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離別

◎賴姿吟

 昨日夜裡,寒風仍舊吹襲屋外交雜的竹影,狹長紛錯的墨竹搖晃不止,晶瑩剔透的星光如絲縷般流瀉而下,落在冰清的竹節上,玉石色的綠竹挺立於動靜交疊的夜晚。

 妳宛如纏綿柔情的淒風,鳴唱傷感夾雜刺痛的曲調,酸甜苦澀都由自己獨享,在妳的世界裡,淺嘗盤根錯節的苦痛,絕望的眼神彷彿被刺瞎,再也見不到陽光流轉的金縷色波動,料峭春寒的溫度令我心頭頓生涼意。

 忘記歲月停滯多久,腦海盤旋在有妳的日子裡,忘卻曾經歡笑的年華,留下的陰霾隱隱作痛,攪和著一次又一次的悲創,墜落在深不見底的懸崖裡。

 妳不捨地望著我,我遠遠地凝視妳,我們隔著一道過不去的牆,誰都不願把它敲開,或許是怕崩落的瓦堆拼不回去,也或者那堵牆是我們最好的偽裝,誰都不願卸下,高傲冷豔的妳如薔薇花般嬌嫩迷人卻又帶刺。

 妳自負,我也高傲,我們在沒有對方的世界裡重新走到軌道上,做回自己原本的樣子,不用軟弱地改變自己的方向,各自揮別此站的風景,往下個旅途前進。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