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中共威脅 美加強戰略嚇阻(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宋吉峰(譯)

 6年前,蘭德公司曾檢視美國和中共之間爆發戰爭的可能因素,總結衝突因素可能有朝鮮半島、臺灣、日本、南海、印度及網路等;美國得出的結論是,儘管2國之間的武裝衝突不太可能,但是為因應這些可能性的因素發生,美國必須具備有效的嚇阻能力,近年隨著中共能力增強,這些能力必須加以調整,對於美國而言,這意味著未來將冒更大的風險才可以達到如同過去一樣的戰略目標。本報特摘譯美國蘭德公司(RAND) 之「檢視美『中』衝突:戰略嚇阻新願景」其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編按)

 中共海、空軍能力不斷增強,使得美國的前沿基地顯得更加脆弱,且所要負擔的安全成本也將更高。隨著這些衝突趨勢攀升,致使美國為應對威脅的嚇阻能力,不斷增加能力,這樣的結果也迫使對手增加相關的能力。雖然美國和中共都不可能使用核武,但即使是局部衝突也可能迅速蔓延到經濟、網絡和太空領域,這同樣的將給雙方造成相當大的損害。

 美國可能透過運用成本較低方式來降低或延遲衝突升高,其作法有:運用遠距精準打擊無人機和潛艦應對威脅,另將基地和部隊進行分散配置;要求該地區的盟友和夥伴,進行空中和海上防禦作戰增加美軍行動能力。儘管以上方式看似具體可行,但對於戰略嚇阻的有效性而言,可能幫助不大,未來除非出現突破性的技術發展,否則美國不可能無限的維護該地區利益。

 此外,除非中共已有大規模侵略的意圖,美國才可能會進行大規模的軍事部署,但至目前為止,顯然美國還是把重點放在局部衝突和消弭爭端上。因此,部分專家建議,美國應盡快提出戰略方案,在該地區的權力地位下降前,以建設性的方式與中共建立各種合作管控機制。包括:促進南海各國衝突的解決;鼓勵中共、臺灣改善兩岸關係;敦促中共就朝鮮問題進行更廣泛的磋商,朝鮮無核化及正式結束朝鮮戰爭,以及在北韓政權瓦解的情況下美、「中」合作等,美國應與中共保持密切的外交關係,同時加強危機溝通渠道,雙方應建立常態性軍事交往。

 蘭德公司在2011年發表的「中共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提及,美、「中」衝突可能出現在朝鮮半島、臺灣、日本、南海、網絡空間、印度等地區。但並不是說美、「中」之間的軍事衝突是不可避免的,而是基於現實因素下,美國必須更具備大戰略眼光應對,審慎思考美國的戰略嚇阻有效性,當這篇報告問世之時,中共早已經在挑戰美國亞太邊緣的軍事優勢,使得美國盟友安全「防禦」愈來愈困難。美國如果無法提出有效的戰略嚇阻,例如遠程打擊能力等,嚇阻中共將會愈來愈依賴盟國的表現,進而變相的鼓勵威脅上升,進而增加美、「中」衝突可能出現的局面。

 預判2030年時,中共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可能會超過美國,如果這個資料正確的話,中共將成為比蘇聯或德國納粹更強大的對手。雖然目前為止,中共沒有表現出如同美國軍事預算支出相同比例的資源以獲取全球影響力與地位,也沒有超出其邊界防衛所需的武力。然而這樣的意圖可以瞬間改變,只是相對應的能力則需要時間來慢慢發展,如先前中共的「韜光養晦」一般,這對美國而言是一個極大的警訊,至今美國仍未自知。

 中共軍事活動已發展到更廣泛的範圍,共軍正在6個非洲國家和中東國家參加維和行動;中共海軍協助地中海緊急疏散行動;印度洋反海盜行動,並在非洲之角的吉布地建立了後勤基地。儘管如此,美國認為,中共的核心安全利益將繼續集中在西太平洋,中共不會選擇在其他區域挑戰美國的軍事優勢。

 儘管中共採取謹慎和務實的方式,但是與美國的衝突風險依然存在,隨著中共在西太平洋地區實力和自信心增強,這種風險將會逐漸增加。因此,美國專家評估, 未來20年的美、「中」軍事衝突,與6年前評估的狀況仍然相同,儘管現今美國把南海衝突列為比臺海衝突更可能發生之區域。

 美國對於美、「中」關係仍然存疑,因此,在任何情況下,軍事衝突都是可能的,美國專家認為,美國對地區盟友的信心與承諾比6年前略低,這是因為美國既要避免不必要的挑釁,又要具備可以阻止中共的能力,這種矛盾就會導致自我力量分散,進而增加衝突的可能性。2011年歐巴馬總統宣布將戰略重心轉向東亞,雖然同時期美國在中東陷入困境,另外,為了應對俄羅斯的威脅,也不得不在歐洲增加防禦承諾,造成亞洲戰略的空洞。近期,美國川普總統否定了歐巴馬向亞洲轉移的戰略核心之一—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貿易協定(TPP),這是一個戰略關鍵,更加劇了亞洲的戰略不確定因素。

 以下將回顧過去武裝衝突的可能因素,進而探討這些衝突可能帶來的衝擊,希望能提出有效的防禦和嚇阻方案,一種超越過去的方式,就是能夠限制或預防這種敵對行為的非軍事手段戰略方案。

 朝鮮半島:中共可能利益捲入

 以朝鮮為例,因為它是亞洲最可能發生衝突的區域,儘管不一定是美、「中」衝突。 事實上,在大多數情況下,中共不太可能干預朝鮮的衝突,而疏遠自己永固的盟友北韓,但中共很可能會為了自己的利益捲入其中,其中的緊急情況包括:北韓對南韓的襲擊、美國先發制人打擊北韓核武基地、北韓政權無序崩潰。

 自2011年以來,朝鮮半島局勢進一步加劇,金正恩已經逐步鞏固其地位,這個地位的合法性,大多是藉由加速北韓核武庫和彈道飛彈計畫有關,這也讓南韓、日本和美國造成極大的恐慌,嚴重增加了平壤與中共先前已經有的緊張關係。北韓的挑釁行為,增加了半島意外升級及衝突的可能性,這也將促使美國進行先發制人行動可能。如衝突發生,美國和南韓軍隊可能會試圖向北推進,迫使將北韓軍隊火力範圍控制在首爾市外,如美軍不斷增加,基於安全因素,中共進行干預的可能性將會愈大。

 儘管南韓對可能的衝突預防已盡最大的努力,但這仍需要美國大力支持,在戰時,美國地面部隊將被要求迅速占領和保護許多地點,其中一些地方防禦正面很廣,此外,美軍特種作戰部隊也無法應付核生化威脅,若同時美、「中」之間發生意外的衝突,除了面對干預北韓問題的直接壓力之外,美國還會面對一個棘手的問題:統一(南韓的選項)還是半島繼續分裂(中共的偏好),這將讓美國陷入更大的難題。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