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川金會前頻出招 平壤戰略算盤精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古明章

  2011年12月底,北韓前領導金正日猝逝後,金正恩接掌大位成金氏政權第三代領導人,外界對這一位30歲左右的年輕少主行事作風,好奇又捉摸不著,金正恩在2018年初,一改既往窮兵犢武姿態,頻頻出招,利用冬奧機會,向南韓遞出橄欖枝,在4月底和南韓總統文在寅舉行首度高峰會、5月26日「文金二會」,並敲定6月12日能與美國總統川普舉行「川金會」。

 先前在川普傳出取消會談之際,金正恩出招,邀文在寅於5月26日舉行文金二會,雙方同意朝鮮半島無核化和建立永久和平不能止步,會密切合作達到目標。文在寅則表示,若川金會成功,可望宣告結束韓戰,舉行三方會談,受全球關注。

 進核子俱樂部 展現先硬後軟

 北韓自金日成建國以來,金三代政權施行先軍政治,全國建設以軍事優先;而第二代領導金正日開始,致力於發展核武器,金氏政權的目標就是想利用發展核武,把北韓推進「核子俱樂部」。

在2006、2009、2013、2016和2017年進行核裝置測試。尤其2017年,每次發射後技術都更加精進,多名美國專家警告,資料顯示,美國全境恐怕都在北韓飛彈射程範圍內。

 鑑於核子武器的毀滅性,全球大國在1968年簽訂《反核武擴散條約》(簡稱NPT)條約,把世界分作「核武」與「非核武」兩類國家,它承認擁有核武執照的只有美、英、法、俄、「中」這5個國家,其他國家均不准擁有核武。但許多國家都在秘密發展,印度和巴基斯坦先後公開試爆加入「核子俱樂部」,北韓在憲法和執政的勞動黨黨章都表示是擁核國家,伊朗亦積極發展核武。2017年以來,北韓不斷試射洲際飛彈,對東北亞地區帶來極大的不安,且直接威脅到駐南韓與日本美軍安全。金正恩不斷試射飛彈,主要是為鞏固自身政權。戰略目標在於爭取國際認同其為核武國家、維持有效的嚇阻能力、在北韓控制下的朝鮮半島再統一。

 北韓將核武與彈道飛彈的發展,視為保衛政權的最後防線,並為對付美國的關鍵武力。川普與金正恩會談的挑戰,不僅要北韓放棄核武,且須放棄寧邊的核反應爐等核燃料提煉設施。若無法讓北韓低頭,美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曾直言,唯有軍事行動才可能達到要北韓去核的目標,一如以色列1981年動武摧毀伊拉克的奧西拉克核反應爐及2007年摧毀敘利亞一座由北韓設計和興建的核反應爐。

 擬與美國言和 化解經濟困境

 北韓在聯合國的制裁之下,國內的經濟長年不振;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即面臨著長期糧食短缺。近年,北方的國內農業生產有所增加,但仍遠遠未達能提供全體人口足夠糧食的程度。此外自2002年開始雖放寬限制允許半民營市場,但國內經濟依然低迷。

 以高度計畫經濟和集體農場為主,根據聯合國2016年統計,北韓的國內生產總值17396百萬美元,全球排名113名,人均GDP665美元,排名177,是世界貧窮國家;平壤於2016年5月發布了一項為期5年的經濟發展戰略,亟需外界協助。

 2017年下半年,北韓不斷的進行核試,導致金正恩和川普一再出現對罵與喊話,讓朝鮮半島情勢推進到戰爭邊緣,但「避戰、施壓、堅持」一直是美國的北韓策略。主因是美國背負不起戰爭的後果,加上南韓首都首爾離北韓邊界只有60公里,戰爭傷亡難以估算。2016年2月,南韓停止雙邊經濟活動,關閉開城工業園區,以應對北韓核試驗。但在朴槿惠被彈劾下台,再度政黨輪替後,文在寅自2017年5月當選上任以來,繼承金大中和盧武鉉「陽光政策」路線,希望留下「建構兩韓和平關係」的形象;北韓也順勢一改強硬姿態。文在寅的特使團3月初訪問平壤時,讓文金會4月27日在板門店和平之家順利舉行。這是繼2000年南韓前總統金大中與金正恩之父金正日、2007年南韓前總統盧武鉉與金正日會面以來,第3次兩韓領導人的高峰會,且文、金兩人一個月內再度會面,不排除會面常態化。

 北韓在聯合國的制裁之下,經濟陷入危險,金正恩改採權力平衡,在美國與中共間採取平衡的政策,金家特使的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金英哲到紐約,與美國務卿蓬佩奧商討「川金峰會」議題,為18年來北韓最高級官員赴美。

 習金權力穩固 強勢主導外交

 值得一提的是,在川金會上場前,金氏頭一次出國訪問先到中國大陸,於3月25至28日乘鐵路專用列車秘密訪北京,受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高規格接待,雙方重申兄弟盟友關係不變、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確保和平穩定發展。

  金正恩訪問北京之舉,受到全球關注,對東北亞情勢發展,也造成長遠影響。這是金在與川普見面前,先修補「中」朝關係,增加談判籌碼,抑或是北韓在大國之間遊走,企圖以小博大,展現其靈活的戰略,值得注意。

 「外交是內政的延長」,金正恩和習近平兩人接任國家領導人的時間相近,習上任之初,曾被認為是一位「弱主」,在一連串反貪的政治鬥爭中,他成功將所有政敵拿下,並進一步於2017年中共修憲「19大」,成為超越毛澤東的最強勢領袖。金正恩少主即位,前有遺老攝政王張成澤、後有流亡在外的大哥金正男,對其權位構成威脅;但在他除掉所有障礙後,如今權力穩固。

 金正恩和習近平的會面,一方面是重修舊好,另一方面兩人在成為政治強人後,也試圖建立友誼,修補整肅姑丈張成澤等若干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前朝遺老」,致生變的雙邊同盟關係。

  2000年6月首次的南北韓領袖會談前夕,金正日也曾閃電訪問中國大陸,為了在兩韓會談前取得北京諒解。中共與北韓的戰略互賴從未被改變,北韓對北京政權而言,有外交、安全與戰略的共同利益,且北韓仍需中國提供糧食與經濟援助。習金會上,習近平說,「中」朝傳統友誼是「是唯一正確選擇」;金正恩回報「加強戰略溝通,加深傳統友誼」。5月初金正恩再度與習近平在大連會晤,短期內,金正恩二會習近平,甚至傳出近日將3度往訪,讓「中」、美與南北韓間關係更趨複雜。

 結論

 南韓文在寅政府施行「陽光政策」之際,北韓一方面釋出與首爾及華府外交破冰,另方面也鞏固與中共的邦誼,讓東北亞出現和平曙光。

 不過,要達到朝鮮半島非核化,恐非北韓單方說法,下一步是2009年北韓片面退出的「六方會談」是否能恢復;此外,金正恩早年留學西方背景,在訪問北京期間,特別參觀中關村,讓外界推測北韓未來發展,恐效法「中國模式」推動經濟改革,其關鍵則在於「川金會」能否順利舉行,並解除國際上的經濟制裁,北韓經濟才可望復甦。(作者為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