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共軍擬運用體系對抗 癱瘓對手(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馬曉鈴(譯)

(接上文)

 任務為主之作戰體系的例子

 依據共軍的制度體系建設下,危機發生時,在廣泛的戰略層次戰爭體系中,多種作戰體系將會建立並運用。實際的作戰體系是基於元件執行特定的戰役的子集以執行特定的戰役市場活動或市場活動任務。

 雖然文獻揭示了某些作戰體系,卻沒有提供潛在作戰體系的整體範圍。研究學者們應該明白,這些系統的名稱與特定的已知行動類型相當類似。雖然我們已知大部分的軍事行動,然而似乎還有許多其他潛在的作戰體系,不是西方所陌生未知的,就是尚未在文獻中更詳細探討的。

 火力戰作戰體系

 火力戰作戰體系在開展聯合火力打擊活動時,對各種目標進行攻擊性火力攻擊,以實現1.軍事威懾;2. 透過懲罰性攻擊來升高危機;3.癱瘓或削弱敵方作戰體系;4.破壞或妨礙敵方重要軍事、政治或經濟目標;5. 破壞敵人士氣。

 火力作戰體系的功能是在進行聯合火力作戰以保障各項行動時,首先對敵人的作戰與戰略縱深進行火力打擊。這可以透過多種方式進行,包括 1.保障實現「3個優勢」(即資訊、空中和海上優勢),藉由實體銷毀攻擊和率先實現空中和海上優勢,以實現資訊優勢。2.實施火力封鎖,保障空中和海上封鎖。3.對敵方作戰體系進行支援性攻擊。

 火力戰作戰體系保障各種行動的第2個功能是經由摧毀∕阻斷關鍵戰場目標、擾亂敵方通信線路、火力攻擊在側翼機動或撤退的敵軍交戰部隊。基於我們從2003年資料對於火力作戰體系的理解,以及最近的消息來源,該系統包括5個主要子系統:指揮系統、火力打擊系統、資訊對抗系統、偵察情報系統和支援保障系統。此系統中任何1個元件的能力的數量和類型都取決於其應急的特性。舉例來說,如果決定使用轟炸機或巡弋飛彈(如果是的話,數量多少?),就要依據行動所需。

 火力戰作戰體系的指揮系統可擴展到系統正在執行或支援保障的行動中。根據我們對作戰體系的認識,火力戰作戰體系可以由戰區指揮官領導,也可以委派副指揮官。

 火力戰作戰體系的火力攻擊系統,包含不同單位、平台和人員,具有在所有領域找到目標和攻擊敵方系統、單位和基礎設施的能力,同時避免或降低資訊和電子領域遭攻擊。包括:

 ●空中作戰體系

 ●太空作戰體系

 ●飛彈作戰體系

 ●海上作戰體系

 ●陸上作戰體系

 資訊作戰體系

 信息進攻系統其目的是要發動網路、電子和認知領域。包括:

 ●電子攻擊

 ●電子防禦

 ●網路攻擊

 ●網路防禦

 ●心理攻勢

 ●心理防禦

 ●資訊設施破壞

 ●反破壞

 結論

 共軍認為系統對抗是21世紀戰爭的基本模式。系統破擊戰爭是共軍目前的勝戰理論,而非殲滅戰爭。這種情況下的戰爭是建立在發展一個比對手更優越、能夠充分利用資訊革命的作戰體系。這種運作系統能夠同時在7個領域(陸、海、空、太空、網路、電磁和心理)發動戰爭。這需要聯合行動能力及所有系統與單位透過一個極其強大的資訊網路鏈結。

 事實上,對系統體系的思考幾乎遍及共軍現代戰爭之訓練、組織和裝備的各個方面。除了國際媒體相當關注的新式軍事平台之外,他們也希望建立一個均衡的作戰體系。這包括但不限於在整個指揮鏈開發及使用指揮資訊系統,同時提高軍事傳輸網路的穩健性。

 了解共軍對系統破擊戰爭的思考將如何演變是相當重要的。在其內部,體系系統的重點在預期如何擊敗潛在對手方面,大大影響了它的計畫和訓練。共軍正積極思考對手的作戰體系,以及如何最有效地擊敗他們。它也自認了解(不管是基於事實或僅是猜測)對手作戰體系的弱點。這將決定在衝突發生時,共軍如何指揮它的攻擊行動,因為正是這些弱點(無論是真是假)被認為將會是戰鬥力的重點。

 此外,還必須持續追蹤其關於開發和形成作戰體系的思想演變。更加掌握共軍的作戰體系,並有足夠的能力挫敗其執行任務的能力,就更能有效阻止中共採取某些行動。這意味著要掌握共軍作戰體系資訊流、要素、結構和節奏的薄弱環節,成功找到方法大幅降低或破壞這些部分。如有必要,擊敗共軍的軍事行動同樣也在於有效地削弱或破壞作戰體系的相同部分。這凸顯了一個事實,即鏡子成像(一個面臨陌生對手時常用的分析捷徑)可能會不正確,或更糟糕的是無效,因為可能選擇了錯誤的目標。無論哪一種情況,了解共軍的作戰體系、子體系,以及它們的聯繫和互存關係,對於外國軍事分析家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

 任何領域的新技術都可能需要新的反制措施。例如,20世紀前的軍隊從不需要飛彈,因為空中威脅不存在。同樣地,20世紀末之前,軍隊也不需要防火牆和加密技術來遏阻網路威脅。由於新的技術(如軌道砲和高超聲速滑翔體等等)變得尋常,將會增加到共軍作戰體系中。由於敵人也開發這些系統或其他系統以在各領域取得優勢,共軍將尋求體系設計來對抗這些能力。

 最後,如前所述,共軍對體系的思考仍然是不斷變化的。本報告中討論的許多體系、能力及概念,仍然是他們期望達到的。共軍的頂尖思想家將繼續辯論和改良關於如何進行體系對抗和體系破擊戰的概念和理論。當前,持續追蹤這份期望與想法,是否會在未來實現成為其作戰體系,將會愈來愈重要。(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