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凝望背影

◎余孟書

 背影,不時勾起我揣度之心,暗地裡常忍不住估量,彷彿凝望的是一堵無法言語卻有話欲說的牆。日劇《Over Time》的片尾,停格在女主角笠原夏樹揮舞著新娘頭紗的背影,畫面美得令人動容,那是男主角楓宗一郎以背影為主題所出版的攝影集。打從見過那幀照片後,對於背影,我平白添了幾分細微的心思。然而,總以為自己在臆測些什麼,實際上僅是凝望而已。

 更早以前所凝望的背影,是朱自清描寫父親買橘子的肥胖身軀,戴黑布小帽、穿深青棉袍的樣貌始終蹣跚,除了在作者的記憶中踅踱之外,也在許多人心裡緩步。大概那個背影給我的印象太頑強深刻,不宜細想,怕若將形影輪廓描繪得過於清晰,會與周遭人物的背影重疊,悵然自失。

 不自覺間,相簿裡累積了許多背影,凝望成為攝影的主題。父親爬上梯子,細心修剪草木的認真;母親在陌生國度裡,興高采烈戲雪的天真;好友們一字排開,駐足於海邊遠眺落日的純真……親友們的背影以照片形式被留存下來。隨著歲月流轉,當我不再那麼陽光的時候,會使溫潤的記憶原封不動地重現眼前,恍若溜走的只是光陰的替身,過往的美好從不曾離去。

 現實中當然也有許多美好的瞬間,陪同友人出席頒獎典禮時,比規定時間早到,台上正在彩排,因流程走得不順暢,細節紛亂,工作人員的背影顯得局促,但又真摯動人。我選了離舞台最近的座位,不但視野佳,台上動靜都能瞧得仔細,且前方為貴賓席,還可近身窺探不易見著面的名家背影。典禮進行得相當順利,彩排時的凌亂竟消失無蹤,我們帶著愉悅的心情離開會場。由於友人遺失物品,又折返尋找,我則等在原地偷閒。前方廣場布置著公共藝術,餘暉映灑在一個個為家人捕捉笑容的背影上,我也和其他人一樣拍照。

 隨意取景時,忽有一雙眼熟的背影闖進鏡頭。身著靛藍長版外套的女子,黑色西裝搭配後背包的男子,他們是不久前坐在貴賓席的一對夫妻檔作家。兩人並肩走向廣場,有說有笑,像談著什麼有趣的話題,在我的鏡頭停格後,又一派優閒地縮成極小的背影,消失在盡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