平民死亡的調查,但承認因很難區分叛亂分子和平民,所以既無法確認也不能否認可能發生誤擊狀況。

 11月中旬,總計至少有75名美軍士兵和更多的伊拉克士兵與警察陣亡。美軍指揮官麥克法蘭上校表示,叛亂武裝分子方面至少有750人在拉馬迪的戰鬥中喪生,美軍已占領該城的70%。 2006年10和11月的激烈戰鬥重創了蓋達組織的實力,倖存的武裝分子大多逃離巴格達,少數人則放棄抵抗融入當地人口。

 11月28日,《華盛頓郵報》採用部分陸戰隊的情報指稱,實際上美軍既不能壓制伊拉克西部的叛亂,也無法阻止該地區蓋達組織的蔓延。據報導表示:「社會和政治的形勢已惡化到美軍和伊拉克部隊都無法從軍事上擊潰安巴爾的叛亂勢力。」該報導將伊拉克蓋達組織描述為是在伊拉克「占有主導影響力的組織」,較地方當局、伊拉克政府和美軍,更能「控制一般遜尼派族人的日常生活」,但美國國防部或陸戰隊對此都沒有回應。

 擠壓競賽行動

 11和12月期間,聯軍仍繼續戰鬥中,叛亂分子也依然盤據在拉馬迪。12月1日,美軍以第37裝甲旅第1營為核心的900人特遣隊,發動一項長達1個月的「擠壓競賽行動」,以拉馬迪市中心的「第2官員區」為目標。12月6日,6名美軍在大規模的街頭戰鬥中喪生,其中3名在阿布‧阿爾萬部落控制的西部拉馬迪地區遇難,該地區支持安巴爾覺醒運動。根據麥克法蘭的說法,部落把美軍被殺事件視為是叛軍對其部落的人身攻擊,因此在10天內殺死或俘虜參與襲擊的所有叛亂分子。2007年1月14日,作戰行動結束後,美軍又擊斃44名反叛分子,並俘虜了172名叛亂分子,同時增設4個警察局,使城內警察局總數達到14個。據信,在聯軍和參與安巴爾覺醒運動部落的合作下,讓武裝叛亂分子的攻擊事件到12月時,大幅度下降50%。

(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