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坦能堡會戰 內線優勢以寡擊眾

◎曾世傑

 一、前言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之坦能堡會戰,發生於1914年8月19至29日,參戰國為德國與俄國,參戰兵力為德軍約16萬人、俄軍約45萬人。作戰地區北起波羅的海,南至那累河,西依維斯杜拉河,東鄰羅敏特森林。此次會戰中,德軍以劣勢兵力,擊潰優勢兵力之俄軍,除歸功於德軍參謀本部明確戰略指導外,更因興登堡將軍之至當決心下達,形塑決戰前有利態勢,充分扭轉劣勢,獲致最後勝利。期透過戰史檢討與本文評析,帶給我們更多啟發。

 二、戰前情勢

 (一)史利芬之東面作戰計畫

 因德國介於俄國與法國之地理位置,一旦德國發動戰爭,勢必陷入東西兩面同時作戰之「內線作戰」狀態。故1892年間,時任德國參謀長史利芬,對於德軍在對東面之作戰指導為「拘束維斯杜拉河左岸敵軍,並集中優勢兵力,採包圍攻擊之方式,先行擊滅對馬蘇湖一帶之西進俄軍,再轉用兵力擊潰另一方面之敵」。

 (二)俄國介入奧、塞兩國仇恨

 1908年間,奧匈帝國兼併塞爾維亞的波士尼亞及黑然果那兩省後,俄國基於民族意識與軍力平衡,鼓動塞國,公開支持其反奧工作,使其海軍勢力由黑海進入地中海。迄1914年6月28日,奧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夫婦在波士尼亞首都,遭塞國激進青年普林西普暗殺後,奧國向塞國提出強烈抗議,然塞國在俄國支持下不予理會。德國呼籲俄國中止海上軍事行動,勿介入奧塞兩國紛爭,為俄所拒,兩國關係急遽惡化。

 三、會戰經過

 依據李德哈特所著《一次大戰戰史》中所述,坦能堡會戰由數個錯誤之戰略指導所構成,並經弓賓年作戰、坦能堡作戰等兩個階段,詳述如後。

 (一)弓賓年作戰(8月19至26日) 

 1.誘使俄軍深入德境

 德軍依據史利芬計畫,並研判東面俄軍行動後,決心以「邊境部隊誘使俄軍深入馬蘇湖以北、安格拉普河畔,並伺機包圍尼門軍予以殲滅」。惟德國邊境部隊第1軍指揮官弗朗薩,自認可擊潰敵軍,未按上級指示行動,先行對侵入境內之俄軍予以反擊,破壞全程作戰構想,導致俄軍部隊向弓賓年地區行動。

 2.維斯杜拉河撤退

 因邊境部隊第1軍違反德軍第8軍團指揮官作戰企圖,德軍參謀本部立即準備後續「安格拉普河畔」地區作戰,並急令第1軍向弓賓年地區撤退。此際作戰指導為「第1、17軍分由弓賓年之北、南方面,向西進之俄軍採取合圍之勢」。然德軍因逐次投入兵力,且未集中優勢兵力向當面敵軍採取攻勢,致使第1、17軍攻擊受挫後,又南方俄國之那累軍團已威脅德軍第8軍團側翼,德軍指揮官最終下令向維斯杜拉河撤退,以確保戰略側翼安全。

 (二)坦能堡作戰(8月24至30日)

 因弓賓年地區作戰失利後,德軍小毛奇將軍建議德皇,撤換第8軍團重要幹部,調整興登堡任指揮官,魯登道夫任參謀長,以殲滅進犯國境之俄軍。

 1.俄軍兵力遭分離

 興登堡指揮官對東普之地形、地勢相當了解,於8月23日抵達軍團指揮部後,了解俄軍當前兵力已遭地障分離,詳如表1所示。德軍指揮官在掌握全般狀況後,即下達作戰命令,如表2所示。

 2.德軍積極反攻

 8月22日,俄第2軍團、第6軍、第13軍分別向東普、彼舍夫斯堡、阿倫斯堡等方向前進。德第20軍之左翼部隊雖遭當面俄軍第15、23軍攻擊,卻因俄軍未續採追擊,故德第20軍於坦能堡東面,有充分防禦部署之時間。

