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盟國實力衰落 美大戰略管理因應(上)

◎宋吉峰(譯)

 冷戰初期,美國重要盟國如北約及亞太各聯盟國家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總和占全球比率約2分之1,同時在軍費支出上也占世界總和的3分之1以上。當時美國最密切的國家如英國、日本、德國和法國等都是全球經濟和軍事實力強大的國家,在當時能夠挑戰美國權力地位的國家少之又少,即使是當時的軍事強國俄羅斯,其國際影響力也無法與之相比。就當時的國際氛圍而言,的確有利於美國全球權力發展,特別是在蘇聯解體後,美國大戰略主宰了全球各個區域。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美國實力依然強大,但是盟國的實力卻相對下降,這也敦促了美國戰略規劃者必須提出相應的策略,以維繫美國全球權力的優勢及安全穩定。本報特摘譯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研究中心(CSBA)之「處理盟國實力衰落議題:全球權力轉移下的聯盟管理與美國大戰略」其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

(編按)

 一、前言

 美國在歐洲和亞太地區盟國所占有的全球經濟和軍事能力已經嚴重下降,主要是因為俄羅斯、中共的崛起,特別是中共已經成為全球軍事和經濟的強國,中共的經濟和軍事發展侵蝕了美國盟友的實力。美國盟國能力下降並非表示是國家的實力退步,本文指的是與對手的相對實力,這些盟國仍然有能力繼續為美國的大戰略提出重大貢獻。但是,就相對於對手實力而言,盟國在冷戰後期的相對實力優勢已不復存在,美國必須對這個問題盡速反應,因這種狀況如果繼續惡化,盟國可能會改變對美國的合作政策,這將導致美國失去盟國的可能,直接影響美國在全球的權力及地位,美國戰略與預算評估研究中心學者認為,必須提出一套完善的盟國管理方式,協助盟國恢復或調整自身實力,美國本身也應該改變過去對於盟國的僵硬作法,以更靈活、創新的方式強化與盟國的合作,另外對於非盟國部分也應該運用其他方式,官方或非官方進行直接或間接的合作與交往。

 二、盟國相對實力衰落

 盟國的能力下降給美國大戰略帶來了相當大的挑戰,由於盟國相對於其地區競爭對手的實力下滑,為地區軍事平衡帶來了不利的情況,使得美國對於歐洲和東亞穩定與安全保證的承諾難以為繼。如果發生衝突,美國維護盟國的挑戰與困難將愈來愈大,在軍事方面,將導致美國長期習慣於運用遠征打擊或威懾的軍事行動喪失功能。此外,盟國能力也影響了全球自由主義價值與潮流,削弱了美國長期以來領導西方國家享有的軟實力優勢,美國必須重新評估這些盟國的價值和效用,並提出有效的應對策略。不可否認的,全球環境變遷的情況下,美國大戰略已經受到制約,而傳統盟國能力的弱化,則更加劇美國經濟困境及全球地位的影響力。

 冷戰之後,美國的核心盟友包含北約的盟國和亞太地區的「軸輻」聯盟成員,這些成員國的軍事實力和經濟能力,占了世界GDP將近一半的比率,軍費也佔世界全部的3分之1以上。日本、德國和法國是美國全球經濟和軍事的夥伴,但近年來,由於競爭對手實力的上升,使這些盟國的能力相對薄弱或急劇下降。冷戰後,在國際氛圍與全球權力分布情況下,助長了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使美國一躍成為全球首屈一指的超級大國,使美國大戰略獨霸於全球戰略成為可能。因此,後冷戰時期不僅是美國權力巔峰時刻,亦是盟國相對實力和影響力的黃金時代。在美國單極權力主導下,使民主國家成為強而有力的聯盟,讓民主國家團結於美國的權力之下。然而,時代的變遷,盟國的地位與實力已不若以往,全球經濟和軍事實力的分布已悄然轉移,日本、德國、法國和英國在過去的20年裡GDP和軍事力量相對下降,其主要原因是,由於主要競爭對手的能力上升之故,特別是俄羅斯和中共,它們的經濟和軍事實力上升速度與幅度,侵蝕了歐洲和亞洲各盟國的經濟和軍事能力。所幸盟國實力相對下降目前還不是一個普遍現象,相反的,盟國所擁有的軍事和經濟實力仍舉足輕重,對美國至關重要,現今美國及其盟國仍控制著全球一半以上的國防支出和經濟實力,甚至歐洲和其他盟國對於國防事務的努力,近期有積極上升的趨勢。然不可否認的是,相對實力而言,在競爭激烈的國際舞台上「盟國的優勢已無法於20年前相比」。但最令人諷刺的是,在當今國際場合上最常爭論的是美國實力衰落的問題,而對於盟國的實力下滑問題卻經常被忽視。

 總體而言,盟國實力下降正在對美國權力及應對全球議題上產生不利的影響,這種現象導致了區域軍事失衡危險,使美國在這些地區的「安全穩定承諾」更加難以執行,美國的傳統影響力角色正在褪色,讓美國對於運用軍事能力保衛歐洲或東亞盟國時,必須思考這些盟國可能無法如同以往提供相關能力及其他實質的支援行動,這也就是為什麼導致美國在後冷戰時期不斷修正其戰略方案。盟國實力下降,不但已嚴重侵蝕美國與盟國苦心經營建立的「利益」與國際體系,同時也削弱了全球自由秩序的發展,並破壞了原有地緣政治基礎下的國際外交和政治影響力。另外,這 也削弱了美國主導西方國家的軟實力優勢,這也迫使美國必須重新思考盟國的價值和效益。總之,美國傳統盟國實力的衰落正在給美國大戰略帶來挑戰,很明顯的,從美國全球戰略規劃可看出這種挑戰的制約不斷擴大。

 探究盟國實力下降的原因,其主要是盟國大部分時間過度專注於經濟趨勢的發展,忽視了國防軍事的規劃與投資,因此這種現象不太可能在短期內可大幅扭轉或改變,因為這是長期累積的結果,這種不利情況也迫使美國必須一如往常的,承擔更多責任以確保美國及盟國的安全,在全球各個地區應對各種不同的威脅或挑戰,這也使美國的能力不斷受到激化成長,讓單一美國的實力比過去更加強大,甚至有些戰略規劃者已習慣了這種情況的發展,美國必須改變這一思維,這並非代表美國已經放棄或蓄意削弱盟國的關係,事實上,這種情況是如同因果循環一般,美國此種方式只能治標不能治本。對於美國而言,美國應該尋求一種有效的聯盟管理方式,以緩和或彌補盟國能力持續衰落的困境,以反轉美國與盟國的綜合實力,進而持續維持美國主導的全球利益和國際秩序。

 美國可採取的方式包括:推動北約各盟國自身的國防能力,以及使美國各夥伴之間關係多樣化發展,以適應全球權力分布的變化;透過協調方式促進美國與地區貿易政策與地緣政治相結合,並強化盟國應對敵人的實力。總之,就是結合地區盟國的共同關切議題,將美國聯盟發揮最大的效用,同時依據國際環境的變化,發展出更密切的合作關係,其中包含「強化夥伴關係」及「新關係」的發展,因為美國無法以單一政策就可以扭轉盟國的衰落問題,但是透過共同的議題及一系列的合作行動,不但可敦促盟國發展自身能力,也可讓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有效率地與對手競爭。(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