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前瞻軍事事務革新 美SFAB值借鏡

 美國《星條旗報》日前報導,美國陸軍第一支專門從事外國軍隊顧問與協助任務的「安全部隊援助旅」(SFAB)先遣部隊,已抵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其他800餘名主力則訂未來數周內陸續進駐。該旅將配合北約組織在阿國的「堅定支援」(Resolute Support)行動,於阿富汗全境各前哨據點協訓該國部隊,以應對塔利班4月上旬開始的春季攻勢。

 這支來自喬治亞州班寧堡的「第1安全部隊援助旅」去年成軍,是美國陸軍規劃建置的6個安全部隊援助旅之一。所屬軍士官均具豐富部隊歷練,並須完成「軍事顧問訓練學院」一系列課程,以強化特殊訓練、語言及文化專長學能,有效融入派駐國軍隊。

 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陸軍在全球各地執行軍事顧問及協訓任務,以強化友盟國家部隊戰力。然由於今日在阿富汗、伊拉克及其他多個國家的協訓與顧問任務持續時間相當漫長,因此有必要成立專業安全援助單位,確保任務遂行。

 過去美軍多以「綠扁帽」等特戰部隊專責地主國部隊訓練,隨著全球各地小規模衝突及反恐任務日益吃重,美軍開始將該項任務轉移給第一線戰鬥部隊,然其兵力規模與專業能力根本無法滿足伊拉克等國的部隊重建需求。美國陸軍參謀長米利上將2015年就任後,即以自身長達15年從事「外國內部防衛」(FID)任務經驗,提出SFAB的概念,希望打造美國陸軍在友邦國家執行大規模正規部隊訓練能量。

 由美軍在越戰、中東及非洲作戰經驗,明顯看出SFAB確有存在必要性。設若美國直接派兵介入,無異坐實當地反叛勢力所貼上的「侵略者」標籤,且若無法有效培養地主國穩定內部秩序與自我防衛所需之軍事實力,即使美軍或北約安全援助部隊可暫時敉平叛亂勢力,仍無法確保長治久安。

 不同於過去美國「軍事顧問團」往往只扮演高高在上的「指導者」角色,SFAB是以完整建制基幹的方式融合當地部隊。在抵達目的地後,即將友邦官兵納入各所屬單位編組進行訓練,轉化為未來新建單位的種能。因此在面對大規模軍事任務時,僅須將完成基礎訓練的當地士兵或後備軍人納編,進行一定程度的磨合訓練後,即可成為具戰力之正規部隊。

 雖然SFAB能否發揮所望效能仍待考驗,但此種「融合、培養、成軍」的作法,無疑是美國安全援助與軍事顧問方面的創舉。以目前美軍面對全球安全情勢快速變化,潛在敵對國家在傳統武力和「反介入/區域拒止」戰力不斷提升,亟須將聯戰兵力聚焦於因應未來大規模區域衝突的情況下,SFAB更可降低三軍常備作戰部隊的負擔。

 且其具前瞻實驗性質,若確能發揮效果,美國陸軍更規劃將SFAB的協訓與顧問任務範圍,從現有地面戰鬥及反叛亂行動,擴大到特種部隊和其他不同形式的專業部隊,逐漸協助作戰能力不足的友盟邦,建立具執行聯合軍、兵種作戰任務之現代化部隊。

 事實上,SFAB所採取之融入式協訓,另一優點是將美軍專業分工的組織文化,在無形中植入地主國部隊。透過從基礎、組合到戰術訓練的漸進強化過程,納編當地官兵,除了學習戰鬥與戰術技能,還可在潛移默化中,學習嚴謹軍紀與組織規範行為。這正是美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從事協訓任務,始終無法做到的一大缺憾。

 當前第一安全部隊援助旅的任務,是達成美國總統川普的「最優先」軍事目標,有效訓練伊、阿兩國部隊,徹底剷除「IS」等恐怖組織的威脅。然未來此種部隊仍將依據各地區聯合作戰司令部之需求,至東歐、亞洲、非洲及美洲友盟國家,從事不同型態的軍事訓練任務,協力維護區域安全。飽受俄羅斯與中共威脅的某些國家,都可能是未來的合作對象。

 綜言之,「授人以魚未如授人以漁」。美國在歷史上曾耗費鉅資,提供許多國家先進武器裝備,希望在符合其國家戰略利益的條件下,確保該等國家之安全。

 但從過去的南越、伊朗到今日的伊拉克、阿富汗,無數慘痛經驗都證明了此種作法的局限。目前美國政府財政窘迫,更無力花大錢幫助其他國家。因此,如何以最有效、最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協助友盟國家建立自我防衛能力,間接降低美國在區域和全球的安全責任負擔,才是真正的王道。SFAB或可為未來美國及其他國家的軍事合作,打開全新契機。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