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務實國際合作 精進全民國防

◎鄒文豐

 我國2017年國防報告書指出:「軍事外交是國家整體外交之一環,藉高層互訪、安全對話及人道醫療等方式,促進友盟合作」。亦即由國防部依循國家外交政策方針,透過國防事務互動,鞏固與友邦夥伴關係,同時積極尋求具共同戰略利益國家,拓展軍事對話與安全合作機會,以擴大臺海安全與亞太和平穩定的利基。

 當前我國軍事外交區分軍事合作、智庫交流與國際鏈結等3大面向,主在與友盟進行軍事事務合作,運用多元交流,汲取先進軍事科技、建軍理念、作戰經驗與教育訓練等新知,提升聯合防衛能力,並經由軍事高層互訪、軍陣醫療、軍事觀摩及部隊代訓等方式,鞏固各邦交國軍誼。

 國防部另務實提升國際能見度,如參與、舉辦區域安全論壇,爭取國際知名學者支持我國防立場;廣邀友邦及國際非政府組織觀摩災防演習、參加軍事學術研討,增進國際社會認同;更主動加入「全球政府國防廉潔指數」評鑑,彰顯國軍清廉施政作為。

 由此可知,即使我國外交處境特殊,但推動軍事外交管道依然廣泛豐富,若能在既有基礎上配合世界先進國家國防政策潮流,展開全民國防相關事務、教育等國際合作,必能更為開闊軍事外交實務途徑,並厚植全民國防能量。

 全民國防已為國際趨勢

 冷戰結束迄今已近30年,隨非傳統安全領域不斷擴大,各國必須投入更多人力、物力資源因應牽涉廣泛且影響深遠的政治、經濟、社會、環境、科技等安全威脅;此外,國際社會持續動盪,國防事務仍不可忽視,所能挹注的資源卻相對受限。這些原因均使各國逐漸體認推動全民參與國防的重要性;將全民國防精神融於國防政策,已蔚為各國強化安全力量的主流趨勢。其中最廣為世人熟悉的成功範例包括:

 (一)瑞士:其社會長期具有重視國防的公民傳統,不僅自1885年起即實施全民皆兵、全民動員的普遍兵役制度,公民定期短時參加軍事訓練,更表現在持續完善民防體制建設、廣設民間國防教育機構,與將國防活動和人民社會生活相融合,以提升全民軍事素養等方面。

 (二)以色列:基於民族經驗與身處四戰之地的高度戰爭風險,其國防政策以充實且深入的歷史教育為基礎,各級學校、企業、社團都分別承擔國防教育職責,其獨特的預備役動員制度更為國防特色,除能迅速擴充軍隊投入戰場,運輸、醫療、維修等任務並依附於詳細的動員計畫中,使其部隊能就地徵召、即起作戰。

 (三)新加坡:於1984年提出全民國防構想後,其國防政策核心,在使社會所有成員均能且必須從事防衛任務,如要求全體公民應不分種族強化心防,全心捍衛國家,並保持高度國防信心,協力社會防護;在動員制度方面,青年於役畢後每年均需返營短期複訓,以利必要時即刻補充常備部隊戰力。

 因此,無論是百年無戰事的瑞士、經常面臨軍事衝突的以色列,或雖無龐大軍備,卻有高素質軍力的新加坡,都因擁有符合國情的全民國防體制,確保國家安全;這些世界先進國家不同的全民國防啟示,不只可為我國借鏡,亦為推動全民國防國際合作創造有利條件。

 國際合作深具特殊意義

 中共壓縮我國國際生存空間,早已是不爭事實,我國外交處境之艱困,多年來不僅反映在無法與多數國家建立正常邦交關係,更表現在難以參與各國際建制運作,遑論與其他國家或國際組織進行具特殊政治與戰略意義的安全防務合作,實乃國際社會損失。然而,正因為全民國防所兼具政府與民間相輔相成的重要特質,強調的是民眾參與、教育推廣及民防準備等敏感度低的開放性事務,在現階段我國軍事外交著重實務交流的原則基礎上,全民國防國際合作即具有以下重要意義:

 (一)充實全民國防內涵:透過以民間組織為主體的全民國防事務交流,包含理論、政策、法規等學術研討,以及動員、民防、災防等實務觀摩,當可汲取不同國家的制度、做法優點,精進我國全民國防工作。

 (二)加深與友我國家民間社會互動層次:一般國際間社會團體交流,多以經濟、文化作為互動媒介,若能開展全民國防事務交流,當能分享彼此愛國信念與凝聚維護世界安全之共識,形成和平價值同盟。

 (三)藉民間交流促進實質防務合作:儘管我國目前仍無與其他國家進行如聯合軍事演訓等具高度政治意涵的完備條件,但全民國防事務所涵蓋的各傳統與非傳統安全面向,當可強化我國與各友盟間的防務鏈結。

 具體面向

 是以,全民國防國際合作,實具有需求性、可行性與功能性,未來若能從友邦著手嘗試推動,後續勢將能對我國軍事外交產生莫大效益;初步交流的具體面向為:

 (一)舉辦學術論壇:近年我國與美、日,以及歐洲、東南亞多國智庫學者,就國防議題與安全事務辦理戰略論壇研習已卓有成效,未來「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成立後,若能領銜以全民國防相關事務展開與友邦學術交流,將可奠定日後國際合作理論基礎。

 (二)籌建組織互訪:我國各地方政府均編有民防總隊,下設各種直屬任務大隊、鄉鎮市民防團等,各交通、電信、能源事業機構亦有特種防護團,在各地方政府均建有國外姊妹市關係之基礎上,若能以民防組織為主,後備軍人、義勇人員團體等為輔,推動互訪交流,將可成為外交及全民國防工作之助力。

 (三)動員實務觀摩:結合我國年度演訓,邀請友邦、友盟民間負有協力動員任務之機構或推動國防教育之組織,觀摩相關動員工作遂行,將可獲得不同觀點建言,並為後續回訪、建立互動機制營造有利條件。

 (四)民防演習競賽:國內消防、救難等領域均經常性舉辦各地或同類型組織之科目競賽,藉此磨練人員技能,若能邀請友邦、友盟團隊參加,除可收實務功效,如以此形成常態性、標準化機制,更可打造以全民國防為主軸的國際民防交流品牌。

 結語

 綜上所述,我國推動全民國防已有相當成效,若以此進展國際合作,對內能有利於相關工作的再精進,對外則能協助軍事外交更上層樓,兩者相得益彰。謹以此初步析論,期能拋磚引玉,開啟未來具體事務的深入探討。

(本文作者為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