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將「修憲」 兩岸發展首當其衝

 中共日前召開「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不同於以往的是,今年召開的會議,內容格外受到國際矚目。這次會議除了進行「政府」機構人事改革外,最受關注的,則是中共準備啟動的「修憲」程序。如果最後的「修憲」結果,一如規劃順利通過,總結來說,將會史無前例強化共產黨和習近平的統治,對於未來的兩岸關係,勢必產生影響。

 按照排定的程序,中共「人大」將於11日對「憲法修正案」進行表決。修正條文共21條,鑑於「人大」的橡皮圖章性質,修正案通過已無懸念。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近年來不斷強調「依憲治國、遵守憲法、維護憲法」,在上個月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4次集體學習會議上,更強調「黨首先要帶頭尊崇和執行憲法,把領導人民制定和實施憲法法律,同黨堅持在憲法法律範圍內活動統一起來。」此次會議還史無前例安排了「憲法」宣誓儀式,顯示新的「憲法」將跳脫過去的形式角色,走向實質的統治規範。

 然而,無論再怎麼強調「憲法」的權威性,中共「憲法」的工具性格永遠不會改變。透過這次「修憲」,這種工具性非但沒有弱化,反而更為強化,從若干修正條文即可明顯看出。首先是第1條第2款,新增「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將「以黨領政」正式寫入「憲法」中;其次,「憲法」序言新增「習近平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將習近平的個人統治,拉抬到最高地位。加上最受外界關注的第79條第3款,刪除「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限制,等於賦予習近平終身執政的權力。

 簡單來說,中共此次「修憲」,同時強化了共產黨和習近平個人對「國家」的統治權力。鑑於中共黨章對總書記與軍委主席任期無明文規定,「修憲」之後,習近平將取得黨政軍無限期的領導權,亦即確立了他無可挑戰的權力。最後的結果將變成,習近平絕對性的領導黨,黨又絕對性的領導「國家」;習近平將「以黨治國」發揮於極致,集極權與獨裁於一身,相較於歷史上毛澤東的地位毫無遜色。

 我們關心的是,此次「修憲」導致的中共權力結構巨變,對兩岸關係可能帶來的影響。去年10月舉行的中共「19大」,習近平在政治報告中,將他領導的時代稱為「新時代」,這三個字也出現在這次的「修憲」中。習近平推動的「新時代」,將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為總目標。為達到這個目標,習近平設計了「三步走」策略,即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2035年實現基本現代化、2049年實現全面現代化,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在2016年8月中共建黨95週年大會上曾說:「推進和平統一進程,完成祖國統一大業」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易言之,習近平已設定了一個隱形的「統一時間表」,至遲在2049年前要完成兩岸統一。這也是許多觀察家和評論家認為,習近平之所以要藉「修憲」鞏固權力的主因之一。

 如果這是習近平隱而不宣的目的,那麼,中共為達到統一而採取的手段,便值得我們正視。極為明顯的是,中共正在史無前例地擴軍,其軍備擴張的速度與廣度,已遠遠超過自衛需求,顯然是在建立攻擊性的武力。中共明顯在為戰爭做準備,種種軍事跡象,極類似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德國。若此一推論無誤,我們就要捨棄綏靖的天真想法,為中共可能的侵犯做準備,唯有堅強的防衛實力,才能阻挫中共進犯的企圖。

 相對於中共軍事上的大張旗鼓,我們也要注意中共誘惑我民心、動搖我士氣的懷柔手段;上月28日中共高調公布「31條惠臺措施」,就是明顯的例子。表面上,中共是要照顧臺灣同胞,但這些單方宣布的政策,並非透過兩岸協商,隨時可能被撕毀。中共的目的一方面是製造磁吸效應,吸走我們的人才、資金和技術,達到「窮臺」目的;另一方面則是用「國民待遇」甚或「超國民待遇」,迷惑我國人民,製造我內部分裂。這種伎倆就是目前各國指控中共的「銳實力」(Sharp Power),其最後目標,就是行政院長賴清德所說的「併吞臺灣」。

 中共此番「修憲」,完全不同於民主國家以權力制衡、保障民權為目的,而是以鞏固共產黨和習近平的權力為目的,這不是以法律為最高目的的「以法治國」,而是以法律為工具的「以法制國」。隨著中共益趨極權獨裁,兩岸關係將因受制於對岸個人意志而變得更不穩定,我們必須因應此一情勢做好準備,畢竟強大的國防力量才是立於不敗之地的最有力憑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