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反制北約奇襲 俄擬先制攻擊(上)

◎黃文啟(譯)

 俄羅斯近年來在歐洲地區的侵略與滲透行為,令西方國家十分憂心。然由於雙方傳統打擊戰力落差不斷加大,莫斯科當局亦疑懼北約之猝然攻擊,造成俄國可能採取「先制行動」做為反制手段。哈佛大學「貝爾福研究中心」針對此種恐怖平衡狀況進行研析並提出部分建言。本報特摘譯其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部分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俄國軍事與政治高層長期以來,一直在討論如何因應北約可能對其發動奇襲攻擊。其中部分權威軍事戰略家認為,不久之後將無法單靠防禦作戰阻止此種攻擊;因此主張必須採取先制主義,以捍衛領土完整和關鍵利益。若採取此種作法,俄國高層必須授權軍事指揮官在面對國家關鍵利益似乎即將遭受可能攻擊的情況下,對北約軍事與政經目標率先發動戰略性非核武或有限核武攻擊。

 克里姆林宮當局截至目前顯然仍否定這些戰略家們所訴求之先制攻擊作法,因此,完全將其排除在俄國連續幾項非機密版軍事準則的範圍外。然而,如果北約攻勢性武力與俄國防衛力量之間的落差持續擴大,則莫斯科當局就極有可能轉而採取先制作法,大幅增加北約與俄羅斯爆發大規模戰爭(包含核子戰)的風險。因此,美國與北約決策高層實應立即採取行動,藉由強化北約組織聯軍在歐洲的兵力韌性(包含網路與太空戰力),勸服俄國當局不要走向先制戰略,同時還必須避免相關作為導致俄國日益恐懼北約發動奇襲攻擊。

 四面楚歌的困境

 近年來俄羅斯軍事戰略家的研究著作,大多數均認為美國(加上北約盟國)正在追求建立全球性霸權。他們推論華府當局視俄羅斯為其建構全球絕對支配權目標的主要障礙,故一直處心積慮地阻止俄國重新恢復其全球強權地位。因此,美國與北約的作法已威脅到數項俄羅斯關鍵利益。首先,俄國戰略家主張北約東擴已侵蝕俄國西部邊界的地理緩衝區,對於其主權與領土完整構成迫切威脅。同時,這些戰略家們還指控華府當局利用所謂「色彩革命」在俄國疆界外圍扶植西方的代理國家。他們擔心這些國家可能在未來變成西方對俄羅斯採取軍事行動或秘密滲透的基地。俄國總統蒲亭也一再控訴華府當局陰謀在俄羅斯境內挑起色彩革命。不僅如此,由於原油價格持續在低點迴盪,加上西方世界的制裁行動,導致俄羅斯經濟遭受重大打擊,更嚴重削弱莫斯科當局的全球影響力。

 俄國部分頂尖軍事思想在其總參謀部內部刊物〈軍事思維〉中撰文,主張上述地緣政略趨勢加上同時期出現的軍事領域變化,導致威脅雪上加霜。雖然這份刊物(由俄國國防部所發行)並非預判俄國軍事政策變化的確切指標,但美國情報分析專家普遍認為,其為評估俄國高層軍事戰略家對戰略環境認知,以及他們認為應如何處理各種不同威脅的可靠參考資料。檢視2007年以來〈軍事思維〉刊物中有關戰略事務的文章,可以看出俄國分析家們對於未來即將形成之戰略樣貌有幾項主要看法。

 首先,俄羅斯戰略家們研判未來若與北約爆發戰爭,將會瞬間以超乎想像的極高速度進行。衛星和無人飛行系統感測器及資訊網路普及化,讓西方世界擁有空前的遠距情資掌握能力。同時,美國及其盟邦還能運用網路、指向性能量、電磁頻譜及極音速武器等,對俄羅斯展開雷霆萬鈞的攻擊。某些俄國戰略家甚至認為,上述科技中有多項可以讓北約組織對更廣大目標區內的各種目標進行偵搜與打擊。導致俄羅斯更廣範圍的領土在衝突爆發伊始即曝露在北約攻擊威脅之下,並使俄國軍隊更難對某些潛在目標進行掩蔽和防護作為。最後,部分俄國戰略專家預判,西方國家還會使用某些更新的科技—諸如由成千上百無人機組成的機器群攻技術—以空前未有的方式刺探俄國防禦體系,進一步增加其遭到徹底擊潰的可能性。

 某些俄國頂尖軍事戰略已經無法確定自身能否抵禦此種威脅,尤其美國若能持續保持其科技優勢,情況將更為危殆。這些專家中有部分人更進一步主張,未來戰爭攻勢的一方才能掌握決勝優勢,而非守勢的一方。這些戰略家認為單靠防禦作為已幾無可能保護俄羅斯關鍵利益不受敵軍空中、太空與網路攻擊。甚至連核武報復威脅手段在未來也無法嚇阻敵人對俄羅斯發動侵略。換言之,若然西方果真擁有如此新興攻勢優勢,一旦俄軍讓敵人率先發動攻擊,恐將只剩下少數的核武報復選項可以使用。

 某些俄國專家和官員憂心,美國在危機或衝突爆發時可能會設法運用傳統武器癱瘓其核武兵力,如此俄羅斯將幾無可能以核武進行反制,因為這樣勢必激怒美國發動核武報復攻擊。由於俄國日益依賴現代化電腦科技或衛星遂行核武指管和早期預警,這些人對於俄羅斯第2擊戰力存活率的憂慮更是不斷加深。因為此種情況使其核武兵力更容易遭受北約組織的網路和反衛星攻擊。

 先制攻擊主義

 許多俄羅斯資深軍事戰略家認為,美國企圖強制俄羅斯接受其意志,以實現獨霸全球的野心,同時這些人也憂心俄國軍事力量可能無法抵禦未來北約組織的軍事行動,甚至難以使用核武報復做為嚇阻此種威脅之手段。面對此種悲觀的戰略前景,某些俄國頂尖軍事思想家主張採行先制攻擊主義,以確保俄羅斯領土完整及其他關鍵利益。

 持上述想法的戰略專家認為,俄羅斯的先制攻擊主義基本上是以防禦為導向。主係授權軍隊在西方世界似乎即將對俄羅斯關鍵利益發動攻擊前,對美國和北約組織目標發動非核武或有限核武打擊行動。因此先制行動可能在危機發生或軍事敵對行動爆發前進行。

 此種形態的先制行動與俄羅斯原有之「預警下攻擊行動」概念截然不同。俄國專家定義「預警下攻擊行動」為「一種在分析所有偵察與早期預警資料後,下令戰略核武部隊採取反制措施之方式,以便於對大部分發射系統傳送發射命令,並在遭受最初衝擊前發射這些系統」。依據這樣的定義,將「預警下攻擊行動」做為最短時間內運用俄羅斯武力做為報復選項的方式,證明敵人在此種狀況下已採取核武攻擊。換言之,「預警下攻擊行動」可以解釋為是俄國版的美國「受攻擊下發射」概念。相較之下,先制行動是一種主動作為。其發動時機是在情報顯示主要敵人即將對俄羅斯關鍵利益進行攻擊—旦尚未真正開始。檢視今日俄羅斯戰略專家所提之先制行動概念,顯示其係做為嚇阻或擊退俄國關鍵利益所受之核武或非核武威脅。(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