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前進巴爾幹半島 美構思新型戰略(上)

◎馬曉鈴(譯)

 西巴爾幹半島地區是個不斷變化的地區;隨著美國和歐洲關注自身國內問題,俄羅斯和其他國家正在該地區重塑地緣政治格局。與此同時,新一代的投資者和企業家正準備向停滯的經濟體注入新的生命,但犯罪與貪腐在政治和經濟領域仍然根深柢固,阻礙了改革所需的政策執行,並危及了歐洲進一步整合的政治支持。(編按)

 在巨大變化和不確定性的背景下,美國、歐盟和西巴爾幹其實都還有機會。如果我們做對,我們就能創造一個安全、可靠和繁榮的西巴爾幹。如果搞砸,美國今日的搖擺不定可能會引發明日的危機,反過來又會要求美國加大參與程度,且這一點明明是一開始極度想避免的。

 在1990年代之後的10年暴力,西巴爾幹半島被認為走向了穩定的道路。整合歐洲—大西洋的承諾將有助於南斯拉夫解體後各國度過痛苦的內部改革,並推動該地區進行更密切的合作,以減輕近年戰爭的創傷。過去有過顯著的進步:斯洛維尼亞和克羅埃西亞現在都是北約盟國和歐盟成員;阿爾巴尼亞和蒙特內哥羅也加入了北約。

 儘管該地區仍普遍渴望加入西方國家及其機構,但最終結果不應再被視為理所當然。特別是美國能夠且應該發揮關鍵作用。我們應該給予該區域明確、共同的願景, 並與歐盟協調以在政治層面上建立一個明確的跨大西洋目標。

 前言

 巴爾幹西部應該是已經解決的問題。在1990年代的血腥戰爭之後,該地區幾乎有20年的停頓,但亦有不可忽視的進展。自從2001年馬其頓政府和阿爾巴尼亞裔之間簽署奧赫里德協定,結束了因南斯拉夫解體引發的一系列衝突中的最後一個問題,美國和歐盟一直努力協助該地區建立持久永續的秩序。

 因大量外界參與而結束的衝突(如科索沃和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戰爭)需要國際社會持續的政治協助和大量的經濟援助。較不直接的議題包括馬其頓和希臘之間的國名爭端、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戰後返鄉與殘留的怨恨,以及塞族在科索沃的地位還有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簡稱波赫)和馬其頓各自國內的種族問題—都需要分別但高度的外交參與。雖然總體進展緩慢,而且在波赫停滯不前,但這一基本戰略的健全性未曾受到質疑。

 然在2016年,2個重要的變化顛覆了現狀,破壞了巴爾幹地區對歐盟和北約的信任。儘管歐洲領導人強烈反對,英國脫歐投票和荷蘭公投否決歐盟與烏克蘭的結盟協定這2件事,向巴爾幹地區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即歐盟並沒有企圖擴張的想法。川普總統早期言論質疑美國對北約的承諾,以及他與俄羅斯可能達成的「大交易」,促使該地區的許多領導人懷疑是否還能指望美國和北約維護各個後南斯拉夫的領土和解。

 隨著當地人口和他們領導人失去目標,其他國家開始介入填補因為西方漫不經心所造成的真空。土耳其一直在該地區經營,主要是在波赫,但也包含阿爾巴尼亞和馬其頓。另一方面,俄羅斯亦更加急躁和邪惡,煽動民族問題以動搖該地區的穩定,並給西方帶來麻煩。

就其本身而言,美國近年來大部分時間都在遠處觀望,認為歐洲人自己能解決這些問題。美國外交官雖在關鍵時刻擔任了關鍵角色;但該地區仍持續下滑且離開美國政治規劃內。不幸的是,善意忽略的政策已不再足夠。

 美國需要與其歐洲夥伴重新進行合作,提出加強該區域青年經濟前景的計畫,即使當中過程需要無限期延續到未來。從基礎設施計畫中,同時把各國與歐洲大陸聯繫起來、降低區域貿易壁壘、鼓勵在新一代企業家投資等,有無數機會可以釋放人類潛能,把十分具有意義的目的帶回這個似乎已經失去方向的世界。

 罅隙叢生

 二戰以來,收復國土一直在整個東歐發揮作用,但沒有像在塞爾維亞政治上所占地位這麼大的。100萬名居住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境內塞族共和國的人目前不是這個國家的焦點。各反對黨的政客們都試圖在每一次選舉中盡量淡化這一問題,轉而把重點放在人民生計,以及與一般塞族選民的生活更相關的話題上。結果,都失敗了。

 在波赫這個最脆弱的後南斯拉夫國家,俄羅斯的影響力尤其令人擔憂。除了一些象徵性舉動加劇持續的緊張局勢之外,莫斯科一直在培養米洛拉德多迪克,即《巴黎議定書》中所載的塞族共和國的領導人。俄羅斯多次支持多迪克將政治實體推向獨立的全民公決,蒲亭去年就親自在莫斯科接待了多迪克兩次。

 在科索沃,俄羅斯也在玩把戲。該國政府官員表示,俄羅斯的情報工作在北部進行,製造攻擊阿爾巴尼亞人和破壞行為的「假新聞」,導致占多數的塞族人走上街頭。

 在塞爾維亞,俄羅斯的情報部門一直享有驚人的自由度在運作。鄰國蒙特內哥羅發動政變企圖破壞該國加入北約,似乎就是由俄羅斯特工在塞爾維亞和波赫之間進行協調的。

 在馬其頓,俄羅斯也沒閒著。不像在塞爾維亞,莫斯科可以援引所謂「歷史」關係,俄羅斯在馬其頓的角色更明顯、更邪惡。

 該地區的困境是數個經濟體停滯不前,儘管世界銀行去年記錄其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但居高不下的失業率持續困擾著該地區。科索沃和波赫是迄今為止最糟糕的。波赫人口整整4分之1都在失業;它的青年失業率是 54.3%,是世界上最高的比率之一;在科索沃,3分之1的人口沒有正式職業。鑑於科索沃是歐洲最年輕的國家,這就意味著其青年失業率幾乎為58%。

 如果說有一線希望,那就是,即使在如此嚴峻的經濟環境下,極端激進的伊斯蘭分子,尚未在任何一個穆斯林國家中取得可觀的進展。

 然而,現在不是自滿的時候。「伊斯蘭國」(IS)在敍利亞和伊拉克的損失大量領土,這意味著要將參與外國衝突的行為定為犯罪,就必須輔之以因應前「聖戰士」返國的策略。很難評估返鄉者對巴爾幹可能造成的安全威脅,但從整個歐洲的恐怖事件看出,伊斯蘭極端主義的暴力行為並非僅限於發生在中東。(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