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巧妙運用美「中」矛盾 泰向北京靠攏

◎呂炯昌

  泰國軍方2014年發動政變奪權後,軍政府始終禁止政黨活動,並不斷推遲大選時程。不過,泰國軍方已在3月底宣布預計6月解除相關政治禁令,以利政黨籌備2019年2月的大選。美國與中共同時也在泰國角力,試圖拉攏泰國這個重要的東南亞國家。

 軍方政變奪權 一再推遲大選

 2000年,富商戴克辛當上總理後,面臨傳統勢力反撲,紅衫軍走上街頭抗議,讓政局陷入動盪。2006年軍方發動政變,罷黜戴克辛,迫使戴克辛流亡海外。2011年8月為泰黨勝選,戴克辛的胞妹盈拉獲國會推選為泰國首任女總理,但戴克辛在泰國政壇仍深具影響力,反對黨因而繼續發動反政府示威。 盈拉擔任總理期間,實施稻米補貼計畫,卻遭軍政府指控浪費公帑達3千多億元,致因腐敗貪污被調查。2014年5月7日,遭泰國憲法法庭以濫權和違憲解除其總理職務,要求她立即下台;5月23日,軍政府發動政變,將盈拉扣留。盈拉則是在2017年8月逃往海外,投靠戴克辛。

 軍政府掌權後成立「國家和平秩序委員會」,持續剷除戴克辛家族勢力,以防該勢力反撲;另一方面,透過修訂臨時憲法限制政治活動,其中,臨時憲法第44條以維護和平為由,賦予軍政府絕對權力,限制集會遊行、媒體審查與政黨活動。儘管2017年通過新憲法,但第44條卻獲保留。泰國軍政府執政後,飽受美國、歐盟與澳洲等西方國家壓力,要求盡早恢復民主。軍政府在2016年時曾放出風聲,預計2017年舉行大選,之後又宣布推遲到2019年2月前;選舉一再延,遭質疑是軍政府對於勝選沒信心。2016年時,泰國總理帕拉育喊出「泰國4.0」、發展「東部經濟走廊」(Eastern Economic Corridor, EEC)等口號,名義上是促進泰國經濟轉型,卻也被認為是政治綁樁、拉攏選民。

 泰「中」深化合作

 中共與泰國在1975年建立外交關係,並成為泰國最大貿易夥伴,泰國現在每年3000萬觀光客中,高達3分之1來自中國大陸。2013年中共總理李克強訪問泰國時簽署《「中」泰兩國關於深化鐵路合作的諒解備忘錄》,並達成「高鐵換大米」共識,之後隨著盈拉下台而遭擱置,但「中」泰關係並未停滯。2014年泰國政變後,中共表態第一個承認軍政府。美國歐巴馬政府則暫停對泰國軍援,以懲罰軍政府。中共因而乘虛而入,2015年6月,「中國船舶重工」生產的S-20型潛艦,打敗德國、法國與俄羅斯廠商,贏得泰國潛艦採購合約;隔年,「中國北方工業公司」生產的VT4主戰車擊敗俄羅斯T-90,贏得泰國陸軍戰車採購合約,中共並於2017年11月泰國合作設立了軍備生產與維修中心。

 泰國也是中共「一帶一路」戰略發展的重點國家,陸資企業擴大在泰國基礎建設投資,尤其以2017年12月動工的「中」泰高速鐵路最值得關注;這條鐵路連結中國大陸、寮國與泰國,全長867公里,完工後,不僅中國大陸旅客能搭乘火車從昆明直達曼谷,也能鞏固「中」泰關係,更能擴大北京在東南亞的影響力。

 防堵中共 美泰恢復軍事交流

  泰國位處東南亞中心地帶,戰略地位相當重要。冷戰期間,泰國政府擔憂中共與北越在境內從事顛覆行動,配合美國軍事圍堵共產主義在東南亞擴張,美國也提供經濟與軍事援助,成為泰國主要盟邦。越戰期間,美軍租用泰國軍事基地,對北越與寮國發動空襲。隨著越戰在1975年結束,美軍

雖於隔年撤離泰國,但美泰之間仍維持軍事夥伴關係。

 美泰間每年軍事活動達40次,最重要軍演為「金色眼鏡蛇」(Cobra Gold)聯合軍演;這項軍演始於1982年,旨在透過多國部隊演習以推進地區安全,構建東南亞地區安全體系。泰國軍方2014年5月發動政變,造成30多人死亡,歐巴馬政府祭出凍結470萬美元軍事援助,並縮小「金色眼鏡蛇」軍演規模,以作為懲罰。

 美泰國防合作因軍事政變而暫時降級,給與中共見縫插針機會。2017年總統川普上任後,決定擱置政變爭議,以避免泰國更加靠向中共。同年8月,時任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前往泰國訪問,期間除前往大皇宮祭拜駕崩的前泰王蒲美蓬外,並與泰國總理帕拉育舉行會談,被認為是川普政府試圖擱置泰國政變爭議的舉措。泰國軍政府2015年決定向中共採購潛艦後,令華府大為緊張,除試圖向泰國施壓外,更決定讓川普決定恢復美泰軍事交流。在中共於泰國設立軍備生產與維修中心後,美國亦於2018年1月的美泰國防戰略會談中提出設立武器維修基地的需求。表面上,是維修美國方便在泰國的美製武器,實際上是與中共分庭抗禮,增強美泰軍事合作。

 結語

  二次大戰爆發前,泰國是東南亞唯一的主權國家,更是二戰期間少數未被日軍侵略的亞洲國家,這要歸功於泰國善於巧妙運用大國之間的矛盾,不只能在列強中求生,並獲取不少利益。如今,泰國軍政府利用中共與美國之間的戰略衝突,獲得軍事利益,也利用中共與日本間的地緣政治矛盾,贏得基礎建設援助,可說是平衡外交的最佳詮釋。

 然泰國政局發展仍充滿變數,除了軍政府是否真願歸還政權外,過去每當泰國陷入政治紛爭,只要泰皇蒲美蓬出來調停,各方都會退讓,掌權者也必須獲得泰皇認可才能執政。但備受泰國人民景仰的蒲美蓬在2016年10月過世,新泰王瓦吉拉隆功與軍政府的關係,將是日後泰國政局能否穩定的重要關鍵。(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