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回家

◎劉芝穎

 「揮揮手告別的光陰不再回頭/抬頭看看那蒼老的目光依舊溫柔/童年的舊事綿綿如歲月停留/片片的拾回是終於擁抱妳的手/母親的懷中有個藍藍的海洋/曾經妳也有一個青春的臉龐/妳如此端詳的這張迷惑的臉/和那歷經風雨和冰霜寂寞的眼/寒冷的冬天依然有夜深寒涼/春天的溫暖只因你年幼的陽光……」

 緩慢深情的旋律飄進我的耳裡,小時候母親播放的歌,彷彿記錄見證著自己成長的歷程,也道盡母親的關愛。

 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從小在呵護中成長,雖然父母管教嚴厲,但母親向來溫柔。一輛摩托車穿梭在臺北的大街小巷,將我送至補習班、才藝班,那是年少的生活……母親就像現代孟母,期待教育能使我成為更優秀的人。

 國中時叛逆厭倦了被操控的生活,自己一出校門便須被摩托車載往補習班,羨慕同學們可以結伴放學回家,阻絕了與閨密同行談心的念頭。當時的我曾對著母親狂吼,她卻淡淡回答:「現在就讓你怨我吧,總有一天你會明白這樣的日子有多幸福。」年少時未曾與家人分別的我無法理解箇中含義,心裡只想著快點脫離母親的掌心,展翅飛翔。

 青春正盛的我嚮往大學生活,卻在家人的期盼下考進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成為軍校生。剪去一頭長髮,換上草綠軍服、灰豹球鞋,開始了「頭插幾根草,滿山遍野跑」的入伍生活。經兩個月的訓練,每天不但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可以打電話,家長也不能隨意來探望,每次打電話回家,一聽到父母親的聲音,淚水就像噴泉般湧出……那是我第一次想家、渴望投入母親的懷抱。入夜後總期待著班排長唱名前去領信,家書抵萬金,字字句句都是母親殷切叮嚀及鼓勵的話語,使遠在他鄉的我不再寂寞。  每天都在思考懇親會見到母親時要說些什麼,但真的見面了,自己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抱著母親嚎啕大哭……。

 軍校生雖然每週都可放假,但軍校生活嚴謹規律,讓我更珍惜回家與親人團聚的時光,這個人生轉捩點讓我懂得感恩惜福;如果那輛摩托車如今可以在休假時停在軍校門口接我回家,我一定會開心坐上去,緊緊擁抱母親,帶我返回溫暖的避風港。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