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美「國防戰略」在亞太的實踐與挑戰

在美國國防戰略報告中,指責中共在南海的各種行動,已然形成對鄰國的威脅。圖為2017年8月馬侃號執行自由航行任務。(取自美國海軍網頁)
在美國國防戰略報告中,指責中共在南海的各種行動,已然形成對鄰國的威脅。圖為2017年8月馬侃號執行自由航行任務。(取自美國海軍網頁)

◎胡敏遠

 川普入主白宮以來,華府為提升在全球的優勢,不斷強調美國的軍力優勢。美國原本就是具全球利益的強權,而今在川普的推波助瀾下,美國防部必須在全球各地維持優勢的兵力部署,並推展其戰略作為與新的聯合作戰概念,才能落實國家安全與國防戰略的目標。

 2018年1月,美國政府相繼公布《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書》及《國防戰略報告》。報告中不斷指出當面對美國最大的威脅來自於中國大陸及俄羅斯,其中又以中國大陸在西太平洋的軍事拓展最具威脅。

 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目標包括:在大國競爭的環境下遏制俄、「中」的挑戰;在陸、海、空、太空、資電等5大領域保持美國優勢;建構更多層級的飛彈防禦系統,防止叛亂國家對美國的威脅;提升美軍在複雜戰場環境下的近程攻擊能力等。本文欲探討美國《國家安全報告》及《國防報告》的關聯性,以理解美國在亞太地區戰略部署的挑戰。

 美軍在亞太地區面對的新威脅

 近年來,中共的國防預算不斷成長,共軍的軍事潛力可能威脅程度高於俄羅斯,更讓美軍甚感憂慮。美國2018年國防戰略的主要目標將與中國大陸及俄羅斯的大國競爭列為首位,即可看出美軍在此地區遭遇的首要威脅。

 其次,隨著科技的精進,目前在亞太地區能挑戰美國軍事行動的國家(中共、俄羅斯、北韓等)已擁可阻礙美軍行動自由的武器與目標定系統,美國的安全架構基礎恐將遭受破壞。再者,共軍快速擴張已造成美軍不得不思考其他種作戰方式,以因應中共的未來戰。最後,叛亂國家(如北韓、伊朗)仍對美國造成極大威脅。

 所以,美國在亞太地區戰略設計的假定事項,認為美國在此地區已感受到權力失衡的威脅。尤其是來自中國大陸及俄羅斯的挑戰最甚。

 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對國家安全的實踐

 一、從反恐改為「大國競爭」

 美軍的國防戰略從反恐作戰任務調整為大國競爭,是受到美軍財政緊縮且無法因應大規模的反叛亂行動所致。美軍為因應大規模非正規作戰,必須準備足夠全般能力,才有辦法應付全球的動亂。但受制於財政的困窘,無法再繼續因應全球各地不斷出現的動亂組織,不得不作出調整。美國將持續減少各地區的綏靖任務,而改以大國合作方式,消弭動亂。

 二、嚇阻與遏制叛亂國家

 美國建構嚇阻戰力的目標主要在嚇阻具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國家(大多為叛亂國家),遏制其發展軍事挑釁的能量。美國發展新的嚇阻力量包括:(一)有效的衛星定位、導航和授時系統;(二)大噸位無人水下軍事行動載具,應對敵國潛艦構築的「海底長城」;(三)測試高速遠距精準攻擊武器如X-37B太空無人戰機,以及X-51A高超音速飛行器;(四)研發武器庫飛機,以大型空中平台,投射大量不同種類傳統武器,並由F-35等第五代戰機負責導引突穿任務等各項能力的建構。新武器的建置,是為了達成嚇阻叛亂國家的挑戰。

 三、維持在全球各領域軍事優勢

 美軍的建軍方向目標是要在全球各領域(海、空、太空的公域)能保有優勢。新的作戰構想需具備以下特性:(一)兵力能分散配置又能迅速集結;(二)要有充分規模及足夠作戰期程的軍隊;(三)建構更多層級的飛彈防禦系統;(四)提升在複雜戰場環境下的打擊能力。

 美軍新的聯戰概念是把空戰能力分散部署於大量互相操作的有人和無人平台,形成作戰體系;發展海上分布式打擊,使更多的水面艦船具備更強的近、中、遠程火力打擊能力,形成絕對火力壓制。

 美軍實踐國防戰略目標的挑戰

 一、聯戰構想的指揮權問題

 美國國家戰略的4大核心利益為保護國土安全;促進美國繁榮;以實力維持和平;提升美國的影響力。美軍的聯合作戰概念即是以實踐上述4大利益為其主要目標。然而,美軍聯戰構想經常性的會出現指揮權歸屬的紛爭。例如,2010年美軍「空海一體戰」聯戰構想的提出,發生應由「誰負責指揮的」爭論問題。

 目前美軍的假想敵人仍以中共、俄羅斯等大國及北韓、伊朗等欲挑戰美國的叛亂國家為主。美國如何反制上述挑戰者的反介入/區域拒止戰略,美軍的新聯戰構想的內容包括了建立局部空中和海上優勢,以及維護各個重要海峽海上通道的自由,以支持後續部隊的部署和戰區戰役行動等。無疑地,聯合行動指揮權問題的釐清,仍將是未來執行聯合作戰中成敗的關鍵。

 二、預算不足的問題

 根據美國智庫「聯邦預算問責委員會」最新報告估計,美國聯邦政府 2019 財政年度預算赤字將飆破1兆美元大關,來到1.12 兆美元。據此,美軍在未來10年中可能面臨1兆美元的國防預算刪減。美國防部必須被迫就兵力結構規模與資源優先順序等,作出艱難的裁軍決策。美軍未來的作戰場域應該包括太空、天空、海上、海下、陸地與網路等戰力組成「六維空間」的作戰方式,其預算的獲得,才是確保其新概念實踐的基礎。

 三、俄、「中」的持續抗衡

 美、「中」競爭對亞太地區勢必會造成新的摩擦,美、「中」之間如何維持權力的平衡,恐將影響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戰略部署。美國欲維護公域上的權益,將持續受到俄、「中」等國家的抗衡。

 結論

 美國國防戰略不斷地強調其國防目標,已從之前的反恐作戰轉為大國競爭。為實現上項目標,美軍必須在國際舞台上支持政府遏制俄、「中」對美國的挑戰;在亞太地區能制止反亂國家(北韓、伊朗)對美國的威脅。然而,美、「中」之間的競爭關係為一種低強度的軍方鬥爭,雙方焦聚的目標仍以經濟為主,會以擴大本身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為目的。美軍當前策略為運用盟邦國家力量,整合出各種可行方式,以保有絕對優勢。美、「中」競爭愈加激烈,對區域安全影響將愈益負面。

 我國面對美、「中」競爭時,一方面須仰賴美國對我的安全承諾,以穩定兩岸間的軍力平衡。另一方面又需仰賴大陸的經濟市場與經貿合作,才能活絡我國的經濟成長。因此,在國家安全與經濟發展之間須謹慎小心,太過與不及都可能危害國家的發展。尤需注意中共的兩手策略,才能確保國家的安全。(作者為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教師 )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