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少年心事

◎琹涵

 我曾有很長的時間在國中教書,也因這樣的機緣而認識了許多可愛的少年朋友。每個人的成長歷程都不盡相同,縱使各有各的難處,但我相信他們都蒙受祝福。

 青春期的他們,需要有同儕的認同,又想特立獨行;希望擺脫父母的約束,卻未必找得到前行的目標。他們想成為大人,卻只是個孩子,他們不斷地擺盪,心裡有說不出的迷茫。

 有的人很敏感,或許有部分是源自個性;看到落花離枝,雖未必有如黛玉葬花般的淒涼心境,但也可能擁有「一片落花天上來」的想像。只是,能有如此關於美的想像,我是既羨慕也喜歡。在我的眼裡,這樣的人太過敏感,其實過猶不及都未必好。

 過於敏感常苦了自己,好處未必多,除非他走的是創作或設計的路。

 太過敏感,想得太多,說不定離事實更遠;過於負面的想法,常讓人陷入不快樂的泥淖,種種事前的憂慮未必會真的發生。可是,已經惴惴不安,那些憂心焦急都成了心中的重負;其實應該放下,唯有放下才能自在。

 如果一個人能單純一些,或許快樂就多了;落花只是落花,有時候真的也不必想太多。

 有這樣的一段話,是我喜歡的:「不忮不求,可想見光明境界;勿忘勿助,是形容涵養工夫。」一個人不嫉恨他人,也不求全責備他人,可見他光明磊落的精神境界;既不疏忽鬆懈,也不急於求成,是形容一個人修養身心的工夫。

 對任何人來說,謙卑是必要的,循序漸進也是必要的。我每每看著有些學生努力讀書,雖然苦悶,卻足以讓父母師長安心,沒有荒廢學業,讓前景較為明確。有的孩子無法適應眼前的教育學制,衍生的難題更多;有人打架滋事,有人出言不遜,有人被關到少年感化院裡去……人生的路變得曲折,更是加倍辛苦。

 青春期會過去的,走過了就好。隨著時光的流逝,昔日青澀的少年總會長大,在回首裡,對自己當初的魯莽衝撞以致背離軌道,恐怕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對那些曾經因自己的言行不當而受傷的人,只有深深致歉。

 少年時容易輕狂,也是生命扉頁中難忘的一章。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