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挑戰未來 美整合防空與飛彈防禦力(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美國的競爭對手已經花20年的時間觀察學習美軍的作戰方式,即使美軍全面性地整合防空與飛彈防禦能力,其未來所面對的衝突前景仍具嚴峻挑戰性。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特別針對此議題進行研究並評估美國現行軍力的缺失,進而提出後續精進的政策建議。本報特別摘錄重要內容與讀者共享。 (編按)

 前言

 近20年來,美國潛在競爭在飛彈精準打擊與情監偵能力上大幅成長,並且努力觀察學習運用美軍的作戰方式,即使美軍全面整合防空與飛彈防禦能力,其未來所面對的衝突前景仍具嚴峻挑戰。儘管美軍各部隊已經針對如何適應新戰略環境開始進行意見溝通,然而防空和飛彈防禦部隊間的對話仍然沒有出現。在對抗能力相當國家的軍事威脅方面,不幸的是當今美防空和飛彈部隊極易受到干擾進而影響整體能力的發揮。改變轉型的途徑之一,就是採取更新穎和更具想像力的作戰概念。本研究所提出之「更分散式的防空和飛彈防禦」將能夠增進其靈活性和運用彈性,進而有效提升廣泛的聯合作戰整體戰力。

 新的作戰環境

 長期以來,美軍聯參與軍種準則一直警告尖端高科技出現所可能產生的安全威脅,而且有些預測已經成為現實。像俄羅斯和中共這樣的潛在競爭對手已經具備一系列的空中和飛彈能力,並已仿效美軍而採用深度精準打擊的作戰概念來摧毀敵人地面與海上部隊。例如,無人機可以被用來進行偵察和提供定位數據,同時讓巡弋飛彈、火砲和彈道飛彈能夠進行精準攻擊。

 齊射或密集攻擊方式可以同時啟動並造成一個複雜、混亂和令人困惑的戰場空間。先進的地對空飛彈也可能會妨礙美軍遂行空戰、地面部隊的運輸與補給任務。強大的飛彈陣容已經成為對手實施反介入和區域拒止任務的核心骨幹,並且嚴重威脅及造成美軍武力投射的行動更加複雜化,且這些複雜的因素亦呈現快速地增長。

 冷戰時期地空一體的作戰準則,雖然至今仍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如在小規模作戰行動中可以有效對抗較不具威脅的目標,但對於新的作戰環境而言,則需面對更多面向的挑戰。當今美軍前進部隊的兵力已經非常有限,數量也較以前更少,且空優範圍也更加縮小。美國潛在敵人的整合式防空和精準打擊能力將會進一步危及美軍前進基地的部隊,使得部隊機動運作方式變得更加複雜,並且嚴重影響部隊的行動自由。更加不幸的是,美軍似乎尚未做好準備來對抗這種聯合打擊的作戰形態。面對未來敵人的精準且多面向的聯戰攻擊,整合式防空和飛彈防禦能力將是發揮美軍聯合作戰的關鍵戰力。

 多維戰場

 為克服上述的安全挑戰,美國各軍種一直研提新的作戰概念,如美海軍的「分散式致命武器部署」及美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的「多維戰場」。分散式致命武器部署是設想將重要的打擊武器部署在浮動的海上載台,以大幅提高敵人監視、標定和制壓美軍海上作戰行動的困難度。多維戰場也同樣地在積極尋求創新方法,以便在多個領域及在整體戰場縱深上,俟機建立短暫的優勢。

 然而,想要在各個層面與領域同時取得主導優勢並非易事,既使是獲取短暫的優勢地位仍需艱困克服那些潛在競爭對手所帶來的可能挑戰。例如,維持持續性的戰場空優將不再是一項切合實際的目標,更不用說達成原本所期望的「全面性主宰優勢」。

 根據報導機動作戰將以「多維戰場」為核心,以讓美軍能夠將聯戰打擊能力延伸到所有的領域,並在心理與實體方面完全擊潰敵人的有生力量。但是,戰場上的靈活移動並無法完成躲避敵人的精準攻擊或有效突破敵人的防禦網。將「聯合武器機動及廣域安全」作為美陸軍部隊的核心功能和主戰能力之前,應該從更廣泛的威脅面向來重新評估現有防空與飛彈防禦作為的適切性。

 正如分散式致命武器部署亦需要配備主動式的艦隊防禦,某些陸地上的戰場亦需要維持更持久的優勢與防護能力。2013年時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上將提出警告:「未來戰場指揮官將永遠依賴主、被動整合式防空和飛彈防禦系統來對抗空中及飛彈攻擊而存活。」部隊本身及其通訊系統、運輸及後勤補給中心等都需要被保護。「多維戰場」的編撰者們也呼籲要「重新設想」未來可能的作戰場景並提供「更具創意」的作戰方式。

 因為最有可能危害部隊機動的因素當數空中及飛彈攻擊,因此,防空和飛彈防禦的領域特別需要注入新的想像力與創新。美陸軍訓練暨準則司令部指揮官珀金斯將軍亦曾建議:「對於遠程的火砲及空中和飛彈防禦的能力,應進行驗證及必要性的調整。」然而,當前對於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及作戰準則,應該如何因應未來的作戰需求的相關討論,都尚未觸及核心議題。

 戰力被壓制的憂慮

 相對於那些可與美國軍力相互抗衡的國家而言,美軍現有的防空及飛彈防禦系統太容易受到外力的壓制而影響戰力的發揮。如系統缺乏整合、太多的單一失效點、雷達覆蓋區域不足、裝備成本的增加,以及數量的減少、軍事投資過於集中在彈道飛彈防禦而導致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有太多的弱點可被敵所利用。這些缺點自1990年代即被確認並正式提出,但事實上有很多的問題至今仍未獲解決。例如,對於彈道飛彈威脅的過度關注,已經間接產生防空漏洞,並讓敵人有很多可乘之機。再者,今日的美軍防空與飛彈防禦缺乏能力及彈性來執行更大的任務。

 在未遭到攻擊之前是無法得知威脅會來自何方,即使可以知道,防空及飛彈防禦單位也可能會在一個原本便宜解決方案,即能應付的情況下被迫使用更加昂貴的攔截系統。攔截器的高成本及稀有不足性,不但削弱了庫存的能量,而且還間接鼓勵部隊盡量不要使用,這種缺乏作戰運用彈性所產生的風險,將有可能會使一些高價值的關鍵資產得不到充分的保護。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