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中共實戰化訓練對我全民國防之啟示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曾世傑

 前言

 民國106年7月30日,共軍首次在內蒙古朱日和基地實施閱兵,並宣稱改變以往在天安門廣場宣傳式的閱兵,又同步可檢視其在訓部隊基訓成效。眾所周知,中共軍備能力雖已提升,然在真實戰場與敵作戰經驗,卻不如美軍實戰經驗豐富。觀察中共閱兵,所凸顯的是在訓部隊缺乏實際戰場作戰檢驗,因此建造一座符合「實戰化訓練」的基訓設施,是共軍現階段亟欲改革的目標。關於此點,我們可以從習近平在歷次對強軍議題指導方面端倪可察。下列就朱日和基地概況、實戰化訓練困境實施探討,期能對我全民國防帶來些許省思。

 朱日和基地概況

 中共期望能在一座滿足花費成本較低、訓練效能提升、模擬逼真戰場環境下的基地施訓,同時也一再對內與對外宣稱是其努力的目標,可見其內部實際狀況與要求目標有其相對性的差距。因此,中共在內蒙古的朱日和鎮中,打造一座模擬實戰化訓場—朱日和基地,即是為了要改變以往野戰部隊演訓的陋習。下列就基地概況簡要說明。

 朱日和基地位於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朱日和鎮境內,占地1千多平方公里。其地形複雜,由沙漠、草原、山地、溝壑等組成,在複雜地形下實施演訓,其難度亦相對提升。

 由朱日和基地重要變革與演訓一覽表可知,朱日和基地已成為中共檢視其部隊是否具備實戰化能力的核心訓場,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中共媒體亦宣稱此基地尚可與美國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比擬,然實情是否真如其媒體所稱,尚待驗證。關於此情,我們仍須正視與了解,因為我們若無法清楚明瞭對岸軍力發展的事實,則有可能陷入趨於輕看敵軍的窘境,甚至無法採取相應的作為。朱日和基地在歷次變革過程中,有著下列特點。

 1.基地設施更新尚待整合

 逐步提升朱日和基地設施科技因素,如2000年迄今,新增加導調監控、戰場仿真、輔助評估系統及複雜電磁環境設備等,其目的在使基地由以往陳舊設施,轉換成現代化訓練設施。研判新增設備後之演訓成效,仍需透過後續各系統間之有效整合及評估後,方能徹底發揮功能。

 2.假想敵部隊鑑測欠缺實據評估

 共軍藍軍部隊主要擔任假想敵之任務,係考察共軍相關部門訓練方式後,重新組建一支具現代化、訊息化等高科技武器裝備之部隊,並將原59式戰車嵌入衛星通信定位、指揮控制、武器火力控制平台、情報信息處理資訊化等技術,因此可將訓練期間交戰過程回傳導調系統並實施記錄,供訓後回顧。惟現今藍軍部隊無法真實模擬假想敵,在實際用兵指導與戰術戰法,故無法反映真實戰況。

 3.基地模擬戰場景況仍有其限制

 共軍現行演訓企圖擺脫以往沉疴,也就是按照預案、按計畫執行的套招訓練。故在現行鑑測模式中,大幅改變預案演訓,並且將藍軍部隊配賦足夠電磁與訊息化干擾、無人偵察機、電子偵察功能等項。然而,演訓場地與未來攻臺戰場景況不同,是否能夠依據演訓成果,作為部隊戰力依據,仍有相當大的差距與限制。

 然而,即便具有完善的基地訓場,與嚴實的訓練,其間總有其不足的部分值得深入探究,下述就中共推動實戰化訓練可能產生的困境說明。

 中共實戰化訓練困境

 美軍在越戰後迄第一次波斯灣戰爭之前,其部隊沒有執行過所謂大規模、縱深深遠、且以裝甲部隊為主之多國聯合實戰經驗。然自越戰結束後,在1985年開始,即以基地實戰化的訓練方式,磨練其遠征軍部隊。美軍在1990年戰勝伊拉克軍隊,即是證明其軍事事務革新後的成果。中共有感實戰訓練不足,在汲取美軍基地經驗,著手積極建構所謂的實戰化訓練場地,其著眼在使部隊從基訓後,可具備仿真戰場作戰的經驗。這也體現出中共軍備雖較以往現代化,然在部隊訓練方面仍有其精進空間。在高度提倡實戰化訓練,除要改變以往訓練形式、內容、方法和手段,更須從軟、硬體、訓練單位與基本設施上,整合其科學與資源的能量,並建造一座仿真戰場環境的基地設施。

 朱日和基地經歷年演變迄今,已邁向一座仿真戰場訓練基地。但是仿真程度愈高,則投入資源亦愈多,其所費成本亦相對龐大。研判實戰化訓練後的後勤支援能量,如訓練用油、用彈等,勢必對中共訓練資源方面,產生重大耗損,形成一種沉重的負擔。因此,中共每訓練一次,訓練成本損耗將會加大,此也是造成中共近年來,必須在實戰化訓練與訓練資源之間取得平衡,所需要克服的困境。

 我全民國防應有作為

 從2015年中共演訓資訊中得知,朱日和基地內部已增設如城鎮地形、大型公路、橋樑、我中華民國總統府、博愛特區等重要政軍中樞與設施,針對性已不言而喻。從去年迄今,我們亦可看見中共軍機不斷以演習、訓練藉口,採取遠海長航訓練實質作為,據此研判中共在未來類似舉動將會不斷發生。當時機成熟時,這些是否成為其犯臺行動前的試探性舉動,我們必須有所警覺,下列就我全民國防應有的省思,提出幾點芻議。

 1.全民動員機制肆應敵情調整

 隨著共軍軍力成長,其戰力延伸早已突破第一島鏈,致使近期共軍軍機頻繁執行遠海長航,顯見未來犯臺模式不再僅限於渡海來臺選項,研判將採取更迅速、多元複合等方式,突入我島內政經中樞要域。然我國現行動員機制係承襲以往,一遇戰時採取全部動員後,在動員時效方面尚欠實際參數驗證,實有必要重新檢視動員機制,俾提升戰時人力動員成效。

 2.學校教育扎根抗敵意志

 我國地狹人稠,戰略物資需仰賴民間物力動員,方可有效支援作戰部隊。部隊形態依性質又區分常備與後備部隊,故遇戰時勢必動員全民總力因應作戰。惟即便滿足第一線部隊作戰後勤補給,全民抗敵意志仍是支撐臺澎防衛作戰勝利之關鍵因素。然我國已有近60年時間,沒有戰事的考驗,隨著硝煙遠離,導致現今普遍社會新一代年輕人,對於戰爭的印象是相當陌生。故全民國防教育必須從學校教育開始扎根,並且須貫徹落實,長此以往教育,才能凝聚全民堅強抗敵意志。

 結論

 兩岸一旦發生戰事,我國土即是未來戰場所在。國軍部隊秉持守土有責,且受限被動應戰,有必要藉此時機,檢視自身訓練模式,能否突破以往演訓場地的限制,就未來防衛作戰中的戰場景況,規劃更加符合真實場景的演習想定。同時須重新檢視全民防衛動員制度,藉擴大動員演習力度與範圍,重新計算整體動員時效所需參數,以精進動員機制。透過年度重大演習,教育全國民眾,要能夠在戰場上獲得較大成功公算,非僅只依靠作戰部隊,更重要的是全民是否支持且具備抗敵的決心。

(本文作者為軍事工作研究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