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陳樹菊到趙維良 良善社會縮影

 在臺東賣菜近半世紀、默默捐款也近半世紀的陳樹菊近日退休了,但是「愛心不打烊」,她除了將繼續捐款救助貧困學童,還打算籌募基金捐助弱勢,讓那些連掛號費都繳不出的貧病臺東同胞,能在她的善款幫助下,獲得救治。她臺東的菜攤由侄子接手後,亦會以「追隨姑姑的腳步,捐款行善」,繼續愛心傳承,可說是社會最良善的寫照!

 「臺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句話,在陳樹菊身上是最佳明證。陳樹菊在獲得麥格塞塞獎之前,全臺灣沒有人知道,在我們的周遭有這樣一位了不起的「菜販」。陳樹菊於2012年榮獲麥格塞塞獎赴菲律賓領獎,更被《時代雜誌》譽為亞洲「最有影響力」人物後,她的愛心才廣為人知。就像大多數臺灣民眾「為善不欲人知」的作風一樣,陳樹菊從菲律賓領獎回國後,依舊孜孜矻矻堅守菜攤,每天披星戴月出門到批發市場批菜,深夜8、9時,才在星月陪伴下回家;靠著賣菜微薄的利潤,1元、5元的積攢,每次卻都以100萬、500萬、1000萬的大手筆,捐給需要幫助的人,這樣磊落的情操,成就了臺灣最美麗的畫面,也讓世界各國看到:缺少天然資源的臺灣,愛心從不匱乏! 

 一位菜販怎會有那麼多的錢捐給窮人?陳樹菊告訴記者:她從來都不心急,每天從賣菜的利潤中積蓄固定金額,時間久了,目標就達成了。今年春節前,陳樹菊因腹部不適暈倒在菜攤、住院開刀後,社會各界對陳樹菊的關懷與病況報導,不斷傳出。陳樹菊出院後在高雄一間寺廟靜養,每日仍以「豆腐乳配稀飯、麵條」,我們才知道,這位了不起的「菜販」,生活節儉到幾乎「自虐」的地步,但她的愛心卻無國界、無畛域!這樣的胸襟,就像孔子稱讚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陳樹菊甘願「自苦」,也絕不願眼見世上弱勢者吃苦!「捐款」是她對貧困者唯一的表達方式。

 社會上,把「自苦」當成行善動力而「不改其樂」的「小人物」亦所在多有,例如前年6月,榮民基金會接到一張上面寫著金額1900多萬的支票,捐款人是已故榮民趙維良老先生。根據榮民基金會的了解,這位居住在臺中的榮民前輩,是民國38年跟隨政府來臺的國軍,終身未婚,生前即立下遺囑「要把遺產全部捐贈出來幫榮民、榮眷還有遺孤」。老榮民趙維良生前非常節儉,常常以饅頭度日,一日花費不到100元,為了節省電費,晚上幾乎不開燈。夏日天氣炎熱,趙維良老先生甚至連風扇都不開;吹冷氣對他而言,幾乎就等於「奢侈」,這樣一位榮民前輩,能省下近2千萬元現款和兩間房子,連同房產,趙維良總計捐了將近5000多萬,幫助榮民遺孤!

 5000萬對一般薪水階級來說,彷彿是「天文數字」,但是對於像趙維良這樣的榮民前輩而言,卻是用一生的歲月換來的。根據國庫署資料顯示,前年7月,一位蕭姓榮民,一口氣捐了600萬給國庫;新竹的老榮民胡壽宏,靠著每月僅13000元的退休金度日,他說「受到陳樹菊捐款善行的感召,把多年積蓄的100萬元捐給榮服處」,表明要讓「沒有父親的孩子專心念書」,次年,又把手中持有多年的股票賣掉,所得500萬元也全數捐給榮民遺孤,直到胡壽宏去世,他以每人每月3000元,認養了50位學生!在胡壽宏喪禮上,50位被認養的榮民遺孤淚祭胡爺爺的鏡頭,不知感動多少人!

 不論是趙維良、胡壽宏或是蕭姓榮民,乃至其他捐款濟助榮民遺孤的榮民前輩,他們和陳樹菊一樣,都是省吃儉用與刻苦,但他們非但不以為「苦」,反而更加積極行善,用自己的方式發光、發熱,為社會帶來溫暖、光明與希望!這些榮民前輩未退伍前都是國軍官兵,他們從戰火中走來,了解戰爭的殘酷,他們孤身在臺,卻把希望寄託在榮民遺孤身上,這些榮民前輩已為今天的國軍寫下典範!

 幾年前,我們看到在臺東有士官長籌辦的「都蘭書屋」,為東部弱勢小朋友補課;我們也看到一群愛動物的憲兵同袍,利用休假幫棄養的毛小孩洗澡、募飼料、修建狗舍,我們更看到各級部隊官兵利用假日,到六龜育幼院或其他各地孤兒院,協助修繕院舍、幫院童健康檢查、協助衛教工作、帶小朋遊戲、輔導課業;國家發生重大天災地變時,國軍官兵的捐款不落人後,協助救災的熱忱,可以媲美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這些愛心力量的累積與展現,就是我們社會綿延不絕的生命力,也是臺灣最珍貴的資產,更是我們的「軟實力」傲人之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