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南北韓和解下的戰略多邊關係

 開春以來全球氣候冷冽,朝鮮半島卻出現一絲和平的暖意,且預料將持續到四月底南北韓舉辦第三次高峰會議為止。近兩年北韓甘冒大不韙,進行多次核武及中程與疑似洲際彈道飛彈試射,引發華盛頓與平讓之間的「劍拔弩張」。讓聯合國安理會已多次通過嚴厲的多邊經濟制裁,力求使北韓「彈盡援絕」,平壤能否把握此次和平契機,值得關注。

 南北韓雙方自今年元月起,開始所謂的和平進程。首先,北韓金正恩主動在元旦賀詞提出「2018年是打破南北韓凍結關係的一年!」除了祝福冬奧成功,並提議雙方共同組隊參加平昌冬季奧運,獲得首爾當局歡迎;北韓則隨即派出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率團,與南韓總統文在寅會面。3月5日, 南韓派遣特使團前往平壤,獲得金正恩的接見,並達成七項共識。最重要者,是雙方敲定了第三次元首高峰會議的舉辦,也傳達給全世界一個訊息:只要保障北韓體制安全,解除對北韓的軍事威脅,北韓就沒有擁核的必要;同時,也間接與美國進行戰略溝通,強調為了促進朝鮮半島的非核化,北韓願意與美國坦率進行對話。

 上述雙邊和解過程,呈現了北韓與南韓在「各取所需、相互配合」前提下,共譜的「和平探戈三部曲」。第一部曲是板門店熱線重新開通;第二部曲則是冬季奧運共舉朝鮮半島旗幟,宣揚和平半島之聲;第三部曲則提出再一次的南北韓高峰會議,共同處理半島未來和平之道,不假手他人。事實上,雙方各有戰略思考,在北韓方面,金正恩以核武與經濟發展為軸心的國家安全戰略,初步建立成效。目前核武與飛彈能量「舉世所知」,平壤「見好就收」,不去碰觸美國設定的再一次核武測試紅線。其次,平壤「連橫」東亞盟國進行雙邊交往,強化與俄羅斯和中共的關係,「弱化」美國軍事「遏制」策略的「 正當性」,爭取更多空間發展經濟,並削弱聯合國安理會經濟制裁的「適當性」,以支撐其專制政權與軍武強國地位。

 在南韓方面,文在寅總統尚未當選前,曾是前總統盧武鉉的重要北韓政策推手。2007年10月初,第二次南北韓高峰會議,盧武鉉徒步跨過兩韓軍事分界線,前往平壤與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日舉行高峰會,文在寅正是此一歷史性創舉的背後推手。文在寅上任後,透過平昌冬奧向北韓遞出橄欖枝。3月7日,文在寅與南韓朝野政黨代表在座談會上表示:「(條件)已經成熟到了美國參加預備性磋商的程度」,半島無核化需要分階段談判,也強調不會削弱對北韓的制裁力度。而為了取得國際社會的諒解,減少反對聲浪,3月8日起分派特使團前往美國、日本、中國大陸與俄羅斯等國,說明南韓的立場。

 換言之,除了上述南北韓雙邊主觀「和解戰略」需求外,環繞南、北韓和平問題的主要大國美俄「中」三邊,都各自面臨內部重大議題,無暇他顧,不願再生事端,因此能一定程度樂觀看待首爾與平壤的和諧之舞。首先,美國川普總統面臨的「通俄門」持續發酵、國內發生多起槍擊案,以及白宮重要人士更替案;在國外方面,華盛頓預定五月十四日遷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至耶路撒冷,勢必牽動整體中東情勢。面對南北韓和解進程,川普應是樂觀其成,且已有消息指出,川普期待盡快與金正恩會面,屆時華盛頓自然居功不讓,也是累積另一項外交成績。

 其次,中國大陸舉行「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期間,進行重要的修憲議程,希望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制,並成立「國家監察委員會」。一個和平穩定的朝鮮半島,自然有利於中共的東北亞安全戰略;且何況當南北韓和解,美國駐南韓軍力是否應該持續存在,中共恰可冷眼上觀。

 而俄羅斯即將於3月18日舉行總統大選,蒲亭為了營造連任聲勢,在國情咨文強調俄羅斯的核武能量,是不可忽視的國際大國;同時,莫斯科劍指華盛頓在東歐地區的飛彈防禦部署態勢,透過介入北韓核武議題,適可發揮其大國的影響力,從而提供南北韓和解的奧援。

 綜言之,歷史不會重演,但是相似「事件」會重複出現。猶記1989年11月 9日柏林圍牆倒塌,啓動1990年兩德的統一過程。當年9月美英法蘇四個佔領國和東、西德代表在莫斯科舉行「二加四會談」,簽訂《二加四條約》,為東西德合併掃除國際障礙,促成了10月3日德國的正式統一。而今年南北韓在雙方主觀戰略考量下的高峰會議,將牽動東北亞利益關係大國「中」美俄日,是否也會取法「兩德模式」?且拭目以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