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部署軍隊策略轉移 確保中東戰略利益(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傅文成(譯)

 隨著美國國內政經情勢對政府中東部署戰略質疑的情勢升高,以及北韓威脅增加的區域狀態改變,美軍已靈活調整部署重心。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中東議題不再重要,本文從當前美軍戰略利益為出發點,結合恐怖主義發展、區域關係改變等重要因素,探討軍隊部署策略轉移所帶來的影響。(編按)

 許多美國政治領袖試圖抵制美國政府涉入中東的衝突,因為過去干預中東的巨大代價已成為決策者心中的陰影,「這不是別人的戰爭嗎?」社會大眾普遍的質疑。同樣地,美國的歐洲司令部和美國的太平洋司令部現在已經開始調整軍隊部署,戰略分析家認為抵制北韓,或者阻止俄羅斯侵略應列為美軍的第一要務,這是合乎邏輯的決策,但也有部分原因是因為美軍對伊拉克行動的疲乏,以及對伊拉克的行動已脫離了美軍的核心能力—聯合作戰。

 目前世界上僅有3個地區有大範圍的戰鬥部署,並且皆歸於中央司令部的管轄;其中2個在中東,部署在伊拉克和敍利亞;2國皆為活躍的衝突地帶,這些地區充斥著暴力極端主義、伊朗的恐怖組織勢力和需要美國軍隊長年參與方能改革的腐朽政權。除了徹底毀滅「伊斯蘭國」(IS)和「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美國的軍事行動以當前情勢觀之幾乎不可能解決中東的根本問題。儘管如此,中東仍有其他威脅和安全問題的考量引起美軍必要的關注。IS和基地組織正主導著更不穩定的區域衝突,聯合他們的合作夥伴(以色列、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發起軍事行動引起安全顧慮,亦導致美國總統決定是否應該干預中東政權。因此,美軍需對其部隊進行必要的訓練,以便能夠處理這類型的緊急情況,在未來,軍隊領導人更被期許能發揮領導作為,在衝突地區展現美軍實力。

 辨識和保護美國在中東的利益

 儘管美國日漸減少對中東石油的依賴,美國仍然相信保護能源的流通對全球經濟至關重要,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主要集中在確保自然資源的自由流動、維持與主要盟國的關係,以及協助他們免於外部威脅,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為了確保美國軍事行動得以順利進入中東地區。中東對美國而言,其利益不變,相對地,環境的威脅卻不停的變化;敘利亞IS的崛起和內戰導致大批難民湧入歐洲,加劇了歐洲重要盟國面臨國內經濟、政治和安全問題;IS的「孤狼」恐怖分子的崛起,也讓美國和世界各地美國盟友受到恐怖主義的威脅。另外,曾經在冷戰時期被美國視為「雙柱」用來牽制蘇聯的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已不再親密,伊朗及伊拉克曾經在80年代一度陷入衝突,現在卻密切合作。同樣地,循環性的敵對競爭,讓中東國家之間的關係日益脆弱,因此,也讓美國維持中東的穩定,以及保持其在中東的地位,需付出更多的努力。

 ISIL和暴力極端主義

 以美國為首的聯盟目前正朝著讓ISIL回到原有的哈里發體制目標邁進。隨著常規政府的影響力下降,美軍必須積蓄更多能量,不論是小部隊的部署或者對盟軍的加強訓練等,用以對抗反叛軍等極端暴力組織的勢力,作為穩定中東區域政權的力量。

 在過去的1年中,IS控制了大部分的領土,哈里發名存實亡,美國應重新思索其反恐戰略,反恐行動在中東地區仍然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意義,這是由於以下2個主要因素:首先,一旦ISIL擴大了所占領的地區,代表了威脅相對加劇,在招募、訓練軍隊上有更多的機會,即使在被迫地下化之後,該組織殘留的勢力仍然構成風險,使美國對這些地區的穩定所需付出的努力更加複雜化。ISIL在伊拉克和敍利亞等領土失利之後,很可能會變成一個非中央集權的恐怖主義組織,就像ISIL的前身伊拉克基地組織(AQI),在撤離所占領人口眾多的伊拉克西部的主要城市後,仍繼續發起恐怖運動,構成地區安全性的威脅。

 其次,即使ISIL式微,在全球性的「聖戰」運動中也如冰山一角,這類的運動肯定會繼續下去,尚不為人知的接班人將出現。利比亞、葉門或其他國家的嚴重不穩定狀況,同樣可能會引起美國的干預,極端主義分子比起ISIL可能顯得更暴力,政府的不穩定狀態很容易被他們所利用,也因此,美軍領導人應該擁有前瞻性的思維,猜想下一步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然後計畫美軍的應對策略。

 伊朗

 對波斯灣的自由航行和資源流動而言,主要的潛在威脅是伊朗,其形成的威脅,在本質上是不對稱的—伊朗利用快艇騷擾美國的大型船艦和採油礦等,雖然無法造成荷莫茲海峽關閉,但可能將大大增加過境的風險,最近在曼德海峽附近,包括對美國驅逐艦的挑釁,表明了伊朗和支持伊朗的組織能在航行自由的風險上,具有決定性的影響。

 近年來,特別是伊核協議(JCPOA)的談判後,減少了美國對伊朗發展核武的擔憂,並通過高層次的外交接觸使海上衝突減少,兩國之間在伊核協議之後的情勢有所緩和,但仍屬有限,然而,甚至許多美國政策制定者不同意伊核協議的正面效應,他們認為伊朗的侵略性行為,包含騷擾美國軍艦和拘留美國海軍人員進入伊朗領海等,皆歸咎於伊核協議,因此,美國的部分官員希望通過更有力的方式,譬如使用地面部隊等,來阻止伊朗可能做出的擴大行動。

 敍利亞也被證明是伊朗和美國之間可能間接產生摩擦的地區,中東各國正在與ISIL和其他極端主義組織,以及敍利亞政權進行抗戰;伊朗精進了不對稱的戰術更加劇了當地衝突的複雜程度。什葉派在巴林占多數,在科威特、沙烏地阿拉伯及葉門占少數,隨著美軍擴大對什葉政權的影響力,波斯灣沿岸的兩大不同派別加劇了區域衝突。伊朗把意識形態融合到讓鄰國懼怕且譴責的不對稱作戰當中,讓鄰國備感威脅,自伊拉克遜尼派政權倒台以來,他們更迫切地壓迫什葉派的勢力。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