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共軍擬運用體系對抗 癱瘓對手(上)

◎馬曉鈴(譯)

 在過去20年,共軍針對現代戰爭的訓練、組織和裝備的做法,已經受到系統思維的徹底影響。然而,到目前為止,這議題在西方的中國大陸觀察界受到的關注相當貧乏。中共許多軍事文獻刊物指出,共軍已經認識到,戰爭不再是競爭對手之間特定單位、武器、軍種,甚至是特定武器平台的較量,而在於與敵人不同作戰體系的對抗。這種戰鬥模式在現代戰爭中是獨一無二的,發生衝突的戰場也是一樣。這被稱為體系對抗(Systems Confrontation)。體系對抗不僅發生在陸地、海上和空中等傳統物理領域,且在外太空、非物質空間、電磁甚至心理層面。共軍目前的勝戰理論是建立在成功發動體系破擊戰的基礎上,癱瘓甚至摧毀敵方作戰體系的關鍵功能。(編按)

 近來的共軍文獻顯示,中共計畫單位在試圖癱瘓敵人作戰體系時,有4種目標型別。首先,共軍文獻要求進行打擊,以降低或擾亂對手作戰體系中的資訊流動。其次,文獻提到了降低或擾亂敵人作業體系的基本要素,其中包括但不限於其指揮和管制、偵察情報及火力能力。第三,文獻亦主張降低或擾亂敵人作戰體系的運作結構。其中包括前提功能的物理節點,因此即囊括整個指管網路、偵察情報網路或火力網路。最後,文獻裡要求擾亂敵人作戰架構的時間序列或節奏。這是為了降低和最終破壞作業系統自身「偵察-控制-攻擊-評估」 的過程。

 前言:論體系在中共軍事思想中的重要性

 現在愈來愈難找到共軍的報紙文章、期刊文章、演講或書籍,沒有不偶爾提到體系、體系對抗和(或)體系破壞戰爭的。事實上,對於體系的思考幾乎貫穿共軍現代戰爭訓練、組織和裝備等方面。

 迄今為止,大多數關於共軍如何進行軍事行動和戰爭的評估都集中在共軍可能發動的行動和已發展或正在發展的硬體能力上。

 出處和方法論

 方法論是經驗和歸納。本報告藉由收集、綜合和分析大量中共軍事出版刊物,包括報紙、期刊文章、書籍和國防白皮書。這些作品中有許多是由共軍最高層出版社出版,由共軍內部知名思想領袖撰寫或編輯,當中許多具備將官軍銜或具有高級指揮經驗。

 限制和了解差距

 共軍對其自身體系的構想不斷演變,乃是源自其對於執行體系對抗與體系戰爭的理解。目前我們所知的只是一般針對幹部的文獻、報紙和期刊文章,以及針對未來的高階軍官的專業軍事教育教科書。

 其次,在共軍內部仍有許多關於建立作戰體系及其組成部分的最佳方法之辯論。有些人提出只有4個主要子系統,也有人提的多達7個。不管數量如何,基本上所有相同的功能和子系統都存在於作戰體系的願景中。本報告掌握不同的來源,並提供每個部分的所謂「麵包屑」蹤跡,讓讀者在新資訊出現時得以進行有依據的評估。

 儘管存在這些局限性,但迄今為止文獻中的體系討論一直是漸進性的,而非革命性的。此外,共軍本身至今仍未真正了解其所預想的系統能力。事實上,它認為自己仍然尚未完全實現機械化,更別提資訊化了。如果面前的道路將帶來風險、飛躍式的推進,則可能會引發共軍的謹慎和猶豫。

 概念:體系對抗與體系破壞作戰

 了解共軍如何作戰,意味著理解它打算如何使用旨在執行軍事行動,並贏得戰爭的體系。事實上,體系構建是共軍作戰的模式。雖然西方的共軍觀察家才開始認識到它的重要性,但系統體系的思考的確大量廣泛存在,且是90年代末以來,中共軍事文獻的一個主要特徵。

 體系對抗:現代兩場戰爭

 1991年波灣戰爭和1999年的科索沃戰爭預告了共軍一個新的戰爭時代。美國領導的聯軍對抗伊拉克和南斯拉夫獲得驚人勝利,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強調匿蹤和精確制導武器,以及在戰場上殲滅敵軍並非取得勝利的先決條件之概念。當決定開戰之時,伊拉克和南斯拉夫部隊在戰場上的運作能力已是「局限、不足,且毫無用處」,但他們部隊遭致殲滅並不是行動成功的先決條件。事實上,在1999年科索沃戰爭中,美國領導的聯軍在癱瘓南斯拉夫作戰體統方面取得了非凡的成功,表示貝爾格勒劣於對手且不堪重負的部隊在戰爭中倖存了下來且相對完好。即使1991年的伊拉克部隊沒那麼幸運,從前線撤退時遭遇眾所周知的「死亡公路」事件,他們的毀滅並非解放科威特的關鍵原因。

 鑑於這些事例和其他情況,共軍所認識的現代戰爭本質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則是不足驚訝。在過去20年,共軍愈來愈認識到,戰爭不再是對立軍事力量之間殲滅彼此的較量,而是彼此作戰體系之間的衝突。在這個新的現實狀況下,如果敵人的作戰體系因為關鍵能力、武器或組成系統的單位受到攻擊或破壞,變得無效或完全無法發揮作用,那麼它就可能被打敗。因此,根據共軍的出版文獻,現代戰爭已被描述為2方作戰體系之間的衝突。根據它的性質,這種特定類型的體系與體系之間的武裝衝突,被共軍稱作為體系對抗。

 共軍渴望成為能夠成功發動現代戰爭的力量,同時也認識到聯合作戰的性質正在變化和演進。事實上,共軍近期所謂「打贏資訊化局部戰爭」的軍事戰略就是特別掌握了此一現實。據其分析,早期機械化時代的聯合作戰以線性方式呈現—即是從前方至後方、從外部而內部、從向前位置到深入位置執行任務,並且依據命令先後展開。目前此新戰略則是明確認識到在資訊時代進行的聯合行動愈來愈屬非線性,因為在戰場上,有各種任務的不同單位持續開展行動。

 不僅是戰爭模式(即系統對抗)和聯合作戰方式(即非線性)對現代戰爭來說是獨特的,所發動的衝突也是一樣。體系對抗不僅發生在陸地、海上和空中等傳統領域,還包括外太空、非實體網路空間、電磁甚至心理層面。

 雖然在過去,能在一個或幾個領域上取得優勢便足以獲得戰爭勝利,但體系對抗需要在所有領域實現「全面支配」。 例如,在20世紀,空中優勢被認為是達到陸地或海洋優勢的必要條件。但在體系對抗概念下,資訊優勢被認為是實現其他領域優勢的核心前提。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