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中共威脅 美加強戰略嚇阻(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宋吉峰(譯)

(接上文)

 作戰態樣

 對於朝鮮半島的突發事件,需要美軍地面作戰、戰術空襲、特種作戰部隊;對臺海衝突,美國必須投入大量海軍和空軍載台及相關後勤資源;在南海,則是美國的海上作戰優勢。不可否認的,不管美國對中共海軍方面的優勢如何,中共潛艦對美國水面艦艇的威脅愈來愈大。此外,以上衝突區因為距離因素,可能會增加美國的C4ISR需求與負擔。最後,中共飛彈部隊能力已今非昔比,這已經成為美國關鍵問題,美國目前技術無法百分百解決飛彈防禦的問題。

 除朝鮮半島外,上述可能衝突事件,基於現實利益考量,事實上並不需要美國大規模的地面部隊,美國參與東亞大規模的陸上戰爭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朝鮮半島的衝突將是這些突發事件中最重要的一個,遏阻來自北韓的核武威脅,仍將是美國在該地區最為緊迫的優先事項。

 就現況而言,美軍在這些突發事件中的防禦能力還是可行的,但能力正在減弱,主要因素是中共飛彈數量和地緣因素的結果,「統一臺灣」仍是中共軍力發展主要考量,運用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擊敗臺灣,已是完全屬於中共的能力範圍之內,但是派遣大規模登陸部隊則可能力有未逮。假設美軍介入臺海衝突,中共則將大量運用反艦彈道飛彈打擊美軍部隊,這是美軍的主要挑戰。南海區域雖然中共作戰、指揮、管制及偵察機可以駐紮在南海3個島嶼機場,總體而言實力仍然較弱,另外,中共的航空母艦也很脆弱,但是這些「薄弱」能力將使美軍部隊作戰規劃和行動複雜化。

 空中武力和飛彈會讓美軍部署的威脅增加,但是美軍在海上領域的優勢地位將繼續下去。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將能夠增加目前的反介入能力,向太平洋、東北亞乃至東南亞擴張。總而言之,美國前沿部署的部隊可能變得更加脆弱。

 鑑於美軍所依賴的C4ISR能力,中共網路攻擊和反衛星(ASAT)武器將使美國防禦的困難度加大。由此可知,共軍十分自信的認為,太空和網路空間的優勢行動將有利於中共作戰勝算,因此,可能會更廣泛的在各個戰爭行動中加以運用。近年來,中共C4ISR能力已擴展到太平洋,美國的網路攻擊能力和反衛星作戰行動備感壓力。未來的作戰樣式中,任何美、「中」武裝衝突可能不高,但是太空和網路空間新領域的戰爭正悄悄的上演,一種「無聲無影」的戰爭樣式,如此安靜的戰爭,卻可能帶來超越傳統戰爭的殘酷與震撼。

 美國可能透過運用較小載台來應對衝突升級,以此降低自我成本提高的問題:遠距精準打擊無人機,包含可攜帶大量更遠距離無人機的載台或潛艦兵力,將基地和部隊進行分散配置。另外,如果把美國的反衛星武器和網空作戰能力集中到軍事行動中,將可能給共軍造成困擾。但是,除非出現技術性的突破發展,否則美軍不可能負擔得起這些成本,隨著時間的推移,美軍會覺得遠距離能力愈來愈薄弱。

 由此推斷,若美軍作戰存活率下降,而行動範圍又必須增加情況下,美軍在西太平洋的軍事行動重點將從地理上有限防禦轉向應對衝突升級反應,但是其最終結果可能無法達到嚇阻作用。首先在臺海突發事件,這將使美軍在衝突升級和嚇阻之間作出選擇,因為中共擔心衝突升級,美軍會不會在大陸附近發生直接對抗,這將讓美軍產生戰略猶豫。

