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俄軍事擴張 牽動北約敏感神經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鄒文豐

 源於2014年2月烏克蘭親俄與親歐勢力政爭,俄羅斯認為美國與西方國家坐視親歐派反對勢力發動政變並奪取政權,不僅轉為實質支持親俄派系,出兵干預烏克蘭內戰,更隨後於是年3月併吞克里米亞半島,開啟近年俄國與西方國家「新冷戰」序幕。一方面,美、英、法、德等國持續對俄採取經濟制裁,以報復其明目張膽擴張領土的行為;另一方面,俄國則藉強化與中共關係、介入敘利亞內戰、以「新資訊戰」手段滲透干擾歐美大選等兼具地緣戰略與國際政治謀略的作法,回應西方國家。

 其中,如2017年9月俄國於接近北約會員國的邊境地帶集結近10萬部隊,舉行代號「西方」,充滿恐嚇意味的軍事演習,以及頻繁出動機艦騷擾北約國家、大力研發新型核武與超音速飛彈等戰略武器的軍事擴張舉動,尤其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儘管北約官員多認為當前歐洲局勢並未瀕臨戰爭邊緣,但仍憂心俄國升高軍事活動力度,未來恐將導致出乎意料的國際事態發展。

 俄國軍事擴張動向

 雖然俄國總統蒲亭於今年3月勝選連任後,即表示不樂見新的軍備競賽發生,未來將削減軍事開支,竭力化解與他國外交分歧,但由俄國內外跡象顯示,俄軍正在經歷組織編裝、武器裝備與戰術驗證的重大轉型。首先,俄國陸軍經過東烏克蘭與敘利亞的作戰試煉,為加強指管效能、平衡整體戰力,調整過去「改師為旅」做法,重新整編5個機動步槍師與2個戰車師等7個師級部隊,以增強地面部隊打擊火力,使其能擔負更廣闊地域的作戰任務,軍事觀察家咸信,俄軍此舉係在準備將來可能發生的大規模地面作戰,成為俄國更快速而有效的對外行動選項。

 其次,蒲亭3月發表國情咨文演說時揭露多項先進武器研發進展,並間接得到美軍戰略司令部所提警訊證實,包括可10倍音速飛行的「匕首」空射飛彈;可攜帶戰略核武巡弋,速度超越傳統潛艦的「海洋多用途系統-狀態6」水下無人載具;更難攔截的「薩爾馬特」洲際彈道飛彈;堪稱可突破世上所有空防系統,在大氣層內飛行速度達20馬赫「先鋒」超音速彈道飛彈等。美方對此警告,倘若俄國順利掌握相關科技,將可能改變國際軍力對比。

 另外,俄軍藉陳兵克里米亞、參加圍剿「伊斯蘭國」(IS),與支援敘利亞政府軍內戰等直接、間接軍事行動,累積豐富實戰經驗,並依此修訂作戰準則,重點在驗證融合大規模正規作戰與小規模非正規作戰的「混合戰爭」戰術理論,即以轉換正規部隊身分進行準軍事行動,透過創造戰場不確定性掌握戰役主動,促使美軍認為必須調整戰略,方能應對俄軍威脅。

 北約國家的反應

 事實上,在俄國兼併克里米亞之後頻繁的軍事行動,即已引起北約各國高度警惕;然自冷戰結束,北約組織因軍事威脅驟減,各國即相繼進行大幅裁軍,整體防衛戰力持續下滑,美國亦將大部分駐歐兵力撤回本土或轉往他處,復以非傳統安全挑戰、全球金融危機與經濟發展遲緩等因素羈絆,致使長期軍備廢弛的北約各國面對俄國擴張舉動,不僅無力阻擋,波羅的海與東歐國家均因擁有大量俄裔族群,更是有如驚弓之鳥,初期防衛態勢極不樂觀。

 幸於2016年初起,美軍恢復對北歐的前進部署作業,在挪威、愛沙尼亞等地預置各類作戰及後勤裝備,並與北約盟軍舉行聯合軍演,增進聯盟作戰能力,更派遣精銳部隊至北歐實施輪調式駐防,藉扮演「絆發線」角色,期使俄國投鼠忌器,達到嚇阻效果。迄今年1月,美軍再於波蘭部署逾3500名士兵,為西方部隊首次持續進駐北約東歐基地,亦為美軍冷戰後在歐洲最大規模的軍力調遣行動,以安撫備受威脅的東歐國家。另由於俄國海軍已完成北極大規模軍事設施建設工作,並開始常駐位於敘利亞的托土斯及赫梅敏基地,故其水面艦艇與潛艦近期愈發頻繁赴大西洋、地中海等水域活動,如通過英吉利海峽時逼近英國領海、刻意接近海底電纜附近海域等舉動,北約均視為明確挑釁,基於俄國海軍活躍程度已不下冷戰時期,北約刻正計畫重建冷戰後即被關閉的大西洋司令部,並成立新的運輸指揮中心,確保緊急情況時,歐洲與北美海上通道之安全。

 未知的衝突引爆點

 儘管根據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公布的2017年國際軍費調查報告,起因西方國家實施的經濟制裁重創俄國國庫,其國家儲備基金早已用罄,軍事支出較2016年銳減20%,然持續進行軍事現代化仍是俄國的優先政策,且俄國與西方國家在敘利亞、阿富汗、烏克蘭與波羅的海的地緣戰略角力日益深化,由俄國前特工在英國遭毒害所引發的外交齟齬亦未緩解,未來雙方軍備競賽及抗衡態勢恐將更為劇烈。

 例如今年4月,北約海空武力為報復敘利亞以化武攻擊平民所發動的制裁空襲行動,在向其軍事基地發射百餘枚飛彈過程中,敘軍即依靠俄國提供的防空系統與技術指導,成功攔截數十枚來襲飛彈;而美軍特戰司令部電戰機經常在敘國周邊遭遇強大通訊干擾及電戰封殺,只有俄軍具備此種能力,顯見俄國與北約的間接軍力交鋒已悄然展開,更有從「代理人戰爭」轉向直接對峙之虞。此外,愛沙尼亞、拉脫維亞與立陶宛等國對近年俄軍多次於波羅的海周邊軍演,並經常侵犯其領空感到憂心忡忡,擔心俄國將如對待烏克蘭一般,利用籌備演習轉移部隊至邊境地帶,為日後進行侵略預做準備。

 由此反映俄國正透過積極軍事擴張舉動,傳遞其仍為深具實力而不可輕忽的危險軍事強權訊息,以使西方國家在國際政治上對俄國有所忌憚,惟當世人目光聚焦於朝鮮半島和解大戲連台上演之際,在中東、東歐、北歐,任何擦槍走火意外,都有引爆下一波區域乃至於國際衝突的可能,亦為國際社會應予高度關注的問題。

 結語

 其實面對北約逐步增強軍事部署,俄國同樣也表達強烈反對立場,批評北約已威脅其安全與利益,而雙方關係演變至今日的嚴重對立,後續必須持續俄國與西方國家各自採取的針對性舉動是否有擴大為全球性衝突的可能,然無論結果如何,都將牽動全球情勢的變動發展。(作者為戰略研究學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