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舊夢

◎林念慈

 微微風湧起舊夢,夢大概都是如真似幻的,燈火搖曳,水光蕩漾,一切都浮動著,所以如夢。

 不需要走多遠,因為心事都只在近處徘徊,若不能正視自己的困擾,走到哪裡都是相同處境,所以也僅僅只是徘徊。都說獨自莫憑欄,因為江山無限,引人傷情,但不該憑欄的真正原因是,欄杆從來就不是牢靠的,一如人生,要試著自己站穩,一步一腳印,千萬別依賴。

 歌手唱著「我像落花隨著流水,隨著流水漂向人海,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總覺得缺少一份愛……」。看著河面波光瀲灧,竟讓人惆悵,人海茫茫不知身何在牽引著情緒,不是寂寞也非悲傷,只是想再看一段風景,平靜溫柔地寫一段文字。人生走著走著,大悲大喜沉積多了就難再悲喜,就算繞過山、行過舟,亦無可挽留,總要奔赴前進,因為來來去去的不是水,而是如流歲月。

 妳說再也想不起難忘的是什麼,獨自徘徊舊夢中。而我在河畔,在自身際遇的回憶裡來來去去,聽著一首老歌,心事早已是多年窖藏,或者找一個適當時機開封;告訴自己不要徘徊,因為繞不出去的,願意的話就坐一會兒,等待不再暈眩的時刻站起來,再欣賞另一段新的風光。

 所以往事只是舊夢,它停留在昨日繞樑。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