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思親總在團圓時

◎琹涵

  除夕對國人來說,是一年中最大的盛事;對兒童而言,更是整年裡最期待的日子。農曆的除夕和新年,是孩子們寒假裡最大的節慶,除夕年夜飯的豐盛和熱鬧更勝過尋常的每一個日子。

 望著牆上的大掛曆,「日曆,日曆,一天撕去一頁……」心裡想的是:為什麼不能一天撕去兩三頁?每天總是迫不及待的,一心巴望著除夕早日來到。等著、望著,除夕終於來到了眼前。

 其實,早在一兩個禮拜前,媽媽就忙著裡外張羅,買雞鴨魚肉、應節的糖果糕餅、大橘子、蘋果……一掃平日的簡約,唯恐不够豐裕,務必要給家人一場豐盛的年夜飯,更是來年豐衣足食的好預兆。

 那樣的歡樂氣氛也感染了孩子們,我們跟著跑進跑出,幫忙提食品和各種點心年貨。喜歡拜拜的祖母更是大顯身手,豐盛的佳餚,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三牲、菜碗、飲料、發粿、菜頭粿、年糕,還有鮮花、水果,唯恐不夠「澎湃」。全家人先拜神明,再祭祀祖先,所有的虔誠祝禱都是為了來年的物阜民豐,諸事順遂。對祖母來說,信則誠,誠則靈,也是一種心靈的撫慰。

 除夕那天,所有的親人都出現了。我們家算是人口簡單的,在臺北讀大學的叔叔也回來了,仍是童稚的我們,就像一個個蘿蔔頭,緊盯著佳餚,目不轉睛,垂涎欲滴。在那個物資並不寬裕的年代,一年中能這樣大快朵頤的機會的確屈指可數,誰也不願錯過吃喝玩樂,就怕少吃了呢!大人們勸酒夾菜,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當時我們的年紀都太小了,竟然以為歡聚的年夜飯年年都會有,團圓的親人年年都得以相見。

 其實不是這樣的,歲月催促孩子長大,我們外出讀書就業,各自擁有屬於自己的天地。先是叔叔成家,定居臺北,然後祖母去世,再來是雙親相繼凋零,年夜飯的圍爐已經改為各家自己過了,或許,年夜飯隨著經濟寬裕顯得更豐盛,也更熱鬧,然而心境畢竟已截然不同了。

 除夕還是令人歡喜的,只是團圓時,我總是想起祖母和雙親,還有我那天真的童年和大家圍坐一起、大快朵頤的年夜飯。

 思親總在團圓時,感謝父母的劬勞養育,我們才有今天的安康。在天上的雙親也必然明白子女的上進努力和有為有守而感到欣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