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共海上絲路 企圖增強亞洲影響力(下)

◎宋吉峰(譯)

(接上文)

 中共在印度洋投資力道現今仍然於發軔階段,但是其目標輪廓已經相當明確,為了維持印度洋地區的軍事力量,中共需要在該地區的關鍵地點擁有可靠的基地及設施,近年中共在吉布提的新軍事基地提供了基本的兵力投射能力,這種境外基地在緬甸、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等港口也不斷的在成形之中,雖然中共正在利用其「一帶一路倡議」(BRI)為這些項目提供資金,但無庸置疑的,港口基礎設施是以創造雙重用途為目的而設計的(經濟和軍事)。

 中共最可能的戰略手段是依靠港口設施為其海軍艦艇加油和補給,而不必再回到中共境內實施整補,可以預見的是,在未來的幾年裡,共軍在該地區進行軍事活動及小規模部署,這些活動將為中共提供更大的戰場經營能量,從而避開了從中共境內遙遠的港口進行昂貴且費時的整補做法。

 另外,中共將會繼續在非洲之角地區開展反海盜行動,這種作法有許多戰略效益,首先,可以讓共軍在離國家較遠處進行準作戰行動,這可以增加共軍遠距離境外作戰經驗,也可以累積共軍遠海兵力投射能力。其次,反海盜作戰行動也提供中共向外獲得情報的機會,從情報蒐集的角度來看,這是非常有效的作法,有助於共軍了解外國軍事實力,特別是對美國、印度、日本、澳大利亞等國,從中可以獲得他國軍事的優缺點,進而修訂中共相關的作戰應對策略,以達「知彼知己」目標。

 同時,中共海軍可以直接進行更具體的情報、監視和偵察任務,可以對區域軍事活動進行掌控,亦可對印度洋周邊地區相關環境資進行分析,例如,對於海底特性進行測繪,並建立資料庫,此種作法對於中共未來於該區作戰時將非常有利。另外,透過這些方式中共可輕易的了解對手(美軍、印軍)的海空作戰能力,探知對手虛實。而中共也常透過在該地區進行訓練和演習,包含與其他國家軍隊的聯合演習及進行相關的合作,雖然北京不太可能在該地區找到具有強大能力的合作夥伴,但它可與巴基斯坦等能力較弱的海事國家進行合作,此舉同樣可以幫助中共發展海上能力,而這樣的作法,也有助於威脅印度,對印度形成「翼側」威脅,以回應印度在越南等國建立東南亞海上能力相關活動。總之,中共在和平時期印度洋的行動與美國在內的其他大國行動相似,貿易交通線的保護可能是主要目標,但這需要更多的中共海軍艦隊參與方能得到實質的效果,而次要目標則是為未來衝突做準備,印度洋可能是一個潛在衝突區域。

 印度洋作戰的脆弱性

 儘管中共在印度洋的累積許多寶貴經驗,也為海軍增強了許多作戰能力,但是中共在印度洋的軍事能力,在戰時仍然非常脆弱,特別是如果發生涉及與印度或美國的衝突情況(或同時發生),中共會發現單就保護其海上交通線、基地和船舶將會非常的困難。因為從中東到中共的海上通道大部分都在印度洋沿岸附近,海上交通線完全曝露於對手的能力範圍之內,繼之,如果沒有強大的海軍能力,中共將無法保護這些航線。雖然中共可選擇直接護航的作法,但這些護航艦隊也無法避開馬六甲海峽,況且印度的安達曼和尼科巴爾島部署著大量的海軍艦隊,這將使中共艦隊難以突破該區的戰機或潛艦威脅。此外,位處印度洋南端的迪戈加西亞島是美軍的軍事基地,這對中共而言如同是雪上加霜。因此,中共航運可能不得不從馬六甲海峽轉移到巽他海峽,但是這將增加海上航行距離,而延遲中共在印度洋的作戰行動,不僅如此,巽他海峽同樣存在著風險,因為澳大利亞的科科斯島和聖誕島涵蓋了巽他海峽的交通線範圍,此2島極有可能被美軍用於作戰。因此,對中共而言,最後的選項就是依賴陸路的能源運輸了,如果衝突嚴重到美國或印度阻斷中共的海上能源運輸,那麼在衝突期間,北京可能會被迫依賴其陸路供應。

 上述問題中,最嚴重的莫過於中共軍艦的海外基地數量有限,海軍必須如同美軍在東亞部署一般,因為基地可提供兵力投射能力,而中共在印度洋的基地相當缺乏,由此可知中共在印度洋的能力是脆弱的。而另外一個中共更嚴峻的挑戰是,中共在印度洋地區的合作夥伴能力遠遠低於太平洋地區與美國合作夥伴的實力,如日本。簡言之,中共於印度洋作戰時所需的補給在開戰初期就會產生問題,而破壞中共海上交通線的作戰將會是對手全域作戰的主要選項,讓中共於戰爭中面臨「有機無彈、有船無油」的窘境。

 部分專家學者認為,中共可能運用航艦艦隊於印度洋作戰,此舉可提供作戰強大的兵力投射能力。然從歷史上可得到驗證,航空母艦的空中能力很容易受陸基戰機的影響,陸基戰機具有更大的航程和有效載荷能力,基於這一點,中共在印度洋部署航艦艦隊的機率將會非常低,因為若與美軍發生衝突時,鑑於美國的水下作戰能力,中共航艦通過馬六甲海峽時將會非常危險。反之,中共航艦艦隊部署於更靠近中共沿海或西太平洋區域可能會有較佳的效果,在那裡它們可以有效的抵禦美國陸基空中力量或以守株待兔的方式攻擊敵方潛艦。

 中共會部署何種類型艦隊於印度洋地區,基於前述中共的劣勢和缺點,中共最有可能的部署方式是運用適量的中型艦隊與潛艦相結合,並運用具遠距航程監視戰機為輔的形態,因為這些載具比大型水面艦艇較不易受到攻擊或偵知,甚者它們可能為中共提供有限的能力,威脅對手艦艇和商船。中共也可能會運用較小的軍艦,如巡邏艦或護衛艦等進行軍事港口和基地的保護,但是,如果該地區對手有大量的地面和空中部署,那麼這些中共部隊受到攻擊時只能被迫獨立地進行防衛。總而言之,任何來自中東的中共海上交通線在衝突中將會受到嚴重威脅,中共的任何軍事能力在印度洋上都會遭到孤立。

 結論

 中共海軍在印度洋的活動近年來引起了極大廣泛的討論,無庸置疑的,中共正積極藉由參與和平時期事件,進而為謀求改變地區安全動態,並提升自身的影響力。 北京的政治、經濟和軍事影響能力可能在未來幾年內會不斷擴大,屆時可能引發更多關注,特別是來自印度的反應。但是,如果發生重大衝突,中共在印度洋的軍事能力將是非常脆弱且危險的。(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