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六四幽冤未平 中共永世惶惶

  昨日是中國大陸「六四」事件29週年,蔡英文總統特別在臉書以簡體中文發表談話,分享臺灣民主發展經驗,並期盼中共正視「六四」事件國家暴力本質,以其做為邁向自由民主的基石。相關內容言淺意深,值得中國大陸有識之士省思。

 每逢6月4日,中國大陸即如臨大敵,加強各項保安措施。今年在死傷最多的北京地鐵1號線木樨地站西北口,也臨時宣布封閉。相關舉措,凸顯中共內心的不安和心虛。這個到目前為止,仍被視為政治禁忌的事件,就像是盤旋在天際的幽魂,每年都向中共索討真相和公義;它也讓中共面對國際和臺灣時,無法挺直腰桿。

 發生在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門」事件,不僅對喚醒中國大陸自由民主意識具有重要意義;對形塑民主政治普世價值,以及結束冷戰時期自由與共產兩大陣營意識形態對立、推進世界和平,亦具有無可取代的巨大貢獻。

 雖然在共軍無情的鐵蹄下,「六四」以血腥失敗收場,為數不詳的民主鬥士命喪中共鐵腕鎮壓之下。但這場在中國大陸未能開花結果的革命,卻助長了共產鐵幕劇烈震動的民主風潮。就在六四事件同一天,波蘭「團結工會」贏得國會選舉,並選出首位非共產黨總理;由波蘭開啟的「蘇東波」浪潮,逐漸擴展到東德、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前共產國家,最後導致1991年蘇聯解體,也終結了糾纏全球40餘年的冷戰局面。

 這個由「六四」散播種籽、自由世界收割成果,且成就現代歷史最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中共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其非但不敢「居功」,還千方百計隱瞞掩飾,甚至將其扭曲成「暴亂」。這與中共政權的本質有關,因為馬列毛共產主義,本來就站在自由民主的對立面。共產黨對民意及人民智慧的蔑視,使其厚顏以帶領群眾的「先鋒隊」自居,這類政黨與政權,呈現濃厚的精英統治色彩;推至極端,便形成了共產黨及其領導人的極權獨裁統治。

 這個由共產主義反民主本質,發展至極權獨裁的演進過程,在中共黨史印證斑斑。中共自1954年通過第一部憲法以來,歷經多次修憲,但無論怎麼修改,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教條始終未曾改變。諷刺的是,今年3月中共修訂的最新版憲法中,「民主」一詞就出現了33次,證明中共所謂的「民主」,並非主權在民的民主;而是權力掌握在一小部分人手中的「集中式民主」,和共產黨與獨裁者壟斷一切權力的「獨裁式民主」及「極權式民主」。

 這種馬列毛主義特有的「變形民主」發展到極致,即成為共產黨和掌握黨政軍大權的個人,權力集於一身的「極權獨裁統治」。中共今年3月修憲,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賦予習近平實質的終身統治權,正是此一權力邏輯的自然結果。然歷史足以證明,這將是國家的災難,也可能造成世界的災難。回顧第二次世界大戰,由希特勒一人統治的德國,不但造成德國的分裂,最終更演變成全世界同受戰火摧殘的悲劇,就是具體證明。

 極權獨裁國家為鞏固執政集團或個人統治地位,必然會嚴格控制社會,並對任何經認定、足以威脅其統治者,進行殘酷鎮壓,「六四」事件就是此一誤謬邏輯的產物。中國大陸雖歷經近40年經濟改革,社會結構產生很大的變化,但因權力結構未變,權力鬥爭的殘酷性質因而也未改。這是何以2015年爆發逾百位大陸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律師和維權人士親屬,突遭大規模逮捕、刑事拘留的「709事件」;也是我國籍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者李明哲,無故遭中共逮捕,最後並被冠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主因。

 中共為鞏固權力公然侵犯人權,卻以「內政」為由欲杜世人攸攸之口,但人權是普世價值,中共用任何理由,都無法自圓其說,也無法欺瞞世人。美國人權組織「自由之家」今年初發布「2018全球自由度報告」,中共繼續名列「不自由國家」名單,且得分較去年下降。報告中所列舉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習近平不斷鞏固個人權力;同時加強對媒體、網路平台、宗教團體和公民社會的控制。具體事實包括去年6月《網路安全法》生效後,中共對「互聯網」的審查、監督達新高點,若干網路活躍人士因此被抓捕或被判刑。這些指控赤裸裸呈現中國大陸社會人權遭受踐踏的現狀,也讓中共永遠無法得到國際的信服。

 質言之,中共若不進行徹底政治改革,不向自由民主與人權靠攏,「六四」事件將永遠是在背芒刺。遺憾的是,我們非但看不到中共有任何改變跡象,反而是背道而馳違天逆行。這意謂「六四」的幽魂將繼續盤旋縈繞,中國大陸社會將一直停滯在危機社會狀態,兩岸政治差異的阻礙也會一直存在。這非中共之福,非兩岸之福,亦非世界之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