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海上絲路 企圖增強亞洲影響力(中)

◎宋吉峰(譯)

(接上文)

 在緬甸的皎漂港部分,其情況可能較漢班托塔港好一點,孟加拉灣海岸線上皎漂港以北約200海里處是吉大港,多年來由於吉大港擁擠且營運效率每下愈況,2017年的吞吐量已達該港口設計的2倍,皎漂港也許可以緩解這一壓力,特別是對於在印度洋和南海之間航行的船隻運輸。但是,據資料顯示,2017年進入緬甸的船舶中有3分之2的貨櫃船和散裝貨輪是在吉大港進行裝卸作業,皎漂港相對較少。

 3.腹地內經濟連結考量因素

 對於一個完善的港口而言,其營運的成敗則取決於腹地內的經濟潛力,其中港口與經濟區的交通連結性是關鍵所在,簡言之,上述3個港口的營運成功與否取決於與「腹地」(更遠的內陸地區)的連通性。這種連接取決於每個裝卸端所能提供的服務品質與效率,例如,專門從事轉運的港口對於連通性要求較低,因為這僅涉及船舶之間的貨物轉移,而不是沿著陸路運輸。若是與經濟區內的腹地有關,則此種連通性的要求將會大為提高,尤其是交通運輸軟硬體建設部分,對於中共而言,上述3個港口的規劃並非僅是轉運樞紐而已。在瓜達爾港,中共對該港口設施發展速度及範圍早已超過該地區所需,最近港口接收了第一艘貨櫃船,但瓜達爾港和巴基斯坦境內發達地區之間缺乏足夠的交通連接,尤其是公路和鐵路,這阻礙了港口的營運與發展,因此瓜達爾港口航運量增加的情況下,而這些貨物又受限於該地區交通連通性不足因素,導致嚴重的延誤;此外,不僅僅是受限於交通問題,具備充足的水和電力供應也同樣重要,報導指出,瓜達爾港的基本服務短缺,其中包含飲用水和電力不普及。

 漢班托塔港基本上與瓜達爾港面臨類似的問題,漢班托塔港口與斯里蘭卡發達城市地區相對孤立,根據客觀的預測,2040年該港區的交通量可能從每年低於1000輛增加到近25000輛,但是大部分交通可能還是會集中於可倫坡市區,該港區為因應此一問題,斯里蘭卡的公路和鐵路網絡正進行大幅升級和擴建。

 在緬甸部分,皎漂港營運的成功與否還需取決於「中緬經濟走廊」的發展,這也就是說中共西南和緬甸之間的交通連通非常重要,因為這些交通連接,才可以將包括石油和天然氣運往中共內陸,從而加速自歐洲和中東到中共內陸的貿易。由此可知,中共的戰略思維是,希望可以將歐洲、中東的海上貿易航線,直接從緬甸境內直達中共國境,以緩解中共船隻經過麻六甲海峽到南海港口的風險。但這也代表中共的貨物必須經漫長陸路才能到達雲南省境內。

 對於一個腹地交通連通性不良的港口而言,很難將港口的資源有效發揮,要突破這種窘境,其作法就是將連通的交通網絡加以建設,這個部分可能會讓中共付出更多的財政負擔,而且這個預算將會是建造港口預算的數倍之多。因此,3個港口的成功營運取決於改善與經濟腹地的連通性,這也是中共有機會乘勢「蠶食」他國內部權力的重要操作途徑。

 從以上3個港口案例分析可知,中共對港口建設的政治動機並非總是與經濟利益相一致。中共將瓜達爾港、漢班托塔港及皎漂港的建設與投資,冠以發達地區經濟的說法,這些港口周遭有些是農村或荒蕪地區,它們原本與交通運輸關聯較少,因此,中共對於境外港口的投資與建設,就經濟的角度而言,確有其利益的存在目的,但是對於港口的開發將會連帶改變周遭經濟形態,特別是在未開發區域建設港口,這是一種「改變遊戲規則」的戰略方式,雖然港口的建設與投資會為中共帶來許多挑戰,但是其中大部分挑戰的損失將可由港口效益所彌補,這也是中共戰略規劃者所關注的重點方向。

 此外,中共認為,有時候投資不僅是經濟考量,很多時候是一種長期的政治利益。不可否認的,現階段中共不斷改善現有港口的營運方式,希望能藉由提高貿易競爭力,進而獲得更大的利益。雖然表面上中共在技術和管理方面仍然面臨許多障礙,但是促使中共不放棄的主因是背後強大的「政治動機」。也許港口成功營運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完成,甚至要更長時間才能獲利,但是政治上的利益已經發揮作用,這也就是說,中共對於經濟短時間的困難是可以忽略的,但對於政治的效應與影響力卻刻不容緩,因此,對於為獲得政治利益的中共戰略規劃者而言,他們不需對長期業績負太大的責任,因為港口建設是一個牽動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指標,中共能在境外獲得港口並占有一席之地,對中共而言已經成功邁出戰略一大步,接下來,就是建設與發展,對中共而言這並非難事,這只是時間的問題,同樣的情況,中共對於北極、克拉克運河探勘等計畫充滿企圖心,其中關鍵因素是政治上的考量。放眼未來,中共所獲得的港口可能不會有如同蘇伊士和巴拿馬運河的關鍵位置,但是,隨著時間推移,各個港口在各地區形勢的可能變化與發展,其位置的重要性將會不同,而這些還需取決於港口的競爭力和提供服務品質。

 中共在印度洋軍事存在

 中共海軍進入印度洋引發了一連串的效應,美國防部2004年報告中首次將「珍珠鏈」一詞用於中共在印度洋的港口基地內容中闡述,該報告指出,中共軍力日益增長為區域帶來潛在性威脅,尤其是在區域拒止/反介入的能力上,這可能會影響美軍介入此區應對衝突的能力,其中包含應對可能的臺海衝突情況。此外,許多專家學者指出,北京試圖控制印度洋地區,是基於中共憂心美軍可能會阻斷其能源供應鏈,即海上交通線,因此有效掌控印度洋是當務之急,這也是為什麼中共不斷擴大貿易利益同時,尋求確保其交通線不受干擾的原因。儘管中共在印度洋的軍事存在可能會增加地區影響力,但現今中共境外設施和能力仍然非常薄弱,應對衝突軍事能力仍然不足,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共已具備和平時期在該區域的影響力。

 擴大對和平時期影響力

 中共在印度洋軍事能力增加並不讓人感到意外,中共正在走上大國崛起的傳統道路,因此擴大其軍事行動以配合其在國外的利益,這是合理的戰略行動。特別是中共經濟高度依賴印度洋的貿易航線,對中共而言,印度洋是重要的區域,尤其是能源供應方面。因此,中共設法保護其海上交通線上的利益,對中共而言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在這漫長的海上交通線上,中共有理由擔心該地區存在多種潛在風險,如海盜威脅、美國或印度應對中共的軍事衝突等,這些都可能會阻斷或破壞中共海上生命線。(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