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跳脫傳統 創造機會之窗扭轉戰局

 美國海軍陸戰隊司令奈勒上將日前於「國際軍事通信暨電子協會」及「美國海軍學會」主辦之學術研討會表示,美國海軍應增加攻擊潛艦數量,強化海、空掩護能力,方能確保陸戰隊有效遂行兩棲突擊作戰。相關談話凸顯當前中共、俄羅斯、北韓與伊朗等國「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不斷提升之後,美軍遂行全球兩棲登陸作戰所面臨極嚴峻考驗。

 奈勒上將進一步指陳,潛在敵人平時不斷蒐集美軍電子參數、刺探網路弱點,因此,各軍種部隊應全力降低自身電磁信號遭敵蒐集的機會。同時,為增加陸戰遠征軍(MEF)在複雜電磁環境下之電子、資訊與網路戰能力,特別新編一支「陸戰資訊大隊」(Marine Information Group),以強化部隊指管、網路與通信系統之強韌度、存活率與可靠性。

 奈勒上將特別強調,陸戰隊在執行17年的反叛亂作戰任務後,未來的重點將轉為「有效遂行複雜威脅環境下的高強度作戰任務」。美軍不僅必須擴大與友盟國家及友軍的「實兵對抗」演練;同時必須針對核生化狀況、防空掩護、火力分散與兵力快速轉移等,做好充分準備。

 基於此種考量,陸戰隊除希望友軍強化海、空三度空間掩護能力,亦同步發展可遂行遠距偵搜的艦載大型無人機(MUX),及由海馬士高機動多管火箭系統發射之反艦飛彈系統,與抗干擾與反滲透能力更強之無線通信系統及戰術網路,以肆應未來作戰需求。

 奈勒上將的觀點,反映出近年美軍高層對全球威脅評估之悲觀預期。美國陸軍與海軍陸戰隊在《多領域作戰白皮書》直陳,過去擁有的陸、海、空與電磁頻譜絕對優勢將不復存在;在敵軍強大「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威脅下,美軍必須善用既有條件,集注聯戰兵、火力創造「機會之窗」,方可創造扭轉戰局之有利條件。

 美國海軍艦隊與陸戰隊遠征兵力過去在全球各大洋暢行無阻,幾乎無人敢攖其鋒。航艦打擊群與兩棲突擊艦隊數十年來更一直是美國展現國力、嚇阻區域侵略的主要手段。但隨著精準武器及其他先進軍事科技不斷擴散,彈道及巡弋飛彈、整體防空系統、無人載具、蜂群技術、機械學習、人工智慧與大數據等日趨普及,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全球兩棲作戰,正面臨空前嚴峻的挑戰。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軍攻擊潛艦在西、南太平洋地區,擊沉大量日軍主戰軍艦與運輸艦,有效遏阻日本海軍戰力發揮,並大幅削弱其運補能力;福克蘭戰爭期間,英軍潛艦同樣對阿根廷海軍發揮制壓效果,孤立福島駐軍、並使英國陸戰隊成功登陸。「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環境之情況,雖與上述戰史有所差異,然對於中共與俄羅斯執行遠海截擊的艦隊而言,美軍潛艦仍為目前最有效的嚇阻手段之一。

 依現有尖端武器科技發展評估,美國海軍陸戰隊兩棲突擊艦隊從啟航、公海機動到進入目標區海岸外,完成作戰部署等各階段,都會面臨敵軍極為致命的威脅。從反艦彈道飛彈、高超音速滑翔載具、反艦巡弋飛彈、水面作戰艦、攻擊機、無人機、潛艦、水雷,乃至電子戰軟硬殺手段等,皆可能危害其作戰安全,且愈接近敵岸威脅愈大。

 因此,欲確保兩棲作戰任務順利遂行,陸戰隊必須跳脫過去「艦岸運動」、「突擊登陸」與「建立灘頭堡」之傳統登陸作戰模式,建立一套涵蓋遠距偵搜、精準打擊、區域反制、彈性制壓、多維機動的廣泛性計畫。藉由整合海、空戰力,先期掌握敵軍動態與關鍵節點,對敵作戰重心進行癱瘓性打擊,以創造遠洋航行安全、完成登陸作戰準備之能量。

 為有效遂行未來兩棲作戰行動,美國海軍陸戰隊已開始思考,如何改變現有兩棲突擊艦隊編組模式與準則。結合空中、水面與水下無人載具,發展艦載遠距火力與疏散型部署,建立讓敵人難以運用飽和攻擊摧毀之艦隊編組模式,是目前積極研究之重點。同時,陸戰隊還必須針對未來作戰任務,培養下一代熟悉尖端武器裝備操作,但又維持驃悍傳統的成員,方能貫徹新的戰術戰法。

 綜言之,「去國越境而師者,絕地也。」美國海軍陸戰隊成立200多年來,不僅為國家立下無數戰功,更經歷多次組織與科技變化考驗,地位始終屹立不搖,關鍵就在於能前瞻環境變化,不斷自我改造與精進。面對未來「反介入/區域拒止」威脅加劇,奈勒上將對於潛艦及海、空掩護戰力在兩棲作戰未來所具重要性的直率表白,或許亦是延續此種傳統,反映其循「絕處逢生」之深層考量。相關其思考之全般性與周延性,殊值所有戰略規劃及研析人員參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