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南亞島國政情 牽動強權競逐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鄒文豐

 地緣政治所稱的南亞區域,包含喜馬拉雅山脈以南的亞洲次大陸地區與遼闊的印度洋海域,隨中共近年試圖藉聯合巴基斯坦建立「中巴經濟走廊」,以利其西出瓜達爾港,避免「麻六甲能源困境」,使南亞戰略地位益形重要。2018年以來,南亞兩島國政情分別產生的變化,漸有帶動區域強權新一波角力的態勢;斯里蘭卡於2月10日舉行地方選舉,親「中」派在野黨大獲全勝,取得7成地區議會壓倒性勝利,同時,馬爾地夫則爆發政爭,親「中」派總統拒絕接受法院要求釋放其政敵的命令,反而逮捕法官、撤換警察首長,並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能以對中國大陸外交立場區分政治勢力陣營,足以說明印「中」雙方近年於南亞的權力競逐,早已滲入域內各國政治、經濟與社會領域。源於印「中」競相扶持各自的「友盟勢力」,南亞整體情勢發展,不僅易受區域國家國內政情影響,印「中」間建設與投資競賽更為其投入複雜變數,在中共企圖以「珍珠鏈戰略」建立海外基地並包圍印度,與印度為維護其區域主導地位,積極向印度洋方面拓展勢力的背景下,當前南亞區域的戰略態勢更趨複雜。本文即以印「中」在南亞兩島國的政經之爭為引,進一步探討南亞局勢的未來動向。

 斯里蘭卡 包圍與反包圍的角力

 斯里蘭卡於2009年結束長達27年內戰後,即以成為國際商業與旅遊樞紐為目標,逐步著手大規模開發。看中斯里蘭卡龐大基礎建設需求,中共除將其視為「一帶一路」發展戰略的印度洋中繼站,更不惜投入重金掌控當地具重要戰略價值的海空交通設施。如透過招商局集團,耗資15億美元重新建造漢班托塔港,另以近3億美元打造毗鄰的馬特拉國際機場,之後以勾銷11億美元債務為條件,取得漢班托塔港99年的經營權,並於2017年12月正式移交。

 鑑於中共勢將運用漢班托塔港開闢貿易路線,完成與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吉布地等國一系列港口合作關係,加緊對印度的海上包圍,印度遂計畫斥資買斷斯里蘭卡積欠中共的債務,以取得馬特拉機場40年經營權作為反制。由於海外基地或物流設施的運作關鍵,正是人員及物資從空中進入的可及性,若印度能取得馬特拉機場,當有助於其與中共相抗衡;惟斯里蘭卡地方選舉結果已使執政聯盟出現裂痕,原本推動的平衡外交也因而動搖,在親「中」派佔優勢的情況下,斯里蘭卡倒向中共似已不可避免,後續印「中」「設施之爭」,或將轉向更劇烈的外交戰場。

 馬爾地夫 代理人的政爭

 近年馬爾地夫政治動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其政治人物挾外力自重,導致政局失序益發難以收拾。現任總統雅門於2013年起執政後,屢以強硬手段壓制反對派意見;今年2月馬爾地夫最高法院做出判決,要求當局應即刻釋放9名遭不當入罪的反對派領袖,然雅門不僅不予理會,更頒布緊急命令,下令軍隊突襲最高法院,逮捕多名法官。事實上,馬爾地夫從執政者到在野勢力,甚至法官都涉嫌貪腐;雅門將大筆土地賣給「中」資企業以開發富豪度假村,從中收取鉅額利潤,以及計畫讓中共在馬爾地夫北部的馬庫努都島建造海洋觀測站等作為,更引發「中共正忙著買下馬爾地夫」的強烈抨擊。

 此次政治危機爆發,馬爾地夫當局即派遣內閣要員向中共解釋情況並尋求援助,在野勢力則多次要求印度干預。中共方面旋警告外國勢力不應干涉馬爾地夫內政,卻於敏感時刻編組艦隊進入印度洋演訓;印度自1988年出兵協助馬爾地夫平定政變後,長期視當地為勢力範圍,除勸阻馬爾地夫不要引入中共軍隊進駐,並同時與中共、巴基斯坦兩面作戰為想定,於阿拉伯海北端至印尼巽他海峽的南印度洋舉行大規模軍演。儘管近期印、「中」互釋善意試圖緩和緊張關係,但因馬爾地夫政爭帶動印度洋軍事對峙態勢陡然升高,已使南亞局勢更形詭譎。

 未來印度洋誰主浮沉

 3月6至13日,印度海軍於孟加拉灣安達曼─尼科巴群島海域,邀集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泰國、斯里蘭卡、澳大利亞與紐西蘭等15國舉行2年一度的「米蘭2018」聯合演習,主要目的在加強打擊印度洋重要航道不法活動的區域合作,參演國海軍首長並就中共在南海的軍事擴張交換意見。雖然馬爾地夫因政治動盪拒絕參加,明確傳達「親中遠印」訊息,但此次受邀國包括近年與中共有南海主權爭執的馬來西亞、越南,更有扮演美、日「印太戰略」要角的澳大利亞,均使軍演被視為係針對中共不斷於印度洋展現軍力的行動而來。印度海軍司令表示,印方正密切關注中共海軍在印度洋的活動,並準備好對抗任何安全威脅。

 富比士網站刊登「中共想把印度洋變成『中國洋』」一文指出,中共能否取得印度洋主導權仍未有定數,但隨中國大陸經濟崛起,必將加劇中共與印度及其盟友間的對抗。目前印度的問題在於,經濟上,斯里蘭卡與馬爾地夫和印「中」間有都自由貿易協定,中共可運用兩島國向印度市場投放產品,以威脅印度製造業發展,但在地緣政治上,中共則可將貿易基地轉變為軍事前哨,以此包圍印度。是以印度一方面強化「東進」政策,加強與日本、越南、新加坡的防務合作,並與日本共同開發印度東部;另一方面,則拓展與西南印度洋島國的關係,獲准於塞席爾的阿桑普申島建立軍事基地,以鞏固區域海上通道,突破中共的「珍珠鏈」包圍。這些變化,均顯示印、「中」於印度洋方興未艾的「龍象之爭」不僅將會持續,對於南亞區域前景更將增添新的不確定性。

 結語

 美國華府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學者指出,2018年亞洲最有可能爆發衝突的熱點就是印、「中」邊境,源於過去雙方關係的結構性負面發展、民族主義情緒刺激,且雙邊都認為本身實力正不斷增長,各自利益也不斷擴大,這兩個區域強權間的競逐將難以避免的更為緊張、尖銳;放大到南亞情勢亦是如此,未來能否遏制中共擴張,或許並非一定需要印度與之對抗,但周邊國家的共同合作,卻是必然關鍵。(作者為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