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譠】從銳實力解析中共外擴局限性

◎黃秋龍

 前言

 美國智庫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主要經費係來自國會通過國務院進行的年度撥款,該基金會提出「銳實力」(Sharp power)觀念,不僅具有政策指標意涵,且已儼然成為美國外交理念新名詞。「銳實力」指的是針對特定國家發動顛覆、滲透,以利刃般的外交手段達到在境外壓制言論、擴張勢力,以至操控意識形態等目的。尤其,俄羅斯與中共經常被西方政治人物與媒體指稱,不當應用銳實力獲取影響力,將對美國盟友的長期利益造成威脅。顯然,銳實力觀念對中共積極推動的「一帶一路」建設、孔子學院、海洋戰略等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政策行動,將持續造成衝擊。

 俄「中」最具銳實力侵略性

 俄「中」固然成為對國際社會最具侵略性的「銳實力」大國,在現實層面看來,俄羅斯仍不足與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正面抗衡,且經濟發展亦呈現停滯,故而轉向採取在不觸發軍事衝突的前提下,應用銳實力扭轉其在國際社會上的劣勢。例如,藉國際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潰敗情勢,提高其在中東的影響力;對越南、印度展開軍事援助合作,以牽制美國與中共的印太區域影響力。相對於俄羅斯,中共擁有更充裕的經濟「硬實力」,然而,隨著西方國家與大陸經貿關係更加深廣,西方政治人物與媒體認為中共銳實力,伴隨著顛覆、滲透全球的疑慮。

 中共擴張影響力 西方媒體示警

 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德國等西方國家主流媒體,近期亦相繼指陳中共透過政治捐獻與提供旅遊接待等手段,誘使當地政客或官員代表大陸利益發聲。對於中共銳實力的滲透與不當影響力,西方重要媒體包括《經濟學人》、《金融時報》、《紐約時報》皆提出警示,中共發展「新形態的『中國』影響力」,造成「西方疑懼『中國』的影響力」。甚至,澳大利亞將明文禁止來自境外的政治捐獻與擴大間諜罪定義,其實即係針對中共銳實力的顛覆、滲透之防範。

 類似針對中共銳實力問題,從歐盟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反應,亦可得到檢證。尤其,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於去年11月底,出席在匈牙利舉行的「第7屆中國與中東歐國家經貿論壇」,倡議要促進共建「一帶一路」與中東歐國家發展對接。然而,歐盟內以西歐大國為代表的主流勢力,非但不領情,且揣測中共別有用心,意圖分化中東歐國家與歐盟的關係。今年2月5日,「德國墨托中國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與柏林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Berliner 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亦發表聯合報告,指稱中共正急速提升影響歐洲的力量,但其獨裁管制特性,卻對自由民主、歐洲價值觀與利益構成重大挑戰。中共主要透過公民社會、學術界、傳媒輿論與政治精英影響歐洲政治。其目標在於就特定議題和政治議程獲得全球支持、削弱西方國家的團結,以及營造全球對中共現行政治體制更好的觀感。

 隨着澳大利亞、紐西蘭、加拿大與德國等西方國家,對於涉及中共政治運作的警惕,以及美國國會和媒體亦積極檢視中共擴張影響力的問題,這股新興趨勢,不僅令大陸華人組織和個人,受到中共政治運作之影響,中共軟實力的體現,也呈現逐漸被詮釋為銳實力的趨向。例如,美國華人精英組織「百人會」(Committee of 100),在去年發布「起訴中國間諜:美國經濟間諜法的實證分析」(Prosecuting Chinese Spies: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the Economic Espionage Act)白皮書,和「2017年『中』美兩國公眾印象」民意調查報告。該兩項研究,都反應美國社會對中共銳實力的質疑。尤其,白皮書統計發現,亞裔公民被起訴並冠以間諜罪者,是其他族裔的2倍。自2009年以來,62%的間諜罪被告為亞裔,52%為華裔;華裔及所有亞裔受到的判刑,分別為平均25及22個月,比非亞裔的平均11個月高出2倍多。可想見的是,中共銳實力伴隨著顛覆、滲透的疑慮,反而激起國際防範意識,更反應在中共簽證自由度指數為何持續偏低,直至2018年其在218個國家與地區,可免簽進入僅60國,顯與其實力成長不相對稱。

 結論

 隨著西方政治人士與主流媒體積極檢視中共擴張影響力的問題,甚至政策智庫的研究報告,亦指陳其銳實力的政治衝擊逐步升高,即使當前中共與美國、日本、韓國外交關係相對穩定,然而,中共對西方國家意識形態入侵之憂慮,卻遠不及西方國家對其銳實力擴張的恐懼。可見,中共銳實力對國際社會的政治衝擊,仍將是大國博弈的開端。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