 就戰略思考而言,衝突升級可能需要幾個途徑,美國可能會更加明確對中共的戰略企圖:如果常規防禦失敗,那麼威脅使用核武器。這意謂著美國要恢復如同冷戰時期歐洲戰區的反應戰略,以平衡蘇聯的傳統優勢。然而,中共實際上不太可能侵略任何美國盟友,亞洲就算可能出現突發事件,使用核武的機率也不太可能發生,即使是對中共這樣具有核反擊能力國家而言亦然。1950年美國沒有用核武來捍衛南韓;直至1975年的南越發動戰爭,也沒有使用核武,美國似乎也不太可能使用核武,除非是為了應對核攻擊的情況下。

 因此,對於美國而言,阻止中共運用衛星能力及網路空間,特別是中共軍事衛星和網路系統,這將是美軍的重中之重。網路攻擊行動的計畫已被納入美國的戰鬥概念中,例如,擾亂中共反介入行動中的計算機系統。然而,在太空和網空領域,雙方行動關切的重點是如何開始,而不是如何結束,因此,這可能導致雙方都對軍民兩用的空間系統和網路進行攻擊,損失將是空前的。

 這2個領域都是以攻擊為主,因此在防禦方面,衛星和計算機網路將是非常困難和昂貴的,以因應對手的攻擊。即使美軍擁有優越的反衛星和網路戰能力,美國在太空和網路系統同樣存在如同中共的問題,尤其美國更加依賴這些領域來進行軍事和情報任務情況下。

 或許最符合美國作戰行動的,就是以常規精確打擊中共內陸基地;進行這樣的作戰在操作上具有很大的挑戰性,並有可能導致中共大幅反擊。如果美國這樣的作戰行動能夠安全的據以實踐,美國就可以反制中共的反介入能力,這種優勢能力的持續與否,端視中共監視、定位和打擊能力,鑑於中共的經濟和技術發展潛力,很明顯的,中共已經具備這些行動的反制能力,這個方案可能不適合美軍長遠計畫。

 就算可暫時避免美、「中」敵對行動,但是未來防禦的難度也愈來愈大,這種趨勢可能會引發中共更大的冒險行為,以反制美國對中共的抑制,並削弱各鄰國爭端的決心。另一方面,中共鄰國在經濟上和技術上不斷發展,有些甚至與中共在軍事領域具有匹敵的能力,這也會激勵中共進行更多的應對措失。

 結論

 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的能力不斷提高,美國可能會發現自己被迫從嚇阻轉向,以直接方式維護西太平洋利益,且其中的戰略選項就是使用大量遠攻武器和更多軍事載台,雖然美國可以在一段時間內保持優勢,但中共不斷發展自己的能力,包括反衛星武器和進攻性網空作戰能力,美軍已應接不暇。另外,中共戰略核武的提高,已經危及美國在衝突的中的運用彈性,從而降低美國可信度。

 美軍如果要改善防禦的不足,同時要降低風險的方式之一,就是美國繼續發揮先前能力與決心以支持盟國,然而這樣的戰略會提高應對中共使用武力的成本,另外,這也會犧牲地區的穩定。新的戰略不應該被看作是美國企圖把這個地區包圍起來,讓中共產生更大的敵意,也並非是把這個地區主導權拱手讓給中共。事實上,同樣要把中共引入安全合作對象來努力,不僅可避免出現反華聯盟,且可引導世界第二強國為國際安全作出更大的貢獻,美國也應該繼續探討上述一些衝突根源的合作解決辦法,而非朝「衝突」努力。

 雖然與中共的衝突風險不容忽視,但也不應誇大,亞洲其他任何衝突似乎也可能發生,有些是我們甚至無法預見的,這些可能發生衝突的因素,可能與中共的對手有很大的不同,並且所需的能力也完全不同。具體而言,這些衝突事件不會比與中共發生衝突產生的損失更大,透過共同塑造雙方互動的國際環境,從根本上影響中共對美國的權力和決心,不應該要把衝突鬥爭列為最佳途徑,共同打造國際安全情勢努力。(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