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改變敘外交政策 牽動中東和平隱憂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在俄亥俄州一場公開演講中表示,「美軍將很快撤出敘利亞,讓別人管那個『爛攤子』」,儘管事後,白宮出面緩頰,但此舉牽動中東地區後續的和平隱憂。回顧2015年9月4日,一張敘利亞難民幼童遺體被沖刷到土耳其博德魯姆海岸的照片,席捲全球媒體版面,促使歐盟主導國家德、法提議,設立接納難民與移民的永久機制,由全歐盟成員國公平分擔。此一接納政策,誘發後續歐盟各國的反右與極端排外風潮。

 事實上,從2011年以來,敘利亞受到阿拉伯之春風潮影響,內部民主化聲浪高張,要求獨裁專制的阿賽德政權從事憲政改革未果,引發反叛人士組織民兵對抗,爆發激烈內戰。當時「伊斯蘭國」趁勢崛起,運用恐怖主義手段,在敘利亞、土耳其、伊拉克邊境地區攻城掠地,引發此一地區的戰略危機;復以土耳其邊境庫德族伺機而起,協助清剿「伊斯蘭國」之餘,藉機擴大占領版圖,從而使此一地區的內戰,昇華為更加複雜的「反恐戰爭2.0」形態。

 由於敘利亞政府軍與反抗民兵間的激烈爭鬥,運用化學武器的傳聞甚囂塵上,歐巴馬總統任內,就因懷疑阿賽德政府使用化武,踩了美國的紅線,要求國會通過派兵,但最後並未通過;2016年6月,敘利亞大城阿勒坡遭空襲,1男童被炸傷,渾身塵土、滿臉血跡,獨自坐在椅上的照片震撼全球,也讓世界各國不再忽視戰禍的蔓延。

 去年2月,川普總統在佛羅里達度假賓館會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時,下令美軍駐紮地中海東部的海軍艦隊,發射59枚戰斧巡弋飛彈,攻擊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附近一處空軍基地,摧毀多數敘利亞空軍戰機。顯示美國對於敘利亞內戰,因為不同總統的決策風格,產生不同立場與作為。現今約有2000名美軍駐紮在敘利亞北部,協助訓練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庫爾德族和阿拉伯人武裝分子。現今戰事已趨平穩,美軍打道回府也屬必然。

 此外,敘利亞內戰涉及國際勢力的戰略競逐,由於阿賽德政府受到俄羅斯蒲亭總統的暗助,因此除了提供塔爾斯圖軍港給俄國海軍使用,讓黑海艦隊在地中海地區停泊補給,也成為俄國在中東和地中海的唯一據點;受到美國與歐盟經濟制裁的莫斯科,蒲亭也希望在中東地區擁有發言權,透過協助阿賽德政權對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反敘利亞力量,恰可堂而皇之打擊伊斯蘭國,從而介入未來中東地區和平談判的主導權。

 再者,若從美國的中東地緣戰略考量來看,根據英國石油公司(BP)2016年的估計,2021年美國將實現能源自給自足、2030年實現石油自給自足。換言之,由於美國頁岩油與頁岩氣的技術成本下降,大量開採後,當美國能源供應自足,中東地區的油源戰略價值將下降,區域亦將趨於安全穩定。而且,1980年兩伊戰爭與兩次波灣戰爭後,伊朗成為中東地區唯一強權,也是回教什葉派最主要力量,伊朗在立場上反對以色列、支持敘利亞,並與代表遜尼教派的沙烏地阿拉伯為敵。儘管在歐巴馬時代,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與德國的「五常加一」集團,曾於2015年7月14日與伊朗達成限縮核武協議,以換取解除西方世界對伊朗的長年制裁。不過,德黑蘭並沒有放棄核武研發,也繼續支持敘利亞政府的內部鎮壓行動。

 去年10月14日,美國前國務卿提勒森表示,川普總統將拒絕認證2015年達成的伊朗核協議,主因是不符美國的利益。去年5月22日,川普前往沙烏地阿拉伯訪問,與沙特國王薩勒曼簽署高達1100億美元的軍售大單,該協議總金額在未來10年內更將擴充至3500億美元。同時,美國也改變以往曖昧的態度,公開支持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決定在今年5月14日以色列獨立建國70週年的同一天,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表達對以色列的支持,同時改變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政策。

 當川普改變美國的中東路線圖,一切以美國「經濟發展」為優先,一切行動都考慮背後「戰略利基」,將民主、自由與國際道義束之高閣,甚且出售更多武器給沙烏地阿拉伯、強硬對抗伊朗、支持以色列遷都,卻冷對敘利亞問題,除是考量俄羅斯的支持力道,也是自認已弭平「伊斯蘭國」恐怖主義;撤出軍隊減少傷亡,也有利國內支持度,更可全力對付與中國大陸的貿易戰爭。

 簡言之,當川普改變以往「多邊主義」的國際安全戰略,以「單邊主義」強勢作為代之,必須想到敘利亞內戰殷鑑不遠,未來國際衝突亦勢必叢生;全世界也應理解,唯有「自立自強」,才是國家長治久安、安身立命之道。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