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譠】探究中共「19大2中全會」玄機

中共「憲法」保障人民居住、遷徙、信仰等自由,卻從未落實過。圖為上海穆斯林宗教儀式。(法新社)
中共「憲法」保障人民居住、遷徙、信仰等自由,卻從未落實過。圖為上海穆斯林宗教儀式。(法新社)

◎費黼

 備受矚目的中共「19大2中全會」已於1月18、19日在北京召開,根據中共各大〈官媒〉報導,這次會議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不但「聽取了《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外」,「會議還研究了其他事項。」究竟,這場會中,「研究了其他事項」是什麼?尤其是「2中全會慣例」提名「國務院各相關職務領導人名單」為何隻字不提?其中暗藏什麼玄機?值得探究。 

 「廣積糧緩稱王」的精心布局

 「修憲」是自中共「19大」後即確定的,至於「修憲內容」亦早已確定,就是要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列入中共「憲法」中。從中共的「慣例」來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已載入「黨章」,接下來在次年3月召開的「全國人大會」上確立「習近平新時代」應無庸置疑;關鍵是,以往的各屆「2中全會」絕少碰觸到「修憲問題」,甚至不曾觸及。以目前現況而言,習近平早已「大權在握」,何需急於此時「修憲」?更值得探究的是:中共「2中全會」一向是在歷屆大會的次年2月召開,而今,卻提前到1月18、19日即舉行,且本次的「2中全會」一反常態的,並未依例「提名國家各項政務工作領導人」,反而只做兩件事,一是「修憲」,另一是語焉不詳的「研究了其他事項」;習近平急什麼?擔心什麼?

 研究中共政治的學者原以為,本次「2中全會」上,除了要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列入「中共憲法」,同時也要把「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任期」一併列入修憲內容;詎料,中共「19大2中全會」並未將「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任期列入議題,甚至連「討論」的機會都沒有!這件事所凸顯的「弦外之音」費人疑猜,但從大陸媒體相關報導中,不難了解:被中共視為「事關全局的重大政治體制改革」的「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也被列入中共「修憲」工程,即可明白:習近平急於通過「修憲」以鞏固其「思想」的「官方地位」,同時為「繼續掌權、連任」掃除障礙,必須把「國家監察體制改革」納入,以便名正言順的藉著「打貪」清除異己,為下一個10年任期舖路。

 其實,習近平是「了解中國歷史」的,他從胡錦濤的身上清楚看到「權力被架空」的後果,因此,上台後,努力「掃除障礙」,藉著「打貪」一方面清除江系人馬,一方面也替百姓「出一口氣」,當然,習近平更清楚:「打虎、獵狐、拍蒼蠅」是會得罪紅二代、軍老虎,如果不能「除惡務盡」,在中共官場裡,一旦任期結束下台,就是政敵「反攻倒算」開始,為了保命、更為了確保自己的路線不被後任改變、結束,習近平除了「修憲」把自己的「思想」寫入中共憲法(這就是「廣積糧」的做法)外,更要「緩稱王」,這才是這次「2中全會」未將「國務院各重要職領導人」名單列入議題的原因。

 營造「蒲亭模式」 為「稱王」舖路

 目前世界上只有兩個老牌共黨國家─俄羅斯和中共,這兩個國家都號稱是「社會主義國家」,但走的都是資本主義道路,在某些地方甚至比資本主義國家更像資本主義,例如糧食政策、住房政策、教育政策等方面,這兩個國家,比資本主義國家收費更高、更貴,但蒲亭的民調始終居於8成左右,不論蒲亭擔任總統或是總理,俄羅斯民眾對蒲亭的「崇拜」熱度不減,這個現象給了習近平相當的「啟發」─蒲亭曾任俄羅斯第7及第11任總理;俄羅斯第2任總統與統一俄羅斯黨主席,是自2000年至今,俄羅斯最高領導人也是實際掌權人。從總理到總統,他與麥維德夫兩人輪流擔任,麥維德夫始終「謹守分寸」居於「配角」,俄羅斯人民雖明白但並未反對,這個事實,讓習近平興起「效法」的念頭,理論上,既有俄羅斯蒲亭模式在先,習近平「修改任期」應無問題才對;問題是:中共官場上「江系餘毒」未清,「緩稱王」是唯一可行之路,此外,習近平仍在找尋「中共的麥維德夫」,因此,「19大2中全會」上,只討論「修憲」─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列入中共「憲法」,不討論「修改任期」。

 「19大2中全會」不討論「黨總書記或國家主席」任期制,不代表習近平沒有「為下一個10年任期打算」的想法,從「19大」之前即不斷傳出習近平要「改變」任期制的說法,到「19大」結束未立「接班人」即可看出,習近平的確「有意仿效蒲亭」,在「障礙未清除前」,習近平採取「一動不如一靜」的態度,一方面藉由「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把「國務院」權力稀釋;另方面,透過新成立的「國家監察院」安排親信,打造一把清除政壇異己的「大刀」,掃除修改任期的障礙。

 就在中共「19大2中全會」結束後次日,香港媒體即大篇幅報導:中共未在本次「 2中全會」上完成習近平任期制「修憲」工作,顯然是中共內部「仍有異聲」 ,一旦把這些「異議勢力」解決掉,習近平即可「稱王稱帝」,至於大陸人民會不會在乎有「新皇帝」出現?這個問題既不在中共領導階層思考範圍內,也不在大陸人民心中!因為,習近平「許諾的兩個一百年」裡,大陸人民拚命「向錢看」, 一心「奔小康」,誰還會在乎統治者是皇帝或是「總統」?

 結論

 儘管近數年來,習近平在各種重要集會上,時時高喊要「依法行政、依法治國」,但從中共有「憲法」以來,何曾真正實施過?更遑論全面落實過;中共「憲法」明文規定人民有言論、出版、集會、遊行、遷徙、居住等的「自由」,試問:大陸上有多少百姓能真正享有這些「憲法規定的自由」?根據〈解放軍報〉刊出的中共「19大2中全會」發表的「報告」說:「我們黨高度重視憲法在治國理政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明確堅持依法治國首先要堅持依憲治國,堅持依法執政首先要堅持依憲執政,把實施憲法擺列在全面依法治國的突出位置,採取一系列有力措施加強憲法實施和監督工作,為保證憲法實施提供了強有力的政治和制度保障。」對照中共現在在大陸實行的政策,那一項是「依憲治國」?什麼時候把「實施憲法擺列在全面依法治國的突出位置」?

 無論習近平是在今年3月中共「全國人大會」上,做何種政策改革,架空的中共「憲法」、從未落實的中共「憲法」,不過是中共當權者用來欺哄大陸百姓的「櫥窗擺設」,永遠「只供參考」不可實用!習皇帝也好、習總統也罷,在共產獨裁體制下,名稱不重要,實權才是一切!(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