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中共威脅 美加強戰略嚇阻(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宋吉峰(譯)

(接上文) 

 南海衝突:中共聲稱擁有主權

 相對於其他沿海國家的南海主張,中共聲稱對整個南海海域擁有主權,過去幾年來,中共採取了一系列準侵略性行動以維護自己的南海主張,其中包括2014年5月,在越南有爭議的水域配置鑽油平台;2012年收復黃岩島(民主礁);2014年開始,在南海的若干有爭議的地區建造海上島嶼,擴大中共的軍事基礎設施,包括防空飛彈、新建港口和3條完成戰備的戰機跑道;在整個南海地區部署海空軍並進行常態性主權巡弋。

 中共認為南海海域是其專屬經濟區的一部分,這是對國際規範的挑釁,2016年國際仲裁法庭裁定,反對中共的南海主張,中共則拒絕承認這一裁決的合法性,但中共並沒有完全忽視這一決定,為確保南海的利益,因而加大對南海管控的力度。國際仲裁法庭的裁決是否會促使中共與其他聲索國進行雙邊或多邊談判,或者進一步推動在南海進行更加強硬的行動,仍有待觀察。但是,顯而易見的是,這一水域已經成為美、「中」地緣戰略競爭的焦點,雙方意見分歧,中共認為這是一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美國則認為這是一個國際法的根本問題,包括航行自由。

 在中共嚴重抗議下,美國開始實施航行自由,以對抗中共的南海行動,同時幫助菲律賓加強空中防禦和海上作戰能力。美國最擔心的是,南海各國若發生戰爭情況下,東協各國可能無法與中共對抗。

 中共向南海地區投入軍事力量不斷增加,雖然共軍陸上作戰缺乏遠距作戰能力,無法在離家很遠的地方進行作戰,但中共先前收購一艘作戰航艦已經成軍,另外,第二艘航艦也即將問世,據估計未來20年內,中共將有3-4艘航艦。儘管這些航艦在與美國的衝突情況下顯得不堪一擊,但是中共在結合島嶼基地運用後,這種作戰能力將大幅提升,對東南亞國家將構成極大威脅,此外,中共的戰機空中加油能力已大幅提高,以及中共大量的潛艦部隊等,更增加東協國家抵禦的困難。

 中共這些軍力對美國航艦和其他水面艦艇構成了威脅,此外,中共還建立了該地區最大的海岸警衛隊,其中一些實際上是海軍移編的艦艇。2013年,中共將5個獨立的海上執法機構合併為一個超大型海岸警衛隊,積極的打擊在南海主權的違法活動。

 因此,在發生衝突的情況下,美軍在南海內也將面臨相當大的風險,另一方面,封鎖南海「海上交通線」將對中共產生重大影響,這個戰略思維一直是美國的選項之一,如先前喧噪一時的中共「麻六甲困境」。

 臺海衝突:中共封鎖臺灣沿岸

 臺海衝突可能有多種形式:中共封鎖臺灣沿岸、轟炸臺灣相關目標、全面入侵等。 如果美國介入,目標就是阻止中共強勢佔領臺灣,其方式是盡可能的防止臺灣軍事、經濟和社會的損害。美國的核心任務包括阻止中共獲得空中和海上的支配主動權,並反制中共的陸基飛彈打擊,這兩者都可能迫使美國對中共陸上目標進行打擊,就中共而言,預判美國的這些行動,將可能導致中共打擊美國陸岸目標作為回應。

 網路衝突:中共屢次入侵美國

 衝突的發軔端,可能從網路戰開始,主要是中共為了回應美國所引發的緊張局勢。中共屢次入侵美國網路以取得相關機敏數據,此舉已干涉美國情報蒐集。中共可能並不了解這樣的行為將被美國定義為「網路戰爭」,進而獲致報復,這種網路攻擊可能會擾亂美國長期以來的重要情報系統,包括預警能力、情資等。如確信這些活動是中共所為,美國可能會進行決定性報復,例如對付中共運輸系統網路、商業航運、軍事後勤等,這些對中共貿易影響將是立竿見影的。另外,由於中共網路攻擊會削弱美國的預警能力,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將可能頓失戰備提升或應對威脅的先機。

 中共可以透過對太平洋地區的指揮、控制、通信、電腦、情報、監視和偵察(C4ISR)對美國衛星進行「軟殺式」攻擊(如鏈路干擾)以為因應;美國可能以作戰行動實擊回應。由於美、「中」網路防禦對於如此大規模攻擊後果所知並不明確,因此,雙方都可能採取直接反擊,以達到先發制人的嚇阻效果。在衝突升溫之際,美、「中」都可能將網路中斷,此等將可能引發全球股市、貨幣、信貸和交易市場的震盪,雖然雙方都可以避免武力衝突的損失,但經濟損失可能更巨大。網路戰爭的情況下,也許沒有生命損失,但是對抗的結果,將對網路安全的信心完全喪失,全球經濟損失無法估計,網路戰爭中沒有贏家。

 日「中」衝突:中共對日侵略不滿

 基於各種原因,日、「中」關係始終保持在有爭議的情況下:中共對日本過去的侵略感到不滿,加劇了日本對承認侵略的矛盾心理; 對釣魚台(尖閣列島)進行領土爭端和重疊海域的爭議; 日本對中共軍力增長感到擔憂;愈來愈相信雙方正在進行更廣泛的地緣戰略競爭。中共在2013年11月宣布包括釣魚台(尖閣諸島)在內的廣大東海地區(與現有的日本ADIZ重疊)設立防空識別區(ADIZ),此舉讓日本更加憂心,中共已常態性的運用海空軍在這些有爭議的空域、島嶼附近進行巡邏。

 這樣的情況下,武裝衝突可能於東海海上或空中發生,由於ADIZ重疊的空中攔截衝突因素,更加劇了這種風險。雖然美國已盡量將這種衝突機率降低,但美國的主要目標是幫助保衛日本,這個目標就需要軍事行動來減少對日本的損害,所以美軍必須建立空中和海上作戰優勢,這樣的結果就可能需要打擊中共陸基目標,衝突因素將增加。相對美國在此區的軍事能力,中共不斷增長的軍事能力將讓美國在這些突發事件中所需成本提高,美、「中」之間的軍力比不斷拉近距離,這將引起日本對美國介入意願與能力感到憂心,值得慶幸的是,日本的直接防禦能力應是可信的。

 中共不太可能想和日本發生一場大規模戰爭,反之亦然。但是對任何衝突的初步反應,將可能是另一個衝突的開始,美國希望繼續與日本進行密切的磋商和共同計畫,以便能夠阻止可能發生的衝突防患未然。

 印「中」衝突:長期邊界事件爭端

 印、「中」之間的武裝衝突是由於長期邊界事件爭端所觸發,也可認為是一種地緣戰略對抗下的必然結果,緬甸、巴基斯坦和印度間的衝突只是蝴蝶效應的一隅,美國可能會避免直接參與任何此類衝突,但也許會向印度提供外交支持、情報和軍事裝備。但是如果巴基斯坦是衝突的一方,美國就必須思考核武問題,這是一個嚴重的威脅,同時美國也要避免中共在各衝突中獲得勝利。

 如果印、「中」之間發生重大衝突,美國和盟國的非戰鬥人員撤離將是一個重大挑戰。可能需要大量的海空軍部隊,但前提是得到各國政府的許可,美國才能投入這些部隊進入戰區進行撤離任務,目前為止,這些方案僅止是紙上談兵而已。(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