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向「歡喜做、甘願受」的迷彩英雄 致敬

 在不到1週時間,接連發生2起意外事件,奪走了2位國軍袍澤的寶貴生命。不論是陸戰隊的何勝文上兵,抑或空軍吳彥霆少校,都曾是「國軍online」的一員,負有與我們相同、誓死捍衛國家安全的使命。我們對2位同袍眷屬的哀痛感同身受,只因何上兵與吳少校,都是國軍大家庭的一員,也是數十萬迷彩英雄的兄弟。

 雖然就事件的本質,何勝文上兵於返營途中,遭惡匪誤擊,不幸喪生;與吳彥霆少校在演習中殉職,有相當差異,但「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國人、尤其是國軍官兵,對同袍壯志未酬,當然不捨、哀嘆。目前殺害何上兵的凶嫌,已陸續遭警方緝捕,相信法網恢恢,惡人必難逃制裁;而吳少校的意外事件,本報在發生之初,即於臉書粉絲頁發文,邀民眾向衛國英雄致意,獲致高度回響,尤其凸顯了軍人默默努力、犧牲,執行戰備任務的辛勞,以及為保衛國家安全,所做出的貢獻。

 首先,無論戰爭、軍隊或各種高強度的戰備訓練,都是人類社會的必要之惡。戰爭做為解決紛爭手段,是政治的延伸。即使人類文明不斷發展、以和平手段解決爭端呼聲日高,但只要國際社會仍有人相信拳頭大就是真理,動輒以武力威逼,強迫別人屈從一己意志,戰爭的威脅就不可能消失。

 同理,軍隊做為特殊的社會團體,得以合法行使暴力,前提即為具備確保國家主權利益、護衛平民百姓安居的功能。如可選擇,相信沒人願意選擇殺人或被殺為業;也不會有人願意受到軍紀嚴密的約束,遠離家族親朋,進入另一個陌生群體,任令組織使命取代個人自由意志。那些穿上軍服,歡喜做、甘願受的迷彩男女,無論基於何種理由,都明白自身面對的挑戰之凶險、承擔責任之重要。

 也因具備這般認知,多數軍人都明白,唯有從實戰角度出發,接受最嚴格的訓練,鍛鑄高超戰技,才能縱橫沙場,殺敵制勝、斬將拏旗。兩軍對陣,勝負往往在電光石火間,各種戰技或操作技巧,必須是最即時、甚至直覺式的反應,因此,軍隊的戰備訓練,與一般行業的教育訓練,往往不盡相同。不明究裡者,每每陷於以偏概全,用可想而知的「常識」,解讀特殊情境下的「專業」,形成軍人顢頇、僵化的負面形象,不論對軍隊或社會,都不是好事。

 尤其重要的是,愈盡忠負責、戮力戰訓的軍隊,愈容易為國家安全奠定厚實基礎。相對的,也因為安全獲得確保,一般大眾的注意力,不易長期專注在國防建設;對建軍備戰的關心、對軍人重要性的認知,反而容易降低。

 以臺灣而言,數十年的安居樂業,讓和平彷如空氣、雨水般自然。多數人無法體會,虎視眈眈的敵人,不敢輕越雷池,主要原因在於中華民國國軍仍具相當實力。對方沒有兵臨城下,不是沒有意願,而是缺乏必勝信心,以及相對實力。包括何勝文上兵、吳彥霆少校,以及更多社會大眾眼中無名的男女軍人,都為此種優勢的維持,做出了貢獻。

 日前於美國舉行的「滾雷」大遊行中,曾出現「Freedom is not free」標語,最能詮釋其間意境。析言之,和平或戰爭,絕非一種恆久的靜態,而是分秒轉換的過程。以臺海情勢來說,敵我雙方的實力,隨著資源的投注、精神戰力的消長、戰備訓練的精進等因素不斷變化。敵消我長則勝利在望、敵長我長方能維持動態平衡;設若敵長我消,則無疑鼓舞敵人興兵來犯。

 對於軍人來說,無論是維持動態平衡或是予犯敵迎頭痛擊,都必須持續增長戰力;也就必然面對風險挑戰,甚至在必要時,付出生命的代價。這是選擇軍旅生涯者,必須具備的體認;透過適切教育訓練手段,也可以在國軍部隊中,普及此種認知。

 但更重要的,實為全國民眾對國防建設的支持與認同。雖然傳統觀念「眼見為憑」的經驗法則,在今日多元價值的資訊社會,已不見得完全適用;但相對的,那些「看不見」的努力和付出,反而凸顯其珍貴。須知,當今國軍為確保國防安全,所做的付出,很多都是看不見的。直到軍人用他們的生命鮮血,在平時的戰備訓練、戰時的制敵沙場,描繪輪廊時,外界始得窺一二。

 對國防建設重要性的認知,對軍人付出的感念與尊重,雖然不可能在旦夕之間形成社會共識,卻可從自身做起,點滴累積終至積沙成塔,進而凝聚為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若然,所有犧牲的英靈,就真正可以含笑九泉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