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觀霧

◎陳律伶

 晨起時分,站在水社大山的入山口處,正見層層階梯遠通天際,不覺感嘆自身的微小。但正因如此,更需追尋極限,掙脫禁錮自己的心靈枷鎖;人雖渺小,登高則可眺遠。

 漫步山林,草叢樹葉間窸窸窣窣聲響不斷,曼妙的婉轉鳥鳴,隱匿的矯健身姿,都是對登山者最誠摯的歡迎。作客山中,回望前路,只見天幕靜謐,停車處的樸素山村由此觀之,好似近在咫尺。

 海拔漸高,濕氣愈重,淼淼雲霧以縮時攝影的形式,為山林青綠妝容染上迷濛的神祕色彩。

 遮蔽湛藍天空,掩蓋黃褐沙土,覆沒青綠山色,至柔水氣凝結出的霧氣,卻擁有隱藏一切的至剛丰采。

 「從風疑細雨,映日似浮塵。乍若轉煙散,時如佳色新。」早在南朝梁蕭澤的詩作中,即曾讚歎霧的多重面貌。霧的縹緲、霧的變幻在這片山林之中展露得淋漓盡致。

 立足於水社大山之上,眺望日月潭中最為顯眼的碼頭。層層疊疊的霧為日月潭拒絕了山中遊客的熱情目光,只允許我們觀望渺茫的船身隱隱於潭面飄搖。

 「起從水面縈層嶂,猶似簾中見畫屏」,天光正好,極適賞霧,自此觀潭,正可遠眺潭上霧製薄紗。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