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反制北約奇襲 俄擬先制攻擊(中)

◎黃文啟(譯)

(接上文)

 先制行動之學術討論

 俄羅斯未曾公開表示將採取先制行動主義。這點可由俄國戰略家們一直要求採取此種作為,但卻始終未出現在俄羅斯非機密版軍事文件等情形明顯看出。克里姆林宮當局明顯不願為先制行動背書,可見其仍在權力核心遭到強烈反對。但證據顯示俄羅斯國安高層已經開始嚴肅思考先制行動議題。此種證據可以區分為3大部分:分別為〈軍事思維〉期刊的文章、官方公開聲明和軍事演習與投資。

 專文著作

 〈軍事思維〉期刊從2007年到2017年總共刊載至少18篇支持先制行動的文章。相關主張可區分2大不同流派:分別為「先制攻擊應否使用核子或非核子武器」及「先制攻擊是否應針對軍事或民間目標」。

 就第1個流派而言,大多數文章並未明確交代先制打擊是否應使用核武或非核武力。但至少有3篇文章明確支持非核武先制行動。例如,退役少將柏瑞諾克及阿卡索夫上校在2008年的文章中表示:「非核武嚇阻應被視為展現執行威脅之準備,讓那些對關鍵利益或目標可能採取非核武手段的侵略者,了解自己必然遭遇對等或預期損害,使其清楚知悉所付代價必然超過侵略的利益」。

 相較之下,另一篇文章則強力支持核武先制手段。退役上校培勒格耶夫與艾佛諾夫上校在2015年文章中表示:「戰略嚇阻幾無可能使用傳統武器對付被視為潛在敵手的國家(或多國聯盟),以阻止其發動全面或域戰爭。這只有透過先制核武攻擊威脅手段才可能辦到……。因此,國家級文件必須明確律定以先制直接或間接核武攻擊化解侵略的條件」。

 先制主義倡議者對目標選擇亦有不同想法。某些戰略家主張,先制行動應置重點於摧毀美國和北約軍隊,使華府當局喪失在戰爭中打贏俄羅斯的信心。只要西方官員不認為可以打贏俄國,就幾乎不能發動戰爭。為達到此目的,他們認為俄羅斯先制打擊行動應針對北約作戰網絡的關鍵節點與資產,諸如地面、空中和海上打擊資產;指管網路和軍事衛星。俄國前防空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薩卡諾夫在2014年底就曾寫道:「僅靠防禦行動幾無可能遏阻侵略。符合敵人攻擊動力的積極防禦手段才是正確選項。因此,部署能以預期性或報復性攻擊消滅敵人航太攻擊武器的主動全球防禦系統才有道理」。

 亦有人認為先制打擊行動應鎖定美國和北約重要經濟與社會目標。例如,布瑞諾克與阿察索夫就曾將「核能與水力電廠」為先制攻擊的可能目標。這派人士認為此種攻擊可以製造西方大眾和決策者的恐懼,使其放棄支持對俄國發動戰爭的想法。此種「先制行動」概念也與美國和歐洲的定義不同,後者通常將先制嚴格界定在軍事條件下。即使如此(尤其在新能力已更具區別性打擊效果),俄國戰略家可能認為確有必要檢驗及早鎖定非軍事目標,對於使目標群眾陷於心理守勢的效果,以爭取俄羅斯的戰略主動權」。

 俄國官方聲明

 從2007年到2017年的同一段時間,多項官方聲明也支持先制行動。例如,2009年擔任俄羅斯安全會議秘書長的派楚雪夫在談到策擬中的2010年軍事準則時就表示:「使用核武的可能性確實存在,端視情勢的條件和可能敵人的意圖。在攸關國家安全的情況下,先制(預防性)核打擊及其他對付侵略的手段都不排除」。2010年非機密版軍事準則最終並未提到先制核攻擊。然而,派氏的說法顯示核先制攻擊確實是當初高層決策者嚴肅考慮的選項。

 同樣地,2012年時俄國總參謀長馬卡諾夫也表示在危機發生時可能對美國駐歐飛彈防禦系統發動先制打擊,他表示:「考量飛彈防禦系統的顛覆性本質,因為其會製造一種發動解除武裝攻擊毋須付出代價的錯覺,因此在情況惡化時就得決定先制運用現有攻擊武器」。但一如派楚雪夫所言,其論點顯示俄國決策高層確曾嚴肅考慮以先制手段對付北約。

 俄國媒體在2014年底報導,軍方一再游說莫斯科當局應在2014年非機密版軍事準則中授權使用先制核武打擊嚇阻或反制西方侵略。但如同2010年版,這份2014年非機密版準則最終並未授權先制手段。儘管如此,這些報導仍表示俄國國安官員中仍有一派支持先制手段(尤其是核武先制攻擊)。

 就此一方面,美國分析家不應排除俄國機密版軍事準則已授權採取某種形式先制行動的可能性。如果人們相信先制準則最能發揮嚇阻效果的方式是加以宣揚,這種可能性當然很低。然而,俄羅斯決策高層可能擔心,公開宣示會使西方國家有時間因應或規避俄國先制攻擊,導致其喪失效用。若然如此,他們即會評估是否以奇襲手段才能充分發揮先制行動的軍事與心理影響。

 此外,雖然俄羅斯至今並未公開採行先制主義,且亦可能並未秘密採用,但若目前兩大趨勢持續發展,應有理由相信其在近、中期內會採行。換言之,若在雙方情勢緊張之下,莫斯科當局仍認為美國的企圖是要強迫俄羅斯接受其意志(必要時動用武力),以及美俄關係在可預見未來無改善可能,就有此種可能性。

 軍事演習與投資

 俄國軍方在過去兩年至少針對先制打擊戰力進行過5次演習。2015年7月,俄國國防部宣布Iskander-M飛彈部隊將演練對「戰術飛彈系統及其他遠程重要目標進行先制打擊,以驗證對假想敵軍的戰鬥潛力」。2016年10月和2017年2月也宣布舉行類似演習。此外在2017年5月,俄國國防部宣布太空軍將實施對敵人飛彈攻擊採取先制手段的指揮所演習。2017年8月,俄國西部軍區新聞處也曾報導,某個Iskander-M飛彈旅演練先制打擊戰力。

 值得注意的是,俄國軍在「西方2017」演習時,並未實施先制打擊戰力演練課目。然而,此事並不應視為俄國當局已放棄採取先制攻擊作法。首先從可靠的報導顯示,俄國戰略家已相信其未來的攻勢利益,其次先制行動的主張一直都是俄國決策當局嚴肅考慮的對象,因此北約應認定俄羅斯確有走向先制行動的實際可能。

 最後,美國國防情報局在2017年6月所公布的俄羅斯軍力報告中,曾評估俄國戰略家認為「更主動甚或先制行動」是反制未來敵軍攻擊所必須。俄國在不明遠距打擊戰力的投資,顯示其希望擁有對北約採取先制作為的戰力。這些戰力很可能包含Iskander、Kalibr和Kh-101等型飛彈。(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