 24日,德軍由情報獲悉俄後續攻擊行動,即令所部於2日內完成攻擊準備,並命第1軍、第2軍、預1軍、第17軍,分向午司道、烏普利茲、塞堡、勞堡等4個方向採取攻勢。

 26日,德軍部隊已與俄第一線那累軍團全面接觸。然俄雖以兩個軍對德軍騎兵師攻擊,命第1軍團以兩個軍封鎖哥尼斯堡,卻因前進緩慢因素,無法發揮統合戰力。

 3.俄軍兵敗大部遭殲

 8月27日凌晨迄28日下午,德第1軍攻占午司道,預1軍及第17軍續向阿侖斯坦前進,預1軍包圍俄第13軍側背,導致俄軍左翼兵力潰退,奈登堡失守,遂使俄軍全面動搖,被迫撤退。此際,俄尼門軍團停止於尼登堡、烏普利茲、阿侖斯坦一線。

 29日,德軍兵團已對俄軍完成戰略包圍,惟當面俄軍遲遲無任何突圍行動,故德軍迅速集中優勢兵力,圍殲俄軍近12萬餘之兵力,德軍大獲全勝。

 四、檢討與評析

 (一)將領兵學素養不足 延宕決戰時間

 《孫子兵法》有云「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善戰者,求之于勢,不責于人,故能擇人而任勢…」主要強調用兵作戰是危及國家存亡大事,須一再謹慎小心,且其中最重要的是將領的培育。《曾胡治兵語錄》亦提及「天下亂,注意將;天下無不平之亂,但須先求平亂之人。」一再強調將領用兵指導素養的重要性,更因此影響戰爭勝負。

 在弓賓年作戰期間,德軍因第1軍指揮官弗朗薩未能確實執行上級命令,誘敵至國境內予以殲滅,而打亂上級指揮官全程戰略構想,致使延遲決戰時間,亦因此產生大量兵員傷亡。德軍有此慘痛教訓,實係其將領素養不足所致。

 (二)確保戰略翼側安全 及時向維斯杜拉河撤退

 依據《余伯泉將軍思想言論集》所提,決定攻勢重點應考慮下列幾點因素「…敵兵團之接合部位置;敵陣線後方主要橫的路線位置;敵軍補給線位置;對我軍威脅最大之敵兵團位置;我軍統合戰力發揮之難易…等。」故軍隊統合戰力發揮與否,對於作戰勝利有極密切關係。

 維斯杜拉河撤退行動,德軍參謀本部雖已明確下達命令,要求以兩個軍之兵力,對弓賓年地區北、南兩方面,向西進中之俄軍取攻勢行動,然德軍第一線部隊,卻未能一次殲滅當前俄軍,最終為確保戰略翼側安全,而向維斯杜拉河撤退。

 (三)發揮內線之利 迫敵於不利狀態決戰

 《孫子兵法》提及「…所謂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眾寡不相恃,貴賤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強調戰場上善於用兵作戰的指揮官,能夠使敵軍前後分離、無法相互支援、不能發揮統合戰力。

 興登堡將軍在戰前已對作戰地區了若指掌,迄8月23日接任軍團指揮官後,又收到當面敵軍兵力部署遭馬蘇湖隔離,正處於前後分離狀態,且敵軍軍團指揮官產生嫌隙之際,立即下達以優勢兵力迫使敵軍決戰之命令,終能為整場戰局開創有利態勢。

 五、結語

 從坦能堡會戰中發現,德軍初期並未能依德軍參謀本部計畫,吸引俄軍深入國境,因此導致緒戰失利。然而,復因俄軍指揮官未能及時下達至當決心,從而給予德軍有充分調整兵力部署時間,終因興登堡將軍明確戰略指導,使德軍逆轉勝利。

 孫子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正是強調在戰場中,務必先讓自身部隊少犯錯,並具備無法讓敵人勝利的條件後,再伺機等待敵人犯錯的時機─勝利契機的來到。坦能堡會戰中,兩軍均有戰略指導錯誤發生,德軍最終贏在能夠及時掌握戰機,並且運用內線作戰之利,集中兵力與敵決戰,獲致重大戰果。(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