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中共推社會信用體系 強化監控

中共信用評級機制,顯然已成為一種分化手段,讓社會大眾自我審查、彼此監督,或是讓反政府人士自動被大眾排擠、孤立。(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共信用評級機制,顯然已成為一種分化手段,讓社會大眾自我審查、彼此監督,或是讓反政府人士自動被大眾排擠、孤立。(達志影像/美聯社)

◎黃秋龍

 前言

 中共正試圖利用大數據、網際網路結合社會信用體系,進而強化其對境內外人員與機構的控制,包括應用於監控政治異議人士。中共國務院曾於2014年發布《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成為推動社會信用體系之政策理論基礎。該《綱要》要求將社會各層面,包含政府、企業、個人的信用程度科學化、數據化,並透過獎懲制度:守信獎勵、失信嚴懲的方式,做為強化社會管理的手段。凡此,所謂「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既指涉經濟發展、社會治理、國家管理與人民生活等公共政策層面,同時也聯繫著社會與政治控制的國家安全領域。

 大數據戰略具公共政策與國家安全意涵

 中共國務院於2014年發布《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2015年8月則印發《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中共18屆「5中全會」將大數據上升為國家戰略,宣稱「實施網絡強國戰略,實施『互聯網+』行動計畫,發展分享經濟,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在「19大」政治報告則指出:「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同年12月8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2次集體學習時,發表「審時度勢精心謀劃超前布局力爭主動,實施『國家』大數據戰略,加快建設數字『中國』」講話,提出「大數據是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論斷。中共國務院職能機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聞發言人嚴鵬程,於今年1月20日,提出「2018年將開展『十三五』規劃實施情況中期評估工作」(簡稱:「評估工作」),其中並就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情況進行重點介紹,該「評估工作」亦成為觀察大陸官方公開說明社會信用體系之重要視角。今年3月28日中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24個部門簽署《關於對公共資源交易領域嚴重失信主體開展聯合懲戒的備忘錄》,決定對公共資源交易領域存在嚴重失信行為的企業及負有責任的法定代表人、自然人股東、評標評審專家及其他相關人員實施聯合懲戒。

 渠等原始構想主要是做為社會治理創新的一環,乃在設定的體系中,不僅可對社會大眾的交通出行信用、公共道德進行評分,黨政部門還嘗試將以大數據、網際網路、人工智能(慧)為基礎,全面爬梳評估網民對中共與政府態度的可信度,高信度者會得到各種貸款優惠和工作培訓;反之,低信度者甚至將被禁止進入某些行業工作。且政府擁有律定某些職位最低評分標準的主導權。尤其,未來將朝向「要加強國際數據治理政策儲備和治理規則研究」,不僅中共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將向境外擴張,並對我國際網路空間與權益造成衝擊。

 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對兩岸互動帶來新衝擊

 嚴鵬程在「評估工作」即宣稱:將「持續推進聯合獎懲機制覆蓋重點領域。截至目前,針對A級納稅人、優秀青年志願者、海關高級認證企業、安全生產守信企業等簽署4個守信聯合激勵備忘錄,針對工商監管、上市公司、安全生產、環境保護、食品藥品安全等領域簽署29個失信聯合懲戒備忘錄。據不完全統計,這幾年來,依托這一機制,共限制842萬人次購買機票,限制327萬人次購買動車、高鐵票,限制7.1萬名失信被執行人擔任企業法定代表人及高管,109.9萬人懾於信用懲戒主動履行了義務,經過信用修復從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移除。」

 目前中共信用評級機制,主要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的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螞蟻金服) 的「芝麻信用」,以及騰訊控股有限公司(簡稱:騰訊)之「騰訊徵信」。兩者背景均以《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為依據,「對守信主體實行優先辦理、簡化程序、『綠色通道』等激勵政策,對失信主體採取行政監管性、市場性、行業性、社會性約束和懲戒」,「建立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制度。」亦即嘗試將社會各層面的信用程度數據化,並透過獎懲制度,做為強化社會管理的控制手段。

 螞蟻金服係在2015年1月成立的個人信用評估服務公司,目前「芝麻信用」信用評級機制仍在公測階段,評分區間以分數方式呈現,最高950、最低350。相對於螞蟻金服,具有即時通訊軟體龍頭稱號的騰訊,則擁有社交數據上的優勢,目前擁有約8億QQ帳戶,並於2015年8月推出類似的「騰訊徵信」,儼然已與阿里巴巴分庭抗禮。其中,最引起各界矚目的信用評級機制,乃在於政治傾向會影響信用分數。例如,芝麻信用有5個評分大項:(一)信用歷史:過往信用帳戶還款記錄及信用帳戶歷史;(二)行為偏好:在購物、繳費、轉賬、理財等活動中的偏好及穩定性;(三)履約能力:享用各類信用服務並確保及時履約;(四)身分特質:在使用相關服務過程中留下的足夠豐富和可靠的個人基本資訊;(五)人脈關係:好友的身分特徵以及跟好友互動程度。

 在此評分大項或即時通訊中,若使用者在個人社群網站上發表反政府的言論,則個人信用分數將會降低;反之,若發表支持政府的言論,分數則會提高。至於購物紀錄,若購買「國產商品」,則個人信用分數會上升;購買進口產品,則分數會下降。即使,螞蟻金服、騰訊或中共官方,不可能公開說明、承認信用評級機制與社會政治控制上的關聯性。然而信用評級機制,顯然已成為一種分化手段,讓社會大眾自我審查、彼此監督,或是讓反政府人士自動被大眾排擠、孤立。因而,不論信用評級機制是否納入政治傾向考量,該等機制已經造成社會排擠或政治立場選邊效應。亦即,信用評級機制以正面獎勵代替負面懲罰,讓配合者擁有更多的福利;相對的,其可能產生的排擠效應,則可以直、間接使個人或團體順從當局的價值觀。

 結論

 中共進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對兩岸互動與人員機構往來,將會帶來新興衝擊。因為在該設定體系中,任何人員或機構,對中共及其政府態度可信度之高低,不僅將會對其自身活動空間與相關權益造成影響,甚至與大陸從事戰略性投資或高端敏感技術轉移時,都會受到中共社會信用體系的制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應用信用評級機制在兩岸互動上,不僅可將在大陸活動的個人或機構之政治傾向與信用分數進行爬梳評估;甚至對個人或機構,造成自我審查、彼此監督的矛盾關係,以及讓反對中共或「中國」之人士,自動被社會大眾排擠、孤立。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