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挑戰未來 美整合防空與飛彈防禦力(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現行部隊的不足之處

 2017年初,時任美陸軍戰力整合中心主任麥克馬斯特中將曾提到:「飛彈防禦是一種『基礎戰力』,可用來支援前進部署的駐軍和強化威懾能力。」然而,從各種面向來看,今日美軍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的部署及不久將來的兵力規劃,仍無法成為「多維戰場」衝突場景下的有效基礎戰力。隨著空中和飛彈威脅變得更加強大和複雜時,美軍防空和飛彈防禦能力也經過相當程度的現代化轉型。或許美軍可能會認為自己的現役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戰力遠遠超越對手,但事實上部隊仍有些不足之處。

 一、組織運作過度僵化

 當今美陸軍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是採用上下層級嚴明的科層組織運作模式。飛彈部隊間的訊息交換必須先獲得直屬上級的批准才能實施。以愛國者飛彈連為例,其飛彈只能攻擊攔截連上雷達所追瞄的目標。關於科層組織及垂直整合特定案例的根源,或許可以回溯到系統發展時代的技術限制或者服務的本位主義。然而不論其起源為何?科層化運作模式都會造成組織橫向運作缺口和縫隙的缺失,並讓敵人有更多的可乘之機。

 這種無法在聯合防空與飛彈防禦連級部隊間進行相互的訊息交換,將會阻礙整體任務運作的靈活性並提高風險。如在「伊拉克自由行動」的作戰任務中就發生了2個愛國者飛彈連攻擊同一目標的案例,主要原因是缺乏橫向聯繫。還有,在缺乏更佳的網絡聯結的情況下,也意謂著能力的弱化及更高的運作風險。

 在雲端計算和資訊共享的時代,當今美軍飛彈部隊缺乏系統整合的情形可能會讓一些軍事觀察家跌破眼鏡。然而,美國對手可以隨時準備利用這些弱點卻不會讓任何人感到意外。為掌控空優和行動自由,美軍在任何衝突中幾乎都會先對敵人的防空系統進行制壓。換言之,如果美軍的防空與飛彈防禦系統遭敵制壓的話,將會嚴重損害美軍的行動自由及「多維戰場」更多目標的達成。

 二、單一失效點過多

 目前以火力單元為中心及科層式的運作體系,已造成美陸軍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戰力的弱化且缺乏運用的靈活性。對少數感測器和指管節點施予精準打擊就能夠癱瘓整體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的戰力。如在沙漠風暴行動的攻擊序幕中,伊軍的防空系統即被美軍戰斧巡弋飛彈和阿帕契直升機發射的地獄火飛彈所癱瘓。經由摧毀伊軍的關鍵管制節點和防空雷達,就能讓其剩餘的防空武器變得毫無用武之地,並為聯軍空軍部隊打通一條能夠自由進出伊拉克的低風險航道。

 一個擁有一系列空中與飛彈攻擊能力的對手,如果能夠成功攻擊幾個關鍵節點,或許也能讓美軍產生類似的弱點。2017年6月北韓使用無人機偵察位於南韓的薩德反飛彈系統基地。如果那架無人機向薩德反飛彈連所依賴的TPY-2雷達投擲簡易爆炸裝置的話,它有可能會實際癱瘓該系統的作戰能力;類似的脆弱性也適用於其它地區的飛彈防禦系統。當今北約岸基的神盾級彈道飛彈防禦系統能力主要依賴2種雷達:分別是部署在土耳其的TPY-2雷達和部署在羅馬尼亞的SPY-1雷達。

 三、不重視非彈道飛彈威脅

 自從1991年波灣戰爭以來,美軍的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已更加關注來自較小國家的戰區彈道飛彈威脅。在「伊拉克自由」的軍事行動期間,伊軍巡弋飛彈攻擊威脅並不是聯軍主要的防禦對象。愛國者飛彈部隊雖在2003年的衝突中攔截所有被它標定的彈道飛彈,但卻未攔截任何一枚從伊拉克境內射出的巡弋飛彈。

 當今部隊所面對的威脅複雜程度,在高度、速度、推進種類和範圍等方面幾乎都面臨一種複雜且近乎連續性的安全威脅。反艦飛彈的威脅也在增加中,如2016年10月,美驅逐艦梅森號在葉門近海附近遭到飛彈襲擊。幸運的是,神盾艦成功地運用動能攔截彈和非動能的反制措施來化解此一危機。類似的飛彈攻擊在同月則重創一艘阿聯酋的軍艦。其他類型的巡弋飛彈也可以用來干擾或欺騙美軍防空與飛彈防禦雷達。多年來對於聯合空優的過度自信也導致陸軍對短程防空系統的忽視,現正急起直追地建立此一能力。

 四、高成本低數量

 當攔截飛彈的能力愈提高時,它們的造價也更加昂貴。就某種程度來說,成本的增加主要是因應彈道的威脅,因為彈道飛彈攔截彈的造價通常比其他類型的飛彈來得昂貴。小規模及間斷性的批量採購也會影響武器生產的經濟規模。愛國者三型反飛彈系統非常適合對付彈道飛彈的威脅,如用其來對抗無人機、巡弋飛彈或飛機則是殺鷄用牛刀,更不用說用來對抗火箭彈、火砲及迫擊砲的威脅。在面對無人機的攻擊時,如果沒有其他更便宜的立即解決方案的話,那就不能歸咎於使用愛國者反飛彈系統的昂貴代價了。

 然而,許多空中與飛彈威脅並不需要精密的解決方案。一個具備高低空攔截能力的系統,在對抗彈道與非彈道飛彈威脅時,將更有助於預算的平衡及系統能力維持。 但不幸的是,防空人員在交戰時並無法明確得知來襲威脅的複雜程度,這也是為什麼能力較好,且能夠遂行更多任務及更昂貴的攔截系統會獲得青睞的原因,例如愛國者反飛彈系統。

 五、地面雷達涵蓋面的限制

 感測器涵蓋面不足亦是現役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的主要缺失之一。當今愛國者與薩德系統雷達均無法提供360度的涵蓋面,儘管美軍早在1993年就認知到需要具備此種能力。由於「沙漠風暴」中伊軍彈道飛彈威脅不高,以及美軍自信掌控絕對的空優,使用360度防禦需求以乎也不那麼緊迫,進而造成「全程歸向殺手」(HAWK)或稱為「鷹式」防空飛彈系統的除役。「鷹式」及其360度雷達曾整合到愛國者系統,並協助提供原本不足的雷達涵蓋。

 就雷達覆蓋能力而言,現役防空雷達的能力遠遜於先前的系統。美陸軍未來建軍計畫已列入「中程延伸防空系統」,並預計於2024年服役部署,該系統將可提供360度的雷達涵蓋面及一套全向式的垂直發射平台。但即使是360度的地面雷達仍會受到地平線的限制,因此,也不足以應付低空飛行的空中威脅。然而,不論未來的實際解決方案為何,未來的防空與飛彈防禦部隊都需要360度的覆蓋能力、地面與高空感測器,以及全方位發射與戰術機動力。(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