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淺析陸人口問題惡化之全球衝擊

◎鄒文豐

 中國大陸自2016年起修正「人口與計畫生育法」,全面實施「2孩政策」,提倡1對夫妻生育2名子女,儘管確實促成該年度總出生人口較2015年增加131萬,達到1786萬人,然至2017年,總出生人口卻遠不如預期持續攀升,反而減少至1723萬人,與中共官方預估可達2100萬人的出生總量相比,存有明顯落差。

 中共之所以從2013年開始逐步調整施行逾30年的「一胎化」政策,即是因為長期低生育率造成如「招工難、娶妻難、養老難」等問題漸浮現,因此先後開放夫妻均為獨生子女的家庭能生育第2胎的「雙獨2胎」,到允許夫妻之一為獨生子女的家庭即能生育2個孩子的「單獨2胎」等,都是為因應大陸嚴重扭曲的人口結構形勢採取的措施。惟迄2016年,大陸0到14歲的總人口比率已低於16.5%,較27%的世界平均水準,已屬嚴重少子化地區;另外,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率卻超過30%,出生性別比也嚴重失衡,20歲以下男性人口較女性多2500萬,這些問題加上推動「全面2孩」政策仍難提升人民生育意願,除顯示大陸社會隱藏的人口問題危機恐將提前引爆,其對國際社會所將產生的連帶效應更是殊難預料。

 大陸人口問題的惡化趨勢

 大陸於1960年代初期的總人口約為6億5千萬人,持續的高生育率讓總人口迅速大幅攀升,雖然中共在1962年發布「關於認真提倡計畫生育的指示」,展開大陸社會首次正式的節育計畫,但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卻使計畫生育失控,為數十年來大陸人口爆炸關鍵。1979年大陸進入改革開放時期,為減輕人口成長壓力,中共全面強行實施「一胎化」政策,終於讓出生人口受到控制,自1987年出生2500萬名新生兒後,大陸出生人口未再超過此數字,然而,猛烈的人口管制政策也讓大陸社會在30年後必須面臨人口結構扭曲的惡果反撲。

 當前大陸人口問題主要呈現在總量巨大卻分布不均,超過環境負載程度、新生人口數量低,形成超高齡社會,以及性別比例嚴重失衡等3大方面。2015年時,大陸總人口約為13億7千萬人,其中男性為7億人,女性只有6億7千萬人,總性別比為105.02對100.00,新生兒性別比更高達113.51對100.00,是全球最極端的性別失衡地區,未來數年將有超過3000萬名大陸男性難以尋找異性伴侶;另外,「1胎化」政策經過30年遞延,15至64歲的主要勞動力人口比重已一路下降,預估到2040年,大陸將因人口老化減少9000萬勞動人力。

 只是中共為挽救出生率快速下降引發的人口危機,採取的「全面2孩」政策催生效果依然有限,原因在於大陸社會現代化發展已有相當程度,在長期計畫生育管控形成保守生育文化,與物質生活條件負擔沉重削減生育意願等多重因素影響下,多數年輕家庭根本不願多生子女,而男性人口過多,勞動力卻持續下降的弔詭結構,早已引起學界不同觀點的注意。

 性別比率失衡的面向

 首先,大陸性別比例失衡問題係源於中共失當的人口政策與中國傳統的生育觀念,基於全球化趨勢下各國相互影響的效應,部分西方學者嘗試將此問題結合區域安全,而形成「一國國內性別比例失衡將成為區域安定重大威脅」的命題,觀點包括:

 (一)人類安全:日益稀少的女性將成為人類社會的重要「資源」,由於大量人口將在國界間移動以尋求適婚女性,勢必成為爆發大規模國際衝突的前兆。

 (二)社會安全:統治階層不樂見貧困而無立錐之地的未婚男性為爭奪生育資源危害社會穩定,將採取殖民等擴張政策轉移對本國的傷害。

 (三)歷史研究:葡萄牙在歐洲航海時代來臨前就有嚴重的性別失衡問題,不但造成社會不安,也危及統治階層,葡萄牙會成為早期殖民時代的主要國家,除為奪取國外資源,也有必須轉移國內衝突焦點的需要。

 國際安全研究學者歸納以上論述指出,正因為中共的集權統治,使得周邊國家會特別感受到其人口問題帶來的潛在威脅,中共甚有可能為化解內部人口矛盾問題、轉移社會衝突焦點,藉政治手段激發失婚男性,而導向誘發區域衝突以解決社會問題。

 向外經濟殖民的面向

 其次,中國過去早有向外移民的歷史經驗,如近代閩粵地區大量人口向東南亞、美洲等地移動,近年這樣的現象再度出現,率先感受的,卻是一般認為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俄羅斯。儘管19世紀俄國即存有所謂的「遠東黃禍論」,認為中國人滿為患將溢至西伯利亞,乃至於最終將越過烏拉山直抵伏爾加河,危及俄國人的文化與生存;但這樣的看法卻在1990年代再度復甦,且於21世紀初受到理論化,主因是為:

 (一)領土之爭:在「中」俄領土爭議解決前,俄國始終憂慮大陸將透過無形人口滲透,變相寧靜占據西伯利亞,以量變造成質變,索回過往喪失的廣袤領土。

 (二)漢化恐懼:俄國學者指出,近年驅使大陸移民、移工北進動力,主要是其人口壓力與失業率,也包括和俄國貿易能迅速獲利的經濟誘因,而大量「中國」勞工雖使廣闊荒地成為良田,但日漸懸殊的人口比率及生活文化差異,已使俄國社會擔心其遠東地區將「大規模漢化」。

 此外,如大陸富商以雄厚資本大面積收購貝加爾湖周邊土地,並興建別墅群兜售,既引發當地居民被「真正侵占」而淪為「中國一省」的恐慌,其所帶來的環境破壞,更被形容是「引狼入室」。事實上,俄國僅為案例之一,無論是大陸經濟優越族群至各國置產,或是眾多勞工隨其企業散居深入全球各地,近年大陸此類人口移動,已成為學界所說的「新經濟殖民」。

 結語

 固然上述觀點均存有理論缺陷而無法一概而論,但伴隨中共向外擴張戰略,其企業派遣大量勞工遠赴東南亞、南亞、南美、非洲等地進行投資建設,並進而落地生根,卻是不爭的、正在發生的國際現象,這些勞工的共同特徵即為都是未婚男性,隱含的正是大陸社會的人口問題,中共宣傳電影「戰狼」系列中,大陸移工與非洲當地女性結婚的劇情設定,其實也透露未來大陸人口問題的國際化,勢將對全球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所博